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重逢之妖婚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二叔到底为什么要针对木西?如果他不晓得木西的身份或许还有其他理由,可如果他知道木西的身世,那他图的是什么?”陆有之觉得此刻完全无法理解陆二叔的想法。

          他知道宁小风和宁小音的身世时,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送给两个孩子,谁敢碰他们一下,陆有之能跟他们拼命。

          所以他根本不能理解,陆二叔明知道宁木西是自己的孩子,还能毫不犹豫的对他出手,把他逼迫到那样的绝境里。

          “谁知道。”陆父揉了揉眉心,他也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个弟弟,这些年他的某些举动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有时候他甚至怀疑对方疯了。

          或许,早在墨清尘不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崩溃了吧。

          ==============================================

          沈外公被接出了疗养院,一路直接回到了沈家。

          然后又从后院,悄悄换了一辆车,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对外也没有声张,连沈家也只有沈嘉珩夫妻,沈念熙知道。

          而陆家,便是陆承北夫妻二人。

          沈家还有一个老宅,是在郊区的一个四合院。那是沈外公的祖父当初住过的地方,一直留存着,虽然没有人住,也时常让人收拾打扫,免得落灰。

          偶尔的,沈外公自己会过去溜达一圈。

          这一次,他们就是要把沈外公送到那里去。

          到了地方,沈嘉珩夫妻和沈念熙都留下来了。

          沈嘉珩在照顾沈外公,沈舅母忙着去张罗几人的午饭。

          沈念熙则在周围转悠了一圈,自从被堂叔说过之后,他就越发的小心谨慎了。

          沈外公身体已经基本无碍了,这里也不是沈家众人眼皮子底下,也不需要在装作还没好,病怏怏的样子。

          老爷子精神矍铄的坐在太师椅上,手里端着茶盏,抿了一口,说:“承北跟有之见面了?”

          沈大舅人高马大的,但是气质还是有几分文人的感觉。

          “见了。”

          老爷子又问,“他就没搞点什么幺蛾子?”

          要说人老成精呢,最了解陆父的恐怕还是他的岳父大人了。

          沈大舅笑起来,“爸您猜的可真准,承北根本没往约好的地方去,直接开着车去了有之他们现在落脚的别墅。”

          “哦,就是念熙那个朋友友情赞助的地方?”老爷子老神在在的问,一起尽在掌握之中。

          沈大舅咬牙,“还算臭小子有几分本事,认得几个不错的朋友。”

          “念熙有这么好的朋友,你怎么还不满意?”

          沈大舅面色涨红,张了张嘴,最后闷声说了句,“满意。”

          沈老爷子这才点点头,久在病床上躺着,精气神都没了。

          好不容易找回来,逗逗儿子也不错。

          沈大舅对自己老爹太了解,从小到大被逗弄的次数多了,也学会了沉默接受。只是话锋一转,说:“爸,木西的身世,您是不是知道?”

          沈外公摇摇头,“我并不知情。”

          “那承北的身世呢?”

          陆二叔当初揭露自己妹夫的身世时,并没有大肆宣扬,不知他当初怎么做到的,总之除了陆家几个老家伙,知道的人都三缄其口,没有一个人将消息漏出来。

          沈外公知道,还是他自己猜的。

          大部分,也是陆家老爷子当初还在的时候,自己或多或少透露过一些。

          总之又是一笔烂账,但也是过去的事情了。

          沈老爷子哼了一声,“陆家几个老的成天算计这个算计那个,活该他们活的不自在。”

          但是陆承北兄弟二人,沈老爷子却是十分看好的。

          不然也不会同意把女儿嫁给陆家老大。

          只是对陆二叔,始终有些看不透。

          “承南是个心思很重的人。”沈老爷子说,“他看似对陆家的权势并不是在意,实际上陆家一直就没有脱离过他的掌控。承北这些年,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他摇摇头,有些叹息。

          沈大舅对此倒是不怎么赞同,“妹婿也不是轻易就受制于人的。”

          沈老爷子瞪眼,“我的女婿,我能不清楚他有几分本事?”

          意思是,他如果真的是个任人宰割的,他怎么可能把女儿托付给他。

          沈大舅笑笑,又惋惜道:“只可惜,他和承南两个人,恐怕已经生了嫌隙,以后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沈老爷子叹气,“早就不能了。”

          沈大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陆有之送了陆父回来,宁木西还坐在客厅,一动不动。

          今天对他的打击,真的是太大了。

          陆有之心疼的不行,只能抱着他,“木西,别怕,有我呢。”

          宁木西伏在他怀里,“小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后来我知道了,我不是妈亲生的,我是爸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的孩子,是私生子——”

          “木西——”

          宁木西双手紧紧攥住陆有之的衣襟,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我怨过父亲,恨过母亲,也憎恶过自己的出生。我觉得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喜欢我,希望我存在的”

          “怎么会,别乱想。不是,还有我吗?”陆有之轻抚他的头发,温声说道。

          宁木西蹭了蹭,“没有,那个时候,你一点都不想见到我。”

          “胡说,我什么时候不想看到你了?”

          “你都不怎么回家,回家看到我也冷冰冰的不说话。”宁木西控诉。

          陆有之好笑又有些心酸,“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跟你相处,毕竟那个时候,你还那么小。”

          陆有之从小就被送到军事化管理的寄宿学校去,周围的同龄人每天都卯足了劲儿的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人际交往什么的,没有人在意。至少,在那时候,是不会有人在意的。

          所以,陆有之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比自己小了六岁的弟弟交流。

          宁木西那时候那么软,那么小,他却不知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不会吓到他。

          而且,好吧,那个时候陆有之已经是半大的孩子,又一直接受严苛的训练。确实看上去有些冷冰冰的不好接触。

          但是他真的不是对宁木西有什么意见,只是苦于不善言辞。

          等到后来,他渐渐的磨去了锋刃,变得温和起来时,他的可爱的弟弟,却变成了一只随时会把自己藏起来的刺猬,在也不容易靠近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一天,都在闹肚子,肠胃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几天每天都只吃一顿饭的缘故。。。。。。倒不是减肥,只是懒。。。。。。结果坏事了。。。。。。没精力了,有bug的话,修文的时候再改~么么哒~

          第68章第六十八集

          想到陆父回去就会把他们的事情告诉陆母,而陆母的性格,大概会很快就要叫陆有之回家一趟。

          宁木西眉心微蹙,“要不,你先回去吧。”

          陆父从前跟他就没有什么接触,但对于陆母宁木西心里总有点复杂,不知道该如何跟对方面对面交谈。

          陆有之正在看小刘发来的讯息,“不急,有爸呢,妈不会这么快让我回去的。”

          如今正是关键时候,陆父也会安抚陆母的。

          而且,他觉得外公或许早就把事情给陆母说了,就是两个孩子的身世应该还瞒着。

          毕竟陆母到现在,也就剩下一个心愿了,就是希望陆有之早日成家,在生个孩子。

          宁木西一想到两个孩子,心情稍微明朗了些,“咱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两个孩子虽然乖巧懂事,可总不能一直被拘在这么大点的地方,连大门都出不去吧?

          陆有之也想到这个问题,“要不我们把小风和音音送到外公那里去吧。”

          “沈家?”宁木西凝眉,“那个人,不是也盯着沈宅呢吗?”

          “不是沈宅。”陆有之放下手机,在他身旁坐下,“是沈家旧居,在郊区的一个四合院。很小的时候,我曾经跟着外公去过一次,他老人家偶尔回去那边转一圈,次数不多,知道的人就更不多了。”

          “安全吗?”宁木西担心。

          陆有之想想,“我让小孔和阿同过来吧。”一文一武,有着两个人在,他们也能腾出手做更多的事情。

          这两个人的实力有目共睹,宁木西也相信有他们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点点头,“那行,等他们过来就把孩子送过去。”

          说完两个孩子的事情,接下来该说说陆二叔的问题了。

          “你决定怎么做?”总不能这么一直躲着,对方在暗他们在明,太被动了。

          陆有之叹气,“二叔不出手,我也不好办。”

          陆二叔沉得住气,这么久也没出手。这让陆有之很是无奈,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俗话说得好,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得做点什么激一激陆二叔了。

          “我来吧。”宁木西说。

          “不行。”陆有之拒绝,“木西,二叔的目标就是你。我不能让他有任何机会带走你,太危险了。”他不知道自家二叔到底留了多少后手,也不知道他实力究竟如何,万一他背后还有人呢?

          宁木西贸贸然的站出来,实在是太冒险了,他们根本毫无准备。

          “没有机会就要制造机会。”宁木西却不这么想,“我一直躲,他就会一直在暗中不动。难道,你想让小风和音音也一辈子这样躲下去吗?”

          陆有之一噎,是了,他关心则乱。孩子们才几岁,陆二叔可不像是会多等几年就收手的人,但——

          “如果,我真的是那个人生的。”宁木西语气有些不自在,提到陆父口中他所谓的生父,他心中既有好奇也有别扭,只是淡淡的说,“我相信他不会对马上就对我怎么样的,而且,你不是说,有你在我不用担心吗?”宁木西斜睨他,用陆有之的话堵他的嘴。

          陆有之无奈又心疼,只好抱住他,下巴抵着他的额头,“什么话都让你说了,我该说什么呢?”

          “你只需要说,好,可以。就行了。”宁木西说。

          陆有之笑了下,忽然一把抄起对方膝窝将宁木西打更抱起,宁木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圈住对方脖颈。

          “你干嘛?快放我下来,像什么样子。”宁木西皱眉,挣扎着要下来。

          陆有之却故意往上颠了下,惹来宁木西的怒目相对。“该说的你都说的了,接下来就做点我该做的事情吧。”

          “你有什么该做的?”

          陆有之挑眉,意味深长的一笑,“我要做的可多着呢,就怕你到时候受不了跟我求饶。”

          “不放。”

          “孩子们都还在呢。”

          “不用担心,我刚才已经让白隼带着他们去院子里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