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南行夜快车(1/2)

加入书签

  美快要毕业了,阿宾和钰慧请了她和她男朋友去吃牛排,当作送别。

  那是一家中间等级的西餐馆,那天客人少少的,四人挑了个角落安静的座位,还算蛮有气氛。餐厅里摆设都很简仆乾净,餐桌著长长的桌巾几乎直垂到地上,他们相对面坐下,阿宾和美一块,钰慧则和学长同边。

  点完了餐,阿宾和钰慧都祝福她们前程万里,举起水杯象徵的碰一下。女侍陆续将沙拉、汤、主菜等逐样的送上来,四人一边用一边说话,谈起这将近十个月来的生活点滴,都感触良多,阿宾问了她们未来的计划,美笑而不语,只是痴痴地瞧著学长。学长说:“我当然要先去当兵啦,其他的现在谈都太早!”美说她已经在找工作,反正不急,可以慢慢挑,看起来是两人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打算。

  钰慧话不多,大部份在听他们谈天,然后微笑的切著牛肉。忽然有一支手在她右大腿上摸过来,她知道那绝对不会是阿宾,显然是学长。她侧过头,用明亮的眼睛丢给他一个问号,学长却若无其事,还跟大家说著学校的趣闻。钰慧趁了个空,小声对他说:“你尽管摸,但是等一下要是和阿宾的手相遇我可不管!”

  学长也低声笑著说:“那我们兄弟正好顺便握个手。”钰慧啐了他一口,她这次穿的是长裙,学长的手只能隔著裙子摸,还好那桌布又长又大,遮掩了他的动作,别人也看不出来。钰慧吃了几片牛肉,小嘴还在嚼著,就放下刀叉休息一下,左手托腮,右手去和学长偷偷相握。学长左手在她掌心上写著,多半是love之类,她只是觉得发痒,分辨不出确实的文字。过不久,学长轻轻拉著她的手往他那边去,钰慧害怕,但是又不方便挣扎,只好跟著他去,学长将她的手掌按到裤档上,钰慧就轻轻的在上面抚摸起来。

  但是钰慧也不能一直摸他,她还有牛排没吃完,于是她间中便缩手回来,切了切餐盘中的肉,递进嘴里,再又放手回去他的胯间帮他摸著。这样来回两次,第三次当她又放手回去的时候,居然摸到的是一根活生生的ji巴,原来学长忍不住偷偷的掏出来了,钰慧吃惊,但还是在ji巴上轻轻抚摸,那ji巴在一颤一颤的正兴奋著。

  学长的ji巴虽然挺起来,但是并不会很硬,握在手里不像根棍子倒像条橡皮管,钰慧的手便忙碌的一下子来用餐,一下子放到桌下帮他套ji巴,学长当然十分舒服,几次都差一点要忍不住射出来,可惜每到要紧关头,钰慧却刚好回去切牛排,等到再来又得重新培养感情,所以他的心弦也起起落落的,高低波动不已。

  终于正餐吃完了,女侍来收拾餐具,四人都要了热咖啡。

  咖啡还没送来之前,他们继续笑谈著,现在钰慧可以专心的为学长捋ji巴,弄到他意乱情迷。忽然阿宾一推椅子站起来,吓得钰慧连忙缩手。“对不起,”阿宾说:“我去一下洗手间。”美说:“等一等,我也要去。”

  他们相偕离席,钰慧吁了一口气,学长著急的去拉钰慧的手,要她进行未完成的工作。现在因为没有了顾虑,钰慧就很积极的套著,她看学长无力的闭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样,她于是凑嘴到学长耳根边说:“学长乖!快射啊!”学长不支地呻吟,突然说:“小慧……舔……舔我!”钰慧说:“舔你?怎么舔?”

  学长指一指桌下,钰慧非常犹豫,但是看见学长那一脸焦急的可怜样,回头四顾一下没有人看见,赶快矮身躲进桌底,学长也将下身藉桌巾全部遮起,钰慧跪在地上,张开小嘴,将那已经很紧张的ji巴含进嘴里。学长的ji巴保持得很乾净,钰慧吞吐了几下,觉得gui头好像更大了一些,就用香舌绕著gui头滚动,学长受到刺激,右手扳著桌角,左手来按钰慧的肩,钰慧温柔的将他的手掌移到自己胸前,让他多一重享受。

  学长被吮的过瘾,手上又摸著钰慧的柔软,真的就要完蛋,钰慧也发现他已经起了变化,舌头专门只在马眼上用功搅动,小手掌儿疾速的套动yin茎,要赶快将学长弄出来。这个时候,餐厅女侍却送来咖啡,她从容的一一在餐桌上摆好。学长虽然下身被桌巾遮盖,但是为方便钰慧的舔舐,姿势当然很诡异,这女侍兀自感觉到有些古怪,也不方便问什么,她放下咖啡,习惯性的说:“请慢用。”学长正在紧要关头,一脸茫然,喉咙忍不住发出闷闷的声音,那女侍以为他要说什么,便问:“先生还有吩附?”学长仍然声音模糊,那女侍有礼貌的弯下腰来,又问:“先生?”学长已经走到尽头,全身紧绷一触即发,那女侍的脸蛋恰好靠近面前,涂得鲜红的嘴唇充满诱惑,他想都没想,便朝那女侍吻上去。

  那女侍长得只算普通,没料到这个英俊的男学生会突然来吻自己,一时慌张,就笨笨的弯腰愣在那里任他吻。学长的ji巴被钰慧小嘴舔著,手上摸著她肥软的,嘴唇又吻著这女侍,终于全面崩溃,大股大股的jing液泄进钰慧嘴中。

  学长吸吮著女侍的唇,一直等到他射完,他才放开她,那女侍飞红了脸,嗫嗫的再问:“先生还要什么?”学长既抱歉又惭愧,连忙轻声说:“不……不用了,谢谢你。”那女侍才依依不舍的走开。钰慧从桌下爬出来,脸蛋儿也是涨得通红,腮帮子鼓起,她坐回位置,低头朝向咖啡杯,樱唇乍启,哺出一大口浓精。

  她擦嘴埋怨著:“好啊,我这么忙,你却在调戏别人。”学长说:“我没有,是她站著不走……”钰慧其实也不在乎,她拿小调羹拌了拌那杯咖啡,推到他面前,笑嘻嘻的说:“好,这杯给你喝。”学长哪里肯喝自己的jing液,他和钰慧胡闹了一会儿,将那杯咖啡和阿宾换过,说:“给阿宾喝好了。”

  钰慧假装生气的打他,又把阿宾和美的换过,笑著说:“给学姐吃。”学长更不敢了,一杯咖啡两个人推来推去,这当下阿宾和美都回来了,问:“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学长连说:“没事!”,无辜的端回那杯咖啡。钰慧看他愁眉苦脸的表情,暗暗好笑,她将自己的咖啡挪给他,把学长那杯拿过来,说:“好啦!跟你换啦!”学长真是感激涕。钰慧在咖啡中加点糖,端起来啜了一口,然后深情的看著学长,又喝一口。学长看她将自己的jing液慢慢喝下,心里非常温暖,又偷偷和她拉了拉手。阿宾和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在互相聊天,最后他们要回去了,阿宾抢著去付帐。他们刚要走出大门,柜台的小姐职业反应的说:“谢谢光临!”

  刚才那一位女侍也连忙跑过来,鞠躬说:“欢迎再来!”学长看见她眼睛里有话,放慢了脚步,那女侍跟上来,偷偷塞了一小块东西在他手里,学长知道那是一张纸条,便收入口袋之中,同时也暗暗的拉了一下她的手,表示他的会意。出了餐厅,学长送美回公寓,阿宾则陪钰慧回宿舍。等阿宾又从宿舍回来,美的房间门开著,她和两个男生在里面,却没看见学长。方才学长送美回来,她还以为他会和她亲热一下,结果学长只给个goodnightkiss就走了,美真有点失望。原来学长在路上偷偷看过纸条,那女孩约他下班以后在餐厅旁边的骑楼等他,所以他赶著去赴约。

  美觉得疲倦,正想洗个澡上床睡觉,却有人来敲门找她,她开门一看,是两个同班的男同学。这两个男生从当初新生入学就看上了美,但是追求了一整年结果铩羽而归,到最后美反而被别科系的男生追走,心里确实不服气,如今都要毕业了,觉得应该算一算总帐,就算没办法吃到美,揩揩油也不错。就两人相约,买了几瓶玫瑰红和苹果西打,来找美说是私人离别酒会。

  美知道这两人都喜欢她,偏偏对他们完全看不上眼,但是现在大家都离情依依,不好意思再拒绝他们,就招呼他们进房间,一同坐在地板上,和他们斟酒喝著。美为了安全起见,故意开了房门不关。玫瑰红加苹果西打虽然又甜又香,后挫力却很强,美保持著戒心,浅酌轻尝。两个男生却一杯杯不停,没多久就面红耳赤,藉酒装疯起来。比较高的那一个说他从什么时候就喜欢美,比较胖的那一个也说他三年来每晚都梦见美,两人大著舌头,言语越来越轻薄,表示美不理他们,让他们饱受相思之苦,应该要负起补偿的责任,美正在著急,刚好阿宾回来了。

  美一看见阿宾,就连忙叫他:“阿宾,一起来喝一点。”阿宾走进她房间,两个男生不认识阿宾,以为他是另一个竞争者,不免起了敌意,但还是让他坐下一起喝。阿宾一杯还没喝完,光听他们的说话就生气起来了,这两个男生言辞动作都朝著美而来,显然除了喝酒之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