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有所安 完结+番外 第9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对,就这个,那时候我还会回来的。”

          顾从见想了一下,这台词怎麽那麽熟悉,好像最近电视里的少儿频道频繁出现这句。

          “那我们那时候见。”

          绿眼青年抱著对未来的憧憬过了安检,上了飞机,临走前又亲了亲顾珺,好像要从她身上把她爸爸的份亲回来。

          daniel走後,顾从见的生活回到了原点,空闲的时候就窝在家里和女儿培养感情,或者去祝青颂家帮忙做晚饭。

          随著王所安的交际圈慢慢扩大,以往每天一次的电话渐渐变得不准时,有时一周都不会联系一次。

          顾从见也会打过去,在经历了几次“我现在在外面,回去给你回”这样的答复後,也就不再打扰了。

          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更多的是不可避免的猜疑和孤独。

          不过,鼓励王所安走出去的正是他自己,他也确实希望他能够交到更多的朋友。

          直到第二年,新年。

          除夕,顾从见给顾珺过生日,只有他们两个。

          市区禁止燃放烟花,所以外面很安静,不过霓虹街灯照得黑夜亮如白昼。

          顾珺满一岁了,会走路,就是走得不太稳当,却闲不住,爬上爬下,安分不来。

          顾从见在小蛋糕上点燃了唯一的一根蜡烛,然後顾珺吹了好几下才吹灭。

          顾从见重新打开灯,抱著顾珺,喂了她一口奶油,笑道:“宝贝儿生日快乐。”

          顾珺说话口齿很清晰,算是弥补了走路的不稳当:“谢谢爸爸。”

          分蛋糕的时候王所安打来了电话。

          他喝了点酒,脑袋晕乎乎的,听到顾从见的声音,精神一震:“从见。”

          顾从见皱皱眉:“你喝酒了?”

          他嘿嘿笑了两声,背景是酒吧吵闹的人群和动感的音乐。王所安换了个安静点的地方,应该是出了酒吧。

          只有从见,能在他寥寥两字中听出他此刻的状态和情绪。

          王所安道:“从见,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顾从见道,“今天是珺珺的生日,跟她说生日快乐吧。”

          “生日啊……”王所安想到了什麽,“从见,去年的今天我听到珺珺的哭声了。”

          顾从见只当他喝多了,没在意,把电话凑到顾珺耳边。

          顾珺瞅了瞅爸爸,然後叫道:“爹地。”

          “宝贝儿,生日快乐,”王所安道,“还有半年就能看到爹地了,想不想我?”

          “……”顾珺小脸一黑,乾脆利落道,“不想,”大眼睛一转,又补充道,“爸爸想。”

          说完把话筒重新递给了顾从见。

          顾从见无奈的戳了戳顾珺脑门,不知道是不是额角两个小鼓包的後遗症,顾珺的脑壳很硬。

          顾从见道:“别玩得太晚,早点回去,好好睡一觉。”

          “从见,我好想你,”说著没等顾从见回话,自顾自说下去,“我今天来听了一个乐队的演唱会,vv很喜欢,拉我来的。”

          顾从见很想知道这个vv是谁,不过他没有打断,耐心的听了下去。

          “听了几首,我最喜欢第三首,叫那个,啊,我想想,”停了会儿,“theherodiesinthisone,你可以查查,很好的歌。”

          “好。”

          “从见,我很害怕,”声音又忽然低了下去,顾从见把耳朵贴在话筒上才能听清王所安是声音,伴著吵闹的背景陆陆续续传进耳朵,“如果我变不成你希望我变成的样子,怎麽办?”

          “……”

          “那首歌里有一句话:thehardestpartisn’tfindingwhatweneedtobe,it’sbeingcontentwithwhoyouare真正困难的不是发现自己需要变成什麽样的人,而是满足於做真正的自己。”王所安道,“从见,我该怎麽做?”

          顾从见张了张嘴,半晌,才缓缓道:“我不是要你伪装,所安。”他敲敲额角,“我希望你就是你,只不过,更成熟一点,或者说,凡事要有考量,不要过於冲动。我只是这个意思。”又道,“这是为你好,毕竟复杂的社会不是单纯的校园。”

          王所安没有回答,两厢听著彼此的呼吸,良久,王所安先挂断了电话。

          而後顾从见真的去查了那首歌。

          他对摇滚真的欣赏不来,不过他想起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王所安误以为秦君斐过生日送的生日礼物。

          那样用心的礼物,即使不是送给自己的,也很感动。

          他看了看这首歌的歌词,沈默不语。

          晚上,他给王所安发去了短信。他问最近怎麽样,有没有什麽事?

          他希望王所安是最真实的,如果他的性格注定热血冲动,那麽也无所谓,有他互补,就已经够了。

          王所安回道:不久前有人和我告白了,隔壁邻居的二儿子。

          顾从见差点捏爆手机:那个vv?

          王所安:不是,那个是同学。从见,我已经26了,或许你可以适当的、平等的看待我,而不是看待一个晚辈。我有各种不足,但是有些是我的性格,不能完全转变成你想象的样子。这样的我,你能否接受?

          顾从见不知道怎麽回,手机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王所安又接著来一条:无论你是否能接受,我这辈子认定你了,你别想退出。至於邻居家的二儿子,我当时就拒绝了……你是不是吃醋了?

          顾从见:……

          他忽然想揍这个臭小子一顿。

          最终他也只能道:嗯。你只要是你就好了。

          王所安看著屏幕,嘿嘿笑出了声。

          第95章(大结局)

          冬季过後是人人爱的春季。

          春天啊,是思春的季节。谁都不例外。

          王所安像吃了春药似的,完全被他那一帮狐朋狗友带坏了,朝思暮想要和亲亲顾顾来一场精彩绝伦无与伦比的电话sex。

          王所安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和顾从见聊的话题也从深沈的“无法达到你希望的样子怎麽办”到同样深沈的“英国的食物真残忍,简直是践踏人类的味觉,挑战人类忍耐的极限。”

          顾从见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能选择苍白无力的“哦”。

          不过他也想了些法子解决王所安的思乡之情,就是每天亲手做好多好吃的然後拍下照片发彩信过去。

          望梅止渴也是一种有效的办法,是吧是吧~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王所安有意无意的提到“同学们都称赞老婆你心灵手巧又贤惠”之後,顾从见脸一黑,然後再也没给他传过食物照片了。

          反正进的是自己的胃,顾从见想。

          奉行“敌退我追”政策的王童鞋得寸进尺,紧接著又道:“从见,其实我更想看你的裸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