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扑-兽到擒来 第39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随云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歪在床上,看着这个他们自己挣下的小家,温馨的,处处都是秦风装点的,很难想象,一个别人眼里的大老粗,品味格调,都这么与众不同,处处都透着温馨。

          “你妈今儿又给我打电话了,问你怎么样,我说你挺好的,要不哪天,咱们抽个空回去一趟吧,也该去看看她老人家了,暮秋姨就你这么个不孝子,你还一出来就半年不打一个电话,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眼角有些湿润,随云擦了下眼角,吸了吸鼻子,眼眶有些发紧。

          这个傻男人,如果你知道,我一回去,就回不来了,你还愿意让我回去么?

          看着这个小小的充满了两个人味道的家,随云觉得挺幸福的,他不是不给他妈打电话,他妈也从来不可能给他打电话,所以,她才会一直把电话打到秦风那里去,就是想着那天秦风突然就说动了自己,自己就回去了。

          可是,他不傻。

          说话的功夫,秦风已经做好了两菜一汤,对于随云,他一向照顾的好,从来没在吃的上面亏待过他,今儿弄的是疙瘩汤,细细碎碎的疙瘩,去了皮的西红柿,小油菜切成小块,出锅的时候还撒了香菜末,淋了香油,那汤水,一看就特别诱人,那味道,一闻就格外的馋人。

          肉片瓠子,地三鲜,简单的两菜一汤,因为他们是典型的北方人,喜欢吃面食,直接将自己做的馒头从冷冻箱里拿出来,放到微波炉里解冻加热,很快的一顿饭就做好了。

          “来,媳妇儿,吃饭!”进了屋里,直接将躺在床上恹恹的打不起精神来的随云抱着,放到饭厅的椅子里,陪着,秦风也再跟着吃一顿。

          因为胃不好,随云吃饭的速度就格外的慢,什么都是细嚼慢咽,还不能吃太热,也不能太凉,所以,一边吃饭三分钟解决的秦风就有事干了,把汤吹的差不多了,一汤匙一汤匙的给他喂下去。

          “今儿怎么了,怎么话这么少?店里的营业额不好?我就说,夏天么,你们店里就干脆卖卖冷饮冰激凌什么的,干嘛非得做什么面包蛋糕的,今儿卖不完,全部作废,浪费国家粮食,多可耻啊!”本来餐桌就不大,又是两个人吃饭,可秦风就是非得贴着随云,然后夹着菜一点一点的把随云的碗里堆高。

          看着随云吃饭秀秀气气的模样,真应了那句秀色可餐。

          秦风有点着急,却不敢怠慢喂饭的事,至于后期的打扫工作,他当然不能让他媳妇那双嫩的白葱一样的小手干,人家那双手,在店里干活可都是带着手套的。

          他舍不得啊。

          一顿饭就在秦风巴拉巴拉的说,随云默默的听着当作料混着饭就下去。

          将盘子碗迅速归拢,“媳妇儿,别着急,待会等我一块洗!”说着赶紧钻进厨房,别看随云不干家务,但是绝对不允许拖着,今日事今日毕,所以,秦风现在就算是着急上火了,也得打扫完才能抱得美人归。

          吃饱喝足了,随云的精神也来了,想着晚上的一夜,已经是在一起好几年了,还是忍不住的脸色羞红,本来就好看的一张脸,更是艳丽的不可方物,咬着唇,轻笑着点了点头。

          等着秦风回到卧室的时候,随云已经脱了裤子,只穿着三角裤,坐在床边上,交叠着腿,手有意无意的勾着身下的香槟金的丝绸床单,一看就是一副等着他抱进去的样子。

          秦风看着随云这幅低眉顺眼的小模样,身子更是一热,三下五除二的将身上的衣服扒了,脱得跟随云一样了,直接往床边走去,靠在男人身边,猛地一个打横。

          “呀……轻点……”对于秦风在某些事情上的急躁和粗鲁,已经习惯了,不过,也习惯了说几句话,让他心疼,果然,男人抱着自己的手就松开了那么一点,却还是紧致。

          抱着进了浴室,已经放好了水的浴缸里,点了几滴精油,旁边架子上的精油灯也燃着,空气里就盈起了朦胧的香气。

          对于这些小资的情调氛围,秦风不懂,但是随云爱,所以,他也就随着他,可是,他真不明白,点上几滴精油就能去乏?

          不信。

          两个人抱着先站在淋浴下,打湿了身子,秦风上手就直接去抓浴花,也没管怀里靠在他胸腔前的男人若有似无的一声轻叹。

          把浴花揉了浴液,揉起丰富的泡沫刚要往随云身上抹,秦风就听到了这一晚上他都不想听到的一句话。

          “秦风,我不想做了……”

          番外——随云追风04无意中给的机会

          不想做了!

          他不想做了!

          两个人都这样,抱着一起洗澡了,火苗子都吱哇乱窜了,——他不想做了!

          拿着浴花的手就这么僵住了。

          伏在秦风肩头,随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没感觉到秦风的僵硬,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一丝的恼色,“算了,就这样吧,明天再说!”顺从的趴在男人怀里,扣在男人腰际的手有收了下。

          随云的手因为工作的关系,格外的柔,格外的软,有的时候秦风轻轻的闻的时候,都透着一股淡淡的奶香,这会儿,那丝滑若丝绒般的触感划过腰际柔嫩的肌肤,更是点火一样的!

          “到底怎么了?”声线都有些高了,不自觉的压抑着心头的欲shou,他得承认,对于随云这个人,自己是宠得没边没沿儿的,长这么大,除了从部队提早退下来那件事,就没有忤逆过这男人一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