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君子(1/2)

加入书签

  顾少的小萌妻!

  父子两人静默了半会,顾正南才开口,“你现在已经成家,今后把心思多花在家庭上,工作是永远做不完。”

  顾斯里上一段感情以分手为终结,很多人都猜测是他太过忙碌冷落了女友,于是才有冷诗琦一怒之下提出分手后直接去了国。

  顾正南当然不会以为忙碌不是真正的原因,但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

  毕竟当初这个儿子忙到他爷爷跑去截人也是十次有九次碰不到人,想必不会有多的空闲时间花在维系感情上。

  顾斯里没预到他会提起这一遭,淡淡的点头道,“我知道。”

  简单的三个字,再多的话语便没了,顾正南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问,“冷家姑娘是不是还喜欢你?”

  这些年头他虽常在部队,对冷家那姑娘接触得并不多,但该知道和了解的他也不会一无所知。

  顾斯里抬头看他一眼,思忖了半会道,“更多的应该是不甘心。”

  席衍均曾说,若是当初在分手时候他适当的提出复合,表现得在乎一些,今天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不甘。

  顾斯里对假如的事情从来都不感兴趣,却在此刻想起了席衍均说过的话。

  眉头不经意的蹙了蹙。

  分手不是他提的,离开去国那个人也不是他,如今诗琦……不甘心?

  顾正南倒没惊讶,只道,“别太大意,要知道不甘常比喜欢可怕得多,我不希望——”

  希望什么,顾正南顿住,神色微微恍惚。

  顾斯里面无表情,语气更淡,看着顾正南一字一句的,“你担心的不会发生。”

  顾正南恍惚了好一会才回过神,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顾斯里的话,“以后还是尽量少点跟冷家姑娘接触,毕竟她跟你处过一段时间,虽然说你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旁人并不一定都会往这样想,该注意的还是注意点。”

  顾正南很少一次说那么一大段的话,他看着面前表情依旧没一丝变化的儿子,知道他把话听进去,便说起另一件事。

  “冷家那个被你弄到牢里去的小姑娘,惩罚一顿让人把她放了吧,免得冷家人老是过来找你们。”

  他提起这件事自然不会是为了冷家说情,在他看来坐牢并不算多大的惩罚,要想惩罚一个人多的是手段,没有让人特意关照过的坐牢手段是最温和的一种,不过也有一点好,那就是足够令人丢脸。

  顾斯里淡淡的回一句,“我答应过不插手。”

  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顾正南沉默了。

  不插手那冷家又会连一根针也送不进牢里?甚至都差点找到他头上去了?

  顾正南建议,“你若是觉得不够可以私底下再惩罚她。”

  私下惩罚一顿比坐牢这样让冷家找着机会就试图说情的方法简单粗暴得很。

  要是外人听到一向以正直形象示人的顾正南此刻的话,估计会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顾斯里的态度没一丝的松动,“冷家很快会安份。”

  冷家,他对冷家太宽恕了,以至于冷家想得寸进尺。

  顾正南闻言,知道他有解决的方法,脸上露出些许的欣慰,欣慰里藏着一丝莫名之色。

  儿子不是他,比当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