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绝情(1/2)

加入书签

  各位看官,求您订阅,赏点儿吧!

  眼见庄周无动于衷,叶萱儿已彻底绝望。

  马山豪也是一声叹息。

  梦公潭二老说道:“庄周乃是宅心仁厚之人,二十多年来只在云梦山中,专心修炼,对世间人心险恶、阴谋杀伐本来就难以理解,如今,在他心中视为恩人长辈的柳苍龙居然是……他心中混乱,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莫说是他,就算我们两个老家伙……你下山回俗世吧,总有一天,你母子二人重逢!”

  这算是二老对她的一点安慰吧!叶萱儿无奈,一挥手,跟随来的一群人默默转身,穿过人群,往修炼场方向走去,他们将飞跃铁索,沿着云梦山最传统的道路离开。

  二十年的恩怨情仇虽了,但只换来母子不得相容,天意否?这一去,也不知能否再与庄周相见,也许天涯茫茫,永不相见!

  在场的其他人纷纷为他们让开了一条路,但是众人心绪又截然不同。

  周伯年被弟子搀扶坐在地上,想起叶萱儿初次到来,将隐藏在他心里多年的野心点燃,他雄心勃勃,没想到落得如此下场,此刻,他最想的是扑上去,将叶萱儿的脸撕烂,将她的精魂吞噬,可是,他已经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给了自己希望又彻底粉碎自己的女人离开。他如今落到这步田地,一切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阴毒!卑鄙!此时的周伯年只能怒火淤积在心,狠狠骂出这两个词。

  而那些村长们,则是低下头,五味杂陈。是这个女人,在每一个黑暗的夜里,出入各村落。甚至是自己的梦里,利用他们隐藏在心里的怨愤,将他们那颗世世代代心惊胆战的心火一点点燃烧,煽动他们造反……如今,柳苍龙被赶下了台,他们在这中间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是该感激她还是痛恨她?没有人能说清楚。

  至于那些云梦山的弟子们,又该怎样看待叶萱儿?云梦山的仇人?可是她却是新任族长的母亲!云梦山重生的恩人?可是她却是带着仇恨与杀戮而来!但不知为什么,他们每个人心里还堆满了对她的愤怒,不管是尹季等人。还是龚定仁等人……

  叶萱儿在马山豪身边走过,马山豪垂首道:“师妹,山豪愿随你下山而去!”

  叶萱儿凄然一笑,说道:“不,你还得留在山上辅佐周儿。他什么都还不知道,云梦山少不了你!”马山豪男儿之泪溢满眼眶。点头答应。

  这时。突然传来庄周的声音:“慢着!”

  众人愕然回头,心中同时浮起一句话:他终于要承认母亲了?叶萱儿停住脚步,回首,眼中全是期盼欣喜激动之色。就连文恬,也是酥胸微颤,显是激动已极。

  此刻。午后的阳光迎面照在庄周的脸上,一团光晕,谁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庄周一字一句说道:“文……师姐,那幻灵牌还在你身上。那是我云梦山的信物,请你归还,庄周感激不尽!”

  叶萱儿胸口又是一痛,身体微颤。文恬冰冷的眼睛里终于滚出了几滴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她从腰间解下一块紫色的铁牌,往庄周那边扔去,说道:“幻灵牌给你,从此恩怨两清!”

  铁牌飞出,在阳光下闪耀着奇异的光芒,一下到了庄周身前,庄周伸手接住,入手颇有些沉。放到眼前一看,这是一块菱形的令牌,也不知是铜是铁,大小和巴掌差不多,也不知是哪一代猎梦族长铸造流传下来的,上面一些古朴的图案已经模糊难辨。不过,可能流传历史悠久,牌面之上变得有些光滑,还闪着紫色的光芒。

  庄周将幻灵牌收好,一言不发。那时,叶萱儿、文恬等人已经离了谷地。

  谷地少了许多人,那带来杀戮和血腥的外敌,就这样悄无声息走了,只剩下满地的阳光和静默的人群。这两天一夜的惊心动魄恍若从来没有发生过,在场的所有猎梦者都觉得是做了一场梦。

  庄周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

  长须老者目送叶萱儿等人离去之后,这才将目光转向周伯年等人,说道:“周伯年,新族长已经继位,你飞梦山也是猎梦族人,对此居然无动于衷?”

  周伯年脸色难看之极,默不作声。

  清瘦老者咳嗽一声,说道:“周伯年,你身为猎梦族老人,难道还不知道族规?还有没有一点尊长意念,这还需要我们来教你么?”

  这是裸的逼迫!周伯年心中不知道骂了多少句老不死的,若是换在平日,他周伯年岂能受此凌辱?但是此刻自己深受重伤,弟子们也已经军心涣散,面对的又是两个修为高的吓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