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婚[生子] 第8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超市没找到人,大家就把炮火对准博主,无数留言都是在问正宫是谁?而这时,唯恐天下不乱的陆总上线微博。

          陆渊:“第一次买年货,还好有他在。”

          配图是大白兔超市大门。

          官方发糖,无数cp粉欢呼雀跃;盛世传媒公关部部长一脸为难,这是无视呢?还是顺着老板的意向引导?无视吧!老板跳的这么欢,作为下属不给力,可是大忌;可引导吧!要往哪引?这可是个技术活。

          最后公关部部长不得不把电话打到庄易那,庄易正好在看微博。

          陆渊最近的动作频出,这是让大家知道他在追慕白呢!两人从身份上来说并不相配,如果贸然爆在一起,将对慕白非常不利;但如果是循环序渐进,让大家知道,是他陆渊在追慕白,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陆先生表白到现在曾沉寂了两个多月,现在重新开始铺垫,贸然插一脚坏事就麻烦了,最后庄易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让公关部插一脚,但不是顺着陆先生的意思引导,而是适度降温,陆渊追慕白这件事可以让大家知道,但不能火起来;慕白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如无意外,今年会是慕白的丰收年,现在新历已快二月,还有八个月,国内三大奖项将依次举行。

          “父亲,这是什么?”陆离指着白纸上的圈圈问道。

          “是戒指。”陆渊把小离抱到腿上坐着,把铅笔放进他小手里,大手包小手引着他一笔笔画着。

          “什么叫戒指?”

          “就是相爱的人戴在手上的圈圈就叫戒指。”

          “什么是相爱的人?”

          “爸爸跟父亲就是相爱的人。”

          小离眨眨眼,突然觉得不开心了,“那小离呢?”

          陆渊轻笑,握着小离的手画了几笔,一副孩童手镯跃然纸上;一对戒指,一副手镯画了一个下午,阎秘书过来刚取走图稿,慕白就下戏回来,刚好错过。

          阎秘书走后,陆渊就对小离再三叮嘱,这是要给爸爸的惊喜,绝对不能说出去;小离双手捂着小嘴巴,看着父亲,点头如捣蒜。

          “在说什么呢?”慕白看着俩父子面对面坐着,一脸严肃认真。

          “秘密,跟父亲的秘密。”小离爬到爸爸怀里。

          自上一次在慕白面前过了明路,陆渊便给小离解禁了,在慕白面前也直接这样叫。

          “什么秘密不能让爸爸知道的?真伤心。”慕白靠在沙发上,仰起头捂住眼,装作很伤心的样子。

          小离本笑着的小脸垮下来,为难看着父亲;陆渊暗叫不好,转头看向慕白,映入眼帘的是慕白细嫩、白皙的脖子,眼神一暗,坐在旁边的陆渊微撑起身,在慕白颈间亲了一下;慕白一愣,放开手,看到陆渊暗涌的眸子,本能的缩缩脖子,他怎么觉得陆渊像要扑过来?

          “我也要亲。”小离一看,不干了,爬起来也要亲;看着小家伙整个脑袋凑过去,陆渊不乐意了,一把拉下小离;小离没站稳,一屁股坐在爸爸腿上,懵懵懂懂看看父亲,又看看爸爸,然后双手抓着爸爸的衣襟又站起来,小脑袋即将凑近时,身后的衣服又被一拉,小离又一屁股坐在爸爸腿上,小离转头看向对自己笑着的父亲,“哇!”一声哭出来。

          “父亲,坏,小离要亲亲……”

          慕白踢了陆渊一脚把小离抱起来,小离眼泪鼻涕糊在慕白颈间,然后一口咬在爸爸脖子上,陆渊觉得他亏了,早知道就让小离亲一口了,他也想咬。

          第93章《我一直活着》杀青

          再过两个星期便是年,《我一直活着》今日将完成最后的拍摄。

          这是小真在福利院的第四天,心脏的负荷让她越来越衰弱,性格也越来越沉静,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看着窗外发呆。

          “小真,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吗?”收到周医生的通知,王医生赶到福利院,看到这个八岁的小女孩眼泪差点掉下来。

          “我想,再见爸爸妈妈一次,告诉他们,一句话。”小真对王医生笑道,眼中带着她最纯真的冀盼。

          “什么话?”周医生笑道。

          “这是秘密。”她依然拥有着小孩最纯真的笑颜,即使上帝遗忘了她。

          为实现小真最后的愿望,众人发动媒体、报纸、网络等方式进行找寻,可找了一天一夜,却毫完消息。

          第五天,小真已到弥留之际,社会上很多热心人士来看她,却独独少了她期盼的人。

          慰问完后,病房众人散去,独留下王医生跟周医生。

          “王医生,周医生,小真不能给你们跳舞了。”小孩歉意说道。

          “没关系。”周医生摸着小真的脑袋低声说道。

          王医生双手捂住脸,肩膀微微抽动,小真取笑王医生哭了,可王医生还是不肯抬起头,小真有些失望,她想看看王医生。

          “周医生,很温暖。”小真蹭蹭周医生的掌心,她喜欢周医生,如果小真能长大就好了。

          “嗯!小真也很乖。”

          “王医生。”小真的声音已经很虚弱,如果不注意听几乎听不到。

          王医生抬起头,赤红的双眼带着泪水;这小孩是他抢救回来的,可最后,他仍是没能救她。

          “王医生,周医生,小真想请你们帮个忙。”

          “你说。”

          “帮小真登个报纸,告诉……告诉爸爸……妈妈……小真一直活着……请他们……放心……”

          骨瘦如柴的小手从掌心滑落,王医生瞬间大哭,周医生抓着小真的手抵在额头上默默流泪,站在病房外的护士们也哭成一团队,她们都没能救她……

          虽顺利杀青,可剧组气氛却并不好,这部剧凌导没想开杀青宴,今天算是这个剧组最后一次齐聚,演员各自端杯水,相互碰一下饮尽算是告别。

          慕白出片场就看到熟悉的房车停在外面,小离正趴在车窗上对慕白招手;慕白对小白挥挥手,深呼口气把情绪压下走过去。

          晚上帮陆渊、小离收拾好,慕白正想回房却被陆渊拉住手。

          “怎么了?”陆渊问道。

          “没,只是刚拍完戏还有点入戏,明天还要去周老那,你早点睡。”

          “你陪我睡。”陆渊拉着慕白的手不放,深邃的眼睛像要把慕白吸进来。

          慕白想想,爬上床在陆渊身旁躺下。

          “小白,咱们好好过吧!”慕白的防线在陆渊摔下楼梯那瞬间已经彻底崩溃,对他的亲近也已经不再抗拒,这点陆渊看的清楚,此时再不抓紧机会,他就不叫陆渊。

          慕白没回话,只是跟陆渊说起今天拍戏的事,说了很多;陆渊没开声,只是听他说,直到最后,慕白跟小离似的抱住陆渊的手臂,头埋在他臂膀上说:好。

          好字出口后,陆渊感觉自己的臂膀瞬间湿透,房间内无声无息,一切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第二天一大早,孙医生看俩人一起从房间出来又惊又喜,这一天他终于等到,老爷子瞑目了。

          今天陆渊要到周宅检查,慕白陪同,孙医生也跟过去;陆晨铭跟小离留下看家。

          此次看诊除周老外,还有两名在c国颇有名望的老中医。三人检查完一个小时后,疗治方法便出来,同时决定三日后第一次施针;c国人做事请究个吉利,此时正是年关,一般人治病什么的都不喜欢挑这时,但陆渊情况不能拖,孙医生一开始想说过年后再施针的话也咽了回去。

          回到陆宅后,孙医生便让管家收拾三个房间出来,三日后,周老他们会住进陆宅,七天内定期给陆渊施针,实施第一个周期治疗。

          陆二叔接到孙医生电话后算下时间,正好是年假,赶的及;陆大哥并不在国内,也联系不上,消息是从慕容那边传来的,陆大哥说陆渊施针那天他会回来;所有东西安排妥当,接下来就是等。

          慕白挺焦虑的,陆渊倒淡定,抱着小离在学毛笔字。

          《我一直活着》杀青,慕白准备暂时不接新戏,一来这半年太不安生,慕白想花多点时间陪小离,二来是陆渊的腿,现在正是关健时期。

          慕白看着两父子在认真写字也不好打扰,从书架上抽本国学看起来;之前跟凌导的谈话慕白一直没忘记,但因为忙,这件事被搁置起来;最近慕白不用去片场,想考中戏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慕白是高中毕业,已经很多年没拿课本,虽说文化课为次要,但如果报名去考,不小心考个不及格也是很丢脸的。

          “想什么?”陆渊看慕白拿着本书在发呆,好笑问道。

          “考中戏。”慕白脱口而出。

          慕白一说,陆渊也想起之前在m国时,慕白助理给他传的话;这件事陆渊一直有在留意,但因慕白还在拍《我一直活着》,陆渊就没跟慕白说。

          “这事我已经跟中戏院长打过招呼,直接入学即可。”

          慕白一愣,接着说道,“我想自己考。”

          陆渊挑眉,小白这话一听就知道不仅字面上那么简单,对慕白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直接入学不好?”

          “我小时候的愿意就是考上大学给爸妈争光,现在想把这个愿圆了。”慕白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不能延续他们的路,至少得把大学给考上。

          陆渊点点头,有句老话说,没有高考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所以他媳妇现在是准备用另一种方式把他的人生填充完整?作为他家相公,这必须得支持。

          “所以你要重回读高中?”陆渊最后得出这个结论,想到慕白穿着高中校服的样子,陆渊可耻的硬了。

          慕白无语,为什么他用考的就得回高中才能考?让他一个二十四岁叔级人物去跟一群高中生一起听课,他能丢的起那个脸,也不一定能靠上,“不是,直接报名考。”

          不是吗?真可惜,陆渊还是很期待的;现在的慕白看起来还很年轻,稍作打扮,说是高中生也不会有人怀疑,如果……

          陆渊看着慕白咽咽口水,内线给陆晨铭,让他过来把小离抱走,接着把慕白拉到他腿上坐下,双手钻进慕白腰间……

          “你明天就要施针了。”慕白咬牙说道,情况怎么就转这来了?刚才陆渊让小晨来把小离抱走,慕白还以为陆渊要跟他谈什么,没想到是精虫上脑。

          “小白,我想。”手腕被抓住,清冷的声音打断了陆渊的臆想;陆渊把头埋在慕白颈间,轻轻舔弄着,他觉得再不碰慕白,他要爆了。

          慕白坐在陆渊腿上有点累,因为他根本不敢坐实,虚坐让他双腿在发抖;按住陆渊肩膀站起身,想后退两步,却被陆渊一把环住腰。

          “别闹。”

          “小白。”沙哑的声线带着浓重的情欲,看着慕白那双漆黑的眸子越加幽暗;慕白心“怦怦”直跳,脸微微发红,不可否认,他也想了;想他慕白长这么大,就过那么一次性生活,还是在几年前,现在两人心意相通,慕白忍的也辛苦,可陆渊的腿是原则性问题,现在任何事都得向后靠。

          慕白深呼口气,说道,“不行,施针过后再说。”

          “周老有说过不能上床?”陆渊的手仍在慕白身上游走,一点点挑起慕白的情欲。

          “没。”

          “那就是可以。”陆渊终于忍不住把慕白拉下来堵住他嘴巴,这时就得用做的。

          慕白被陆渊闹的无法,只能用手给陆渊舒解一次。

          “小白,我还没帮你呢!”一把拉住想跑的慕白,陆渊让慕白坐上书桌,推着轮椅挨近慕白;对这角度,陆渊很满意……

          慕白脸很红,现在这姿势不用问他也知道陆渊想干什么。

          看着有些羞涩的慕白,陆渊宠溺一笑,十指相扣,陆渊声音很低很沉,像在诱惑着人类堕落的恶魔,“乖,张眼看着我怎么给你弄……”

          虽没做到最后,但被折腾两小时的慕白走路还是有些轻浮;反观陆渊,一脸餍足,最近因跟慕白复合,心一放宽,人也开始长肉,连孙医生都说他血色好很多。

          晚上睡前陆渊把慕白拉到胸膛上趴着,轻拍着慕白的背跟他聊进修的事,最后说着说着,不知道怎的陆渊又把话题转到今天下午的事上。

          “我技术怎么样?”那口气颇为得意。

          “差。”慕白还真没说错,刚开始陆渊这样给他弄,说不感动是假的,陆渊自尊比天高,这样服侍慕白能不激动?不过过程并没想像中美好,陆渊对这是生手,好几次慕白都想一脚把陆渊踹开,可最后还是忍下来。

          陆渊蹙眉,差吗?他一直以为慕白很享受,“没事,多练练就好。”

          慕白无语,晕晕沉沉睡过去前慕白想,要不先拿根萝卜给他练?

          听到慕白绵长的呼吸声,陆渊拿起慕白的手指轻轻咬两口,想道,为了不伤到小白,要不拿他手指练练?

          第94章复健

          陆二叔、陆二婶与陆大哥前后脚回到陆宅,三人都是风尘仆仆,陆大哥甚至连军装都没来的及换,三人站在施针房门外等候消息。

          陆大哥接过陆晨铭递过来的水,把他拉到身边问道,“情况怎么样?”

          “一共三位老中医、跟慕大哥在里面,他们说了,施针时任何人不得打扰。”陆晨铭看陆大哥一脖子汗,抽几张纸巾就给他擦起汗来;陆大哥放松身体,惬意靠在墙壁上把玩着陆晨铭的头发;陆晨铭不堪其扰躲来躲去,可陆大哥像上瘾似的,玩的不亦乐乎,最后陆晨铭一火,直接把纸巾甩陆大哥脸上。

          “该。”陆二婶轻笑道。

          “有多少人在里面?”陆二婶把陆晨铭叫到身边问道,因为陆二叔长年在外,陆二婶无法只能随从,小晨小小年龄就自己留在老宅,再大些又独自出国留学,陆二婶最对不起这个小儿子。

          “慕大哥,孙医生,还有三位老中医跟一位周医生。”陆晨铭站在母亲旁边有点不自在,他从小独自在老宅长大,一年到头都没几天见到她,小时候每次见面,母亲就拉着他哭说对不起他,陆晨铭从小就看不得女人哭,她一哭,陆晨铭就慌,一慌就躲,躲着躲着,后来就不知道怎么跟她相处。

          “小离也想进去,可是老爷爷说不行。”坐在椅子上的小离不开心说道。

          “小离很乖,不信你问管家叔叔。”陆离指着身后正端着杯牛奶的管家说道。

          “是的,小小少爷很乖,如果把这杯牛奶喝了,更乖。”这个叫陆离的小朋友从那天回到陆家,管家就知道,再过二三十年,这个陆家将是他的天下。

          陆离一听,双手捂住小嘴,使劲摇摇头,他最讨厌喝牛奶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