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玩偶保镖 第3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登机门后,连同他的话,他被戒指砸中的胸膛都宛如被碾过一样,血肉模糊。

          还给你……把你从你那里得到都还给你……全部都还给你……懦夫……胆小鬼……

          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字字锥心,痛入骨髓,一波波的剧痛袭来,几乎要将他击溃,心脏好像被掏空了,现在还在呼呼的往里灌着风。

          弯身捡起摔落在身前的戒指,它的冰凉由指尖直抵灵魂深处,冷得他直想打哆嗦,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蚀骨锥心的冷冽。

          “岩鹰。”亲自来接他的言老站到了他身后。

          岩鹰顺手将戒指放入西装的内袋中,旋身面对言老,恭敬的弯腰唤道,“言老。”

          言老拍拍他的肩膀,“走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也该去活动活动你那生锈的筋骨了。”

          “是!”

          临去前,岩鹰回头望着偌大的停机坪,正见一架飞机缓缓地驶向跑道,然后往广阔的天空中驶去。

          他想自己注定要受这一世的折磨,比他还要痛上千倍万倍的折磨。

          第19章第十九章

          同乐轩并肩坐的全都是保镖或是自己的人的头等舱中,罗老讨好的说道,“乐轩,到日本以后,外公带你去迪斯尼乐园玩好不好或者是富士急乐园,你想去哪个?”罗老想,乐轩现在心中不单是气岩鹰还应该有他这个外公,毕竟如果不是自己要求把他带走,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闭着双眼,乐轩一言不发,也任由眼泪肆意的流淌。他现在不敢开口,他怕一开口,难保他不会崩溃的嚎啕大哭。他并不气外公,他气的是岩鹰,他竟然敢背叛他,不对……是抛弃他!明明他都说过了,无论发生什么事请他以后都会和他一起扛,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难不成他真当自己是个累赘?

          可是他明明知道,知道他的心意,更知道只要他开口,他没有什么是不会去做得……可是他还是选择了……还是选择了......

          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心口好痛,痛到快没有办法呼吸了。他终于明白原来电视剧里说的痛到无法呼吸原来是真的,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他?他明明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而他竟然拿这种喜欢来欺骗他?他到底把他当做什么?难不成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都是骗他的?

          每一段有他的回忆,每一次一厢情愿的表白,每一次亲密的拥抱,每一次自己认为对他好的事情,每一次,每一次……都成了此刻讥讽他的天大笑话。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人家的眼里不过是个笑话,现在终于可以把他扔回到原本他应该在的地方了,他应该很轻松了吧。

          乐轩捂着自己的胸口半倒在座位里,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好像这样就可以减缓一些他的痛楚。

          若不曾那么爱他,想必此刻的他也定不会那么恨他!恨不得冲下飞机去找他要个说法,就想知道他有没有喜欢过他,哪怕只有一点点不是因为他是罗老的孙子而照顾的责任,而只是因为他,齐乐轩,作为爱人的那种喜欢,

          想到这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他在座位里放声大哭,像是要把这些年的爱恋都哭出去,此时此刻的他多么想失忆啊!全都忘了,也许这样他才能重新开始。

          罗老在旁边看着他哭,心疼的也难以自持。他做错了吗?难不成真的是他做错了?

          他所能做的就是在旁边陪着他,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希望可以让他好受一点,再多,却什么也做不了了,因为只有那个人才能让他不那么痛苦。

          可是罗老也不后悔,毕竟岩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这样下去他以后可以面对世人吗?他难保不会再一次放开乐轩的手,乐轩在这条路上付出的够多了,剩下的应该由岩鹰来走了。

          至于他们是否还会重新在一起,那就看缘分吧。

          岩鹰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第多少个不眠之夜了,他发现自从乐轩离开之后他就开始经常失眠。因为一但闭上眼,梦里总会有他,总会有他哭着离去的背影,总会有他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在梦中惊醒,然后拿出他私藏乐轩的那本日记来看,来定自己的心神。其实里面的内容他几乎都会背了,可是他依旧一遍一遍的翻看,生怕有哪些是他没看过的,漏下了。

          看着熟悉的文字,看着几乎每一篇都会有他出现的日记,里面描述了这些年来两个人的点点滴滴,他把依恋和爱慕都写在了日记里,体现在日常生活里,可是自己最后却这样对他!

          每次翻看日记他就会这样坐着一直坐到天亮。

          家里布置得还和以前一样,就连他的房间他也会经常收拾,这样就好像他还在他身边一样,现在只不过他出去旅行了,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

          抬头看了一眼日历,又到了每年的这个日子了。

          时间过得真快。

          “喂,你们看,那个人又来了!”

          “谁?”

          “那个坐窗边的,左颊上有条疤的男人啊!他呀,每年的今天都一定会来,今年是第四年了哦,而且他每次来都一定坐在同样的地方,点同样的菜,而且还是两份呢。”

          “两份?可是他不是一个人吗?”

          “你是装傻还是真笨?着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这一定是有故事的男人啊,哇咔咔,这要是能问出来,一定是一个不错的小说。”

          “哇,那一定很浪漫!”

          餐厅里的工作人员们开始私下的交头接耳着,天马行空的胡扯。

          大家伙登时一哄而散。

          待走得一人不剩的时候,女经理才双手托腮撑着吧台一个人陶醉起来,“这一定是个特别特别浪漫的爱情故事。”

          这是第四个没有他这个主角出现的生日,四年前,是他十六岁的生日的那一年,也是他们分离的那一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