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喜欢你始终是我的事(1/2)

加入书签

  这一年开春的时候,她望着天边的阴霾,觉得这可能是人生中最冷的记忆了。南方的凌王败北,向来对凌王衷心不二的武陵侯瞿偓也被大渊的势力瓦解,剩下的就是北方的桐封王了吧。

  若再次遇见她,司空珏会怎么做呢?

  摇头,再摇头,她真的不是道。鱼璇玑是司空珏心中永远抹不去的存在,宛若生长在血肉之肤中,深深烙印下的印记。而她青菀至始至终都是他们故事之中一个旁观者,怎么也插足不了。

  九天冥冥,司空珏,你的眼底除了她还能看见别的人么?

  三月春光明媚,哪怕身处在北方还是能感受到春意的漫漫。

  “青菀姑娘,我们要回去吗?”陪着她出来的小丫鬟抱着件绛红色缀着珠玉璎珞的披风,垫着脚尖给站在河边吹了一上午河风的青菀披上。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却比同龄人个人显高些,可脸蛋圆滚滚的肉还是曝露了她真实的年纪。

  静静想着自己心事的青菀恍似没听到小丫鬟的念叨,一双翦瞳沉寂着,如眼前的河流,纵然有流动却始终都流不出那个坎。

  “青菀姑娘,天快晚了,我们回去迟了不太好。”小丫鬟怯怯地说着,“苏侧妃说所有人必须在城门下钥前回去,天黑后没有特别的事情不能离开王府……”

  眼看天都要黑了,青菀姑娘到底在想什么,站了一天难道都不累吗?

  小丫鬟奇怪地瞅着纹丝不动的她,心里狐疑时又有些着急了,青菀姑娘是王府的贵客,苏侧妃不会惩罚她。可自己只是才进府不久的丫鬟,而且她听好多姐姐说,美丽的苏侧妃惩罚起人来可吓人了。呜呜,她才不想被罚,呜呜——

  许是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神游不知何处的青菀忽然间出了声音:“夹桃,你先回王府去,我顺着河边走走,会在天黑前回去的。”

  “青菀姑娘?”夹桃歪着脑袋呶呶嘴,略有担忧道:“外面乱,夹桃担心……”

  “回吧。”青菀摇头,指了指远处停着的马车,让夹桃跟着车夫一起回去。

  夹桃忧心道:“青……”

  “走!”小丫头心倒好就是有点啰嗦了,她勉强地笑了下,提着裙边沿着河岸朝着前面缓缓而行。踌躇不知该怎样的夹桃见她背影越行越远,跺跺脚张望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先回王府去。

  日落西山最美的场景,是天边灿烂的云霞,好似将一生中的瑰丽都盛放在了黑暗前。

  她忽然想起一个典故,飞蛾扑火奋不顾身,那晚霞估计也是这样的吧。

  徐来的微风吹拂着,脸上微微有着冷意,白日暖和些到了早晚还是冷的。她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衣袖,看河岸已经走完了便向去周边看看。步上隐在青青芦苇中的拱桥,豁然见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而那人——

  青菀看清来人的面目,惊得兀自后退,靠在了桥墩上。

  “族长?”怎么会?族长爷爷为什么会出现在炎京?不过,他来这里定然不是访友云游,而是抓自己回去,青菀此刻方寸大乱。她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回方诸山,绝不行。

  穿着黑纱大衣,头上戴着墨色斗笠的老者一眼就捕捉到了她眼中闪过的诸多情绪,声音一厉:“还知道我这个老头是族长?你当初偷偷盗走我族中灵药,跟着别的男人跑出方诸山的时候怎么不好好想想?”

  “族长,青菀有罪!”逃是无用,方诸山灵术博大精深,想要找个人也是有法子的。青菀咬唇膝盖一弯直挺挺地就跪在了拱桥石板上,闷闷的声音中有轻微的骨骼错响。满是怒容的老者在听到后,眼中浮着一抹不忍,本想呵斥的却找不到什么重话说。

  这个孩子是他们方诸山中最有潜能天赋的,从小就被当做族长继承人来培养。谁想到,最后却为了一个情字背弃了族人,想得到的却始终没拿到手。

  哎,除了青菀,还有个不省心的盘羽。他自小就有雄心,奈何身世凄离,方诸山偏安一隅怎会困住他一生。对于盘羽的未来,他跟族中长老们商量过的,那个孩子是无意中被带入方诸山,不属于这里自然是要离开。

  然而,离开后的后果是什么?伽罗关问剑山的事他也有所耳闻,那么多的杀戮只怕会给来生带来更大的悲厄。对于盘羽,存在是悲苦,往生是极乐。纵知他结局,可当真应验的时候还是让他心中愕然。

  “青菀,你跟我回去,逃离之罪我们不会再追究你。”族长沉吟半晌,给出了最大的让步。青菀是在他们眼中看着长大的,是方诸山的未来,不能再搅合在大陆的诸侯争霸事情中的。至于那个桐封王,他自有他的命数用不着自己去做什么。

  这世间的事都是注定,拼命挣扎或许改变了过程,结局却不变。他无能为力,也不想让青菀这样无辜地搭上。

  “不,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走了。”想也不想,她猛然抬头态度坚决地拒绝。

  老者恨铁不成钢地怒瞪着她:“旁人的命途你为何就要插上那么一脚?你自小修行,难道不知强行逆转只会害了那人和你自己么?”疯了,陷入情网的女孩子真的最无知的。

  “爷爷,我不走。”就算他说破了嘴皮子她也不会走,一串泪珠从眼眶中滚出来,她却扬着嘴角朝他笑起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就是那扑火的飞蛾,明知会被烈焰灼身还是义无返顾地扑上来。

  只有她知道,就算化作飞灰,也在落在蜡泪中。这样,就能永远跟他在一起了。想得到一个男人,还是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她想过千万种方法,包括那些卑鄙无耻的。可她终究没有那么做,她不想那个人对自己寒心。

  喜欢他是自己的事,喜不喜欢自己就是他的事,只要自己还爱,能看见他安然无恙不就好了?

  “哼,我看你是瞎了眼瞎了心,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唤灵,就是族长长老也不敢轻易启用的灵术,你竟然为了那桐封王宁愿自毁修为伤及自身!青菀,老头我一直认为你素来冷静,可你如今做的种种真是让我……”老者怒极而斥,恨不得找条鞭子抽在她身上,把这个榆木疙瘩给打醒。

  绚烂的晚霞渐渐陨去,黑暗徐徐铺上来。她仍旧笑着,却好似灵魂出窍了般喃喃道:“我只是想让不让他反感的方式保护他,再也不伤他的心……”

  唤灵,看到的岂是虞诀和司空天的爱恨纠葛,原来他们方诸山的前辈灵女醉伶仃也夹杂其中。今世九幽摄魂涤洗的是鱼璇玑满腔的恨意,更是司空珏痛不可言的殇。看他整日呆在清心阁不见任何人,她比谁都痛苦。

  这世上最折磨人的,大抵就是一个情字,逃不脱情的网,挣不开爱的枷锁。她已经无法回头,哪怕前方就是火海她也要步步向前,坦然赴死。

  “你这是何必,根本就改变不了桐封王的宿命!”老者痛心地呵斥着。

  青菀微微地笑着,摊开手埋头朝着老者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是决绝,是不屈。她眼中蓄满了泪光,慢慢站起身子来,淡然如风般的口吻对着老者说道:“爷爷,喜欢他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无关旁人。”

  什么付出,什么代价全都不在她眼里。忽然间,她才发现自己是世上最穷的人,缺失得连自己都不是自己的了。

  “你这样执迷不悟,会……”被这不孝的丫头气得险些咬住舌头,老者窝火地朝着桥上就是一掌,瞬间打垮了半边桥。

  然而,他的怒火完全没有感染到神情凄迷的青菀,回望着桐封王府的方向,她轻声言道:“很快,他就要到云潼关去了。我,在事了后,就跟您回去。”

  “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老者忙掏了掏耳朵,不确定地盯着她:“你说是真的。”

  颔首,她不悲不喜地背转身体,双手垂下在两侧缓缓离开。天边最后的一抹残阳如血,照映着那素色的寂寥背影沉入黑暗里。断桥边,芦苇萋萋,老者一人站在那高高处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形,眸地淤积了厚重的复杂。

  青菀啊,你如此选择,把自己都赌在里面,真的不悔么?

  ……

  六月,桐封王携一干大将纷纷前往云潼关,于大渊和帝月一较高低,以整天下。

  微微雨夜里,房檐滴雨打在芭蕉上,

  “这是?”看着被丢到眼前的像是古籍的东西,司空珏如玉的容颜上笼罩着淡淡疑惑,举头望向她。

  “鸣音生死棋是上古残卷中记载的阵法,你虽阅览群书却也对此知之甚少,想要赢了赫连烬夫妇难如登天。我只是,送点有用的东西给你。”紫烟罗的罗裙着身,广袖轻纱外衫一罩,她人恍若置身烟云中般。

  可是,那张脸上已经看不到寻常惯有的微笑了,幽寂得找不到一丝表情。司空珏微微恍惚,像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一面镜子?竟不想,他在此刻的青菀身上找到了些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你回方……”

  “等云潼关事了,无论你胜败,我都会回转方诸山。”她已经答应了族长,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留下,不过是为了实现那个诺言,成全心底最后的执念。

  坐在桌案后的司空珏微愣,继而点头便再没说什么。青菀能离开这里,对她自己无疑是最好的。这烦乱的大争乱世,不该扰了她方外人的清净。

  孤灯一盏,他披散的墨发散在肩头后背上,影影绰绰恍若中一尊清月寂皎幽若。青菀转开的身子又转回来,怔怔地望着埋头书写的他,启唇问道:“司空珏,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他抬首来,浅棕色的凤眸里氤氲着浩瀚烟云的波憰。唇瓣微抿着,他在望了她许久后,就要摇头。青菀在他动作未出前快一步出声,扭头故意不让自己去看他此刻清寂的神情:“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她青菀之于司空珏是什么,在很早之前就有了答案,一直以来更是从未有含糊的时候。只是她看不穿,看不透。也罢,如此执迷,也就这一次了。

  “司空珏,其实活着挺好的。你从来都是为旁人而活着,哪一天也该为自己活下去。或许,你会发现那样子的生活其实并不糟糕。”

  从今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就算不在同一片天地,也要让我知道你过得很好。起码,比我好。

  转身,罗裙掀起一扇飘渺的弧度。眼角淌出泪滴,沾染了美丽的面庞,似雨后的花朵脆弱得让人无端生怜。她决然离去,带着从来没有的果断,消失了无边夜色里。

  手中握着狼毫笔,凤眸瞳色忽而幽深,司空珏似有思忖地凝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好似有股再也不会相见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