• 论招黑体质的自我修养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季霜如果能看到这些话,大概会披着马甲笑着说一句,也不一定哦。

          当初乔瑾瑜问他,照片被放出来怎么办,季霜答:那就公开好了。

          后来那张被拍到的照片,似乎拍照者本人也没发现那位长发长腿的“女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放出了什么季霜私会嫩模的新闻,照片太模糊石锤太少,季霜这边联系公关了一下,对方便删了,也没造成什么影响。

          也许对方还等着继续拍到什么,攒一发大的,只是,注定拍不到什么嫩模了。

          哦,也不一定。毕竟当初买的两套某人才穿了一套呢。

          就在这风生水起的关注度中,那个中心人物却已经一身轻松的扔下这些琐事跟着剧组跑去国外取景了。

          大家纷纷怀疑乔瑾瑜是闭关了还是怎么着了,销声匿迹了那么久。直到一个月后有网友称在j国看见了乔瑾瑜在李隆中的剧组里拍戏。

          乔瑾瑜一个月来对网上的消息没有任何回应,总算在这个消息传出来后,发了一条微博:等我的新戏吧。

          然后用青玉案的号又发了一条:

          听说你们想我了,不知道想哪个我?下周直播间见,好久没玩游戏啦,拐带你们男神一起。

          配图是和季霜的自拍。阳光下,两人相互勾着肩,乔瑾瑜比了个v笑得眉眼弯弯,满脸洋溢着灿烂,而季霜抿唇温柔笑着,似乎稍微侧过头,就能轻吻在旁边人发间。

          粉丝1:啊啊啊啊啊这才是我玉真正的第一次爆照啊!虽然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了。

          粉丝2:居然要来这里才能看到小乔,所以现在这个号是私人号?谁能告诉我直播间在哪里,怎么去。

          粉丝3:还是觉得不真实……没法把两个人划等号。

          粉丝4:鲫鱼发糖啦!

          粉丝5:好久没上网了现在是什么情况?青玉案把号卖给乔瑾瑜了?两个人不是一直水火不容吗?为什么现在粉丝这么和谐,我错过了什么???

          楼中楼回复:心疼你……错过了一个亿。

          j国,《夜客2》剧组的某个角落。

          自拍完放下手机的乔瑾瑜刚一低头,就被旁观的人抚着脸吻在了鬓角。这个吻太轻,以至于某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仍旧翻着相册挑选照片。

          乔瑾瑜:“哎,背景好美啊,听说附近有几个不错的景点,来了这么久都没机会去好想去啊,可是戏排的好满。”

          季霜一下一下捋着他耳边的头发,道:“人更美。”

          乔瑾瑜:“等杀青了我们去玩好不好。”不等季霜应,又皱起眉头,“可是那时候应该是和剧组一起回吧?就我们俩脱团是不是不太好。”

          季霜有些无奈又带着满满地宠溺和包容的注视着他。而乔瑾瑜仍旧摆弄着手机碎碎念:“啊,可是二人世界的诱惑也很大……但是,柳哥肯定给我安排了好多工作就等我回去了吧……咦,你的粉丝都跑我微博底下来了,我看看说什么啊……”

          季霜闻言也垂下头凑过来看,手自然地滑下搭在了乔瑾瑜的腰上。阳光倾洒过来,微风细碎,间或夹杂着两人的笑声。

          咔嚓。

          成了某个路人手机中脸红心跳的风景。

          乔瑾瑜和季霜在j国拍着戏颇有些乐不思蜀,柳白在b城替这两人焦头烂额。去年《吴钩》入围某奖项,乔瑾瑜就因为和季霜在国外旅游没出席,今年另一个奖项提名了《杀局》,乔瑾瑜被提最佳男配,这次又因为和季霜人在国外,再次没法出席了。而季霜提名了影帝,放眼望去几乎是没悬念的。然而季霜也毫无悬念的放弃了提名,说把机会让给后辈。

          入选影帝的有一个同在长娱的男演员,季霜如果退出,他大概率会获选。因此长娱倒不是很介意,他这个选择其实也不意外,众所周知他打算转移事业重点,慢慢淡出公众视线了。现在的最新说法是,cp粉说,季霜纯粹为了乔瑾瑜才接戏的。

          但乔瑾瑜这个最佳男配比起上次是更有竞争力的。他在《杀局》里的表现可以用惊艳来形容,《杀局》口碑和票房都名列前茅,粉丝更是抱有厚望。

          柳白在典礼前一晚准备了一晚上的演讲稿,做足了替乔瑾瑜上台领奖的准备。

          然而结果令柳白大跌眼镜,拿下了最佳男配的,居然是另一个当红小生。那部电影是去年一部大ip,经费砸了不少,拍出来效果也还算惹眼。但论演技,柳白私心里是不服的,也许是自己偏心自己的艺人,总之柳白怎么看那个男演员怎么不顺眼,暗搓搓的挖掘起了人家的八卦。

          这个消息传到乔瑾瑜这儿的时候,他意外的点居然在于:“霜霜你退选了啊?你这是拿奖拿到手软怕家里放不下?”

          季霜:“以后家里放你的奖就好。”

          乔瑾瑜:“……”这个人怎么这么会说话。

          乔瑾瑜本以为柳白又该开嘲讽了,做好了受教的准备,没想到柳白却连连感慨:“这下导演该哭了,你们俩谁也没给他拿个奖回来。不过钱赚的他够乐开花了,啧啧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粉丝经济都能影响到这种老牌奖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啧啧……”

          乔瑾瑜笑了:“哎柳哥,要说粉丝经济我也不比那个谁差吧,你快问问是不是后台弄错了。”

          柳白也笑了出来:“小瑾瑜啊小瑾瑜,你现在画风真是不一样了啊,果然被老流氓带坏了。我就不信你一点也不难过,是不是挂了电话再跑到霜霜怀里嘤嘤嘤去?”

          乔瑾瑜赶紧扫了眼季霜,见对方好像没听到,这才咬牙切齿道:“对啊,柳哥,什么时候找柳嫂啊。”

          柳白:“小瑾瑜你变了……你真是我带出来的吗?”

          乔瑾瑜笑道:“可能你这届带的艺人不行。”

          柳白听到季霜在旁边不耐烦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柳白很闲吗,叫他赶紧找个新人带带,别一天到晚给你打电话。”

          最后通话又在季霜夺过手机无情挂断的占线中结束了,风中凌乱的柳白生无可恋的心想:天凉了。是时候该告老还乡了……

          乔瑾瑜落选的消息,网友们比他本人愤慨多了,纷纷跑来他微博底下安慰,一时倒有些无冕之王的感觉。

          粉丝们替他操心也是正常,见着他一路过来的粉都盼望他好不容易红了,趁着这个劲头多接些戏,奈何乔瑾瑜一点也不着急,弄得粉丝也不知道是他没资源还是没好资源。去年下半年有一部电视剧大火,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里面的经典台词更是红极一时,洗脑非凡。导演直言,说一开始想找乔瑾瑜的,可惜乔瑾瑜档期排不开。

          于是就有人感慨,揣测乔瑾瑜肯定悔青了肠子,放弃了那么好的机会演了一部《杀局》,吃力不讨好,捡芝麻丢西瓜。若是当初选择了那个电视剧,现在的身价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些替他事业操碎了心的人认为,乔瑾瑜不应该那么热衷于跻身电影界,太过自以为是。

          有一些记者采访时也委婉问到类似的问题,被乔瑾瑜直接无视掉了。结果后来通稿里写出了“乔瑾瑜避谈憾事”的话。

          粉丝也暂时懒得理会,她们关注着另一件大事,就是乔瑾瑜要带着季霜和x站的up们玩耍啦!两个圈子的巅峰人物的交集!能不期待嘛!

          其实自从乔瑾瑜掉了马甲,游戏区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也没少来找他,甚至好几个游戏直播平台也都找他来商量合作代言之类的。明明至今都没有签约锦绣tv,但每到这种时候他还是把锦绣拿出去挡。

          而乔瑾瑜拉着季霜一起玩一开始也不过就是随口的提议,消遣一下周末的时光。毕竟线上相识这样的巧合,还是挺令人感慨的。后来qoo君和木木林两个人听说以后,激动地不行,强烈自荐加入,还一定要让乔瑾瑜拉着季霜一起直播。乔瑾瑜就答应了,qoo君嘴快,直接就告诉粉丝们了。

          扬言要来见证会面历史的吃瓜群众人数之多,令网站技术人员预感到要加班的命运……

          第64章chapter64

          直播那天确实可以称得上盛会了。

          反正乔瑾瑜从来没见自己直播间弹幕刷的这么快过,不得不限制时间发言。

          自从和韦誉的事真相大白,夏长乐就再也没露过面。知道一半实情的qoo君他们并不会问,也提醒其他朋友不必问。嗅到不寻常气息的粉丝却很好奇,虾仁和玉儿怎么了?为什么出事时虾仁都不站出来?为什么两人那么久没有互动了?

          粉丝脑补的答案是,虾仁毕竟是平常人不是明星,青玉案的身份曝光,他们都不想影响到虾仁的正常生活,自然就隐匿了。

          那么多传闻“避而不谈”的事里,大概只有这一件,是乔瑾瑜真的避而不谈的了。

          然而,可能是因为所谓避而不谈的事情太多了,这次直播的弹幕画风简直像是八卦论坛和娱记微信群。间或几个说直播内容的,其余几乎全都在问乔瑾瑜这个那个。

          问的最多了当属最近的落选事件和传说错过了的电视剧。

          乔瑾瑜边玩边感慨:“哎,这里是平行世界吗,你们有没有在看实况啊?看我刚才跳的多好,季先生都没有跳过去呢!”

          季霜:“傻子,我就没打算跳,你走错路了知道不?”

          qoo:“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木林:“诶季霜大大别告诉胖鱼啊,我们都等着看他一路走到坑底呢。”

          或许因为季霜非常玩得开完全没有明星架子,或许因为和乔瑾瑜已经熟了连带不抗拒他的朋友,qoo和木木林很快就忘记了紧张感,一切如同寻常。

          乔瑾瑜声音里充满幽怨:“啊,以前犯错都能在弹幕里看到提醒及时止损,现在你们都刷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啦,所以发挥失常……”

          季霜:“你还有理了。”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道理我都懂所以你为什么不回答问题?”

          乔瑾瑜:我就知道掉马没好事。生无可恋jpg

          “哎,我和你们说,”弹幕刷的实在太凶,乔瑾瑜也是有些无奈了,一边在游戏里直接自杀死回原点重新走,一边说,“你们在这里刷什么某某奖没有含金量,这样不好,知道么,别这样说。”

          季霜插了一句:“某某奖的确不是金子做的,是水晶和塑料。”

          qoo和木木林笑得手抽,差点玩脱。

          乔瑾瑜:“……”

          乔瑾瑜:“您别说话了。”

          提到那个奖,弹幕里又好多表白乔瑾瑜的,夸他演技好,是个沉得下心的好演员。

          兴许是看出来了乔瑾瑜有些想说的话,季霜便笑了笑,没有继续和他打嘴炮。

          乔瑾瑜果然续道:“你们呀,真是和这位烦人鬼季先生一样,全方位替我操心啊,操的过来吗?”他带着有些唠家常的语气,“不用担心。你们好多人都还是学生,年纪都还小,不懂一个道理……”

          游戏里,其他三个人都已经遥遥领先乔瑾瑜,走出了这个地图,因为直播是跟着乔瑾瑜人物的视角,如今画面里只剩下他一人孤零零往前跑,有几处捷径因为没有队友配合所以没法走,只能绕远路。偌大的场景显得异常空旷而危机四伏。

          “世上没有那么完美的人生,更多的是急也急不来的东西。世事无常的很,有人高开低走,有人大器晚成,只要你坚持付出了,不管有没有收获……”

          游戏角色被突然冒出的障碍绊了一下,很快爬起来退后甩出一个技能。

          “唔……其实就我而言,我已经有很多收获了,不要光看表面。”

          乔瑾瑜第一次在直播里说这么多话,粉丝变得异常安静。他的声音顿了一下,音响里传来键盘“啪”地敲击的声音,游戏中的角色随之奋力一跃,冲破利箭横飞的荆棘林,稳稳落在对面山顶,斗篷在风中猎猎。

          突然屏幕弹出了一个提示,“青玉案触发了隐藏机关,获得神秘的钥匙x1,弹药x3,残缺的羊皮卷x1,电池x2”

          qoo的声音在旁边炸起:“卧槽这儿就有隐藏了?!”

          乔瑾瑜笑了一声,接着说道——

          “看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哪怕是泥涂中曳尾偷生的过去,亦或是一路上不尽人意的风波,在看见光的那一刻,都变得更有意义。

          三个多月后。

          《夜客2》在j国杀青了。

          乔瑾瑜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和剧组一起打道回府,而是和季霜二人世界去了。一听说他俩想留下来在j国旅旅游,剧组里有几个其他演员也高呼着要一起,还怪他们怎么不早说就可以提前计划了。乔瑾瑜赶紧说他们也没有计划,就是放松放松,住一段时间感受一下风土人情,玩的节奏估计也很缓慢所以才没请众人一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