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赛克 第8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可以可以,靠谱靠谱。”叶尔柯重新高兴起来。

          两人随服务员进去后,果然拿着菜单要来满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

          叶尔柯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吃着刺身喝着酒,感慨道:“真好吃,你怎么不吃啊。”

          楚晗向来对口腹之欲没有太多追求,默默端着抹茶微笑:“秋辞说日本有个老人被称为寿司之神,预约他面对面给自己做寿司要等半年时间,简直是位艺术家,我们也去排队吧,不然等他去世就没机会吃了。”

          “啊,好啊。”叶尔柯咬着螃蟹点头。

          楚晗笑意继续。

          叶尔柯终于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你快拿起筷子好不好?这是自助啊,你的门票是捐慈善的吗?”

          “我想向你收回一样东西。”楚晗认真地说。

          叶尔柯上下摸过自己:“什么,你没给我什么……”

          楚晗犹豫几秒钟,拿出了半年前去他家乡时买的那对戒指,苦笑道:“我不是不想跟你结婚,只是当时怕你不过兴起才问我如此重要的问题,但现在我已经变得不再瞻前顾后了,知道就算是你仍要兴起,仍要学着冷静成熟,我都拒绝放弃,所以……想向你收回那句谎言,这辈子也不会再对你撒谎。”

          眼前的状况叶尔柯半点都不曾意识到,他茫然地用湿巾擦擦手,然后傻笑:“不撒谎什么的我菜不信,但你说过的那些我早忘了,不想听的话,我从来半句都记不住。”

          “那我若再向你要一样东西,会是你想听的吗?”楚晗问。

          “要什么?”叶尔柯有点紧张。

          “要你承诺再也不离开。”楚晗拿出枚银光闪闪的戒指。

          叶尔柯毕竟是叶尔柯,他连半秒都没想过,就把手飞快的伸了出去。

          这是只属于年轻男生的、疏于打理的手。

          有些被宠物抓挠出的伤痕,还有做手术手没有完全洗净的碘伏。

          但这也是楚晗此生最想握住的手。

          戒指缓缓套入无名指。

          叶尔柯美滋滋,忍不住嘻嘻笑出来。

          楚晗也不禁朝他笑,望着被美好的食物包围的叶尔柯,从来都没觉得他像此刻这么清晰,仿佛成为这模糊世界的原点,是无论怎么伤痛、如何疲惫与怀疑,都仍想望着的那个原点。

          ——

          激情过后的卧室弥漫着情/欲的温气。

          明明身体已经发泄过,身体却不想远离。

          叶尔柯趴在楚先生的怀里,忍不住又去偷摸自己手上的戒指,忽然笑道:“我拍照片发朋友圈啦,收到好多赞。”

          “瞧见了。”楚晗翻身抚摸着他的面颊:“不怕你爸妈又被气到血压升高?”

          “我就是要告诉他们我很幸福,如果我一直很幸福,担心我不幸福的老头老太太就不会再纠结的。”叶尔柯抬头笑。

          楚晗没再多劝,只是问:“你喜欢清源吗?”

          叶尔柯说:“挺好的呀,怎么又提这个?”

          楚晗道:“想知道你有没有回到东川的想法。”

          叶尔柯果然含糊其辞:“我觉得在哪里都一样的。”

          “我在这儿生活过三十多年,认识太多的人、经历过数不清的事,直到去年才鼓起勇气断舍离,结果去了东川便遇见你。”楚晗微笑:“如果不是因为冲动而逃回来,恐怕就和这个城市没有太多关系了……关于我们的未来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所以我非常需要了解你真实的心里话再做决定。”

          “听起来你是想回去呀。”叶尔柯直起身子:“那等这个房子到期就回去呗,东川朋友多、没啥不好的。”

          楚晗被他一根筋的表达弄得无可奈何。

          叶尔柯哎哟地叫起:“你知道我不是个会思考很多的人,我讲的就是真心话啊。”

          楚晗抬眸。

          叶尔柯重新躺好道:“我说你在哪里我就想在哪里,本来是真心话,你觉得在哪座城市待得舒服、画画舒心,我便觉得够了,朋友间联系彼此的方式有很多种,父母也暂时用不到我照料,只有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每天都不能分开。”

          楚晗缓慢靠近他的脸,轻轻印上一个吻:“那就计划计划搬回东川,让我们的生活,有个属于我们的新开始。”

          第64章64

          整理平日里被忽略的旧东西,会勾起不少忽略于心的回忆。

          叶尔柯曾经租的一室一厅先到了租期,这家伙回去收拾整理的时候才发现:在寻找楚晗的日子里竟然买过他所有的漫画。

          同来帮忙的楚晗进屋瞧见此幕,不禁嗤笑:“怎么,不害怕了?”

          叶尔柯坐在地上吭哧吭哧打着包:“我怕啥,本来就不害怕。”

          楚晗捡起一本早年的漫画翻了翻:“还记得是谁跟我去看电影,被吓的吐出来了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