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为什么咱们不能(1/2)

加入书签

  “琳达,我就知道你会赢!”思嘉在人群中兴奋地蹦了起来,挥着手高声喊道。

  琳达得意地回身再次拎着拉里乌乌的脖领子,说道:“小拉,喊声主人听听~”

  拉里乌乌憋得满脸通红,他仿佛感受到了其他矮人们失望的心情一般,却强自说道:“放开你的手!”

  “呦~还敢顶嘴啊?”琳达冷冷地说道。

  “就不认你怎么着!”拉里乌乌看了一眼其他的矮人同伴,蛮横地说道。

  琳达看向黄炎,问道:“大男爵,‘奴仆’不听话,你说怎么办?”

  黄炎挠挠头,反问道:“他是我的奴仆吗?”

  琳达妙目一转,立马会意,暂时放开了拉里乌乌,转身就走。拉里乌乌大喜,以为琳达就此放过了自己,只是一时还不放心,便眼巴巴地看着她,不知她去干什么。

  只见琳达走到草丛里,左右寻觅,好像在翻找着什么。

  众人也都很奇怪,过了一会儿,只见琳达从草丛中找到一段蛮长的木棍,然后拖着木棍面无表情地走了回来。

  待她来到有些痴呆状的拉里乌乌身边,二话不说,抡起大棒子就擂。拉里乌乌都没来得及惨叫,挨了几棒子便被擂倒在地,这才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其他几个矮人欲上前帮忙拉开,却被思嘉挡住。思嘉冷冷地说道:“怎么,琳达教训不听话的奴仆,有你们什么事吗?”

  那几个矮人无语。他们倒知道琳达不会真的把拉里乌乌打坏,可矮人们的面子可丢了。。。。。。

  这时,拉里乌乌惨叫着,连连告饶。琳达又打了他几下,这才喝道:“你这个臭奴仆,这回肯听话了吗?”

  拉里乌乌脑袋耷拉着,有气无力地说道:“知道了,主人。”

  琳达这才把木棍丢到一旁,双手插着腰说道:“臭奴仆,去,到营房那边给我弄点水来,本主人渴了。”

  拉里乌乌低声下气地答道:“是,主人。”

  说着,他一路小跑赶忙奔向营地。

  众人大笑。

  一个矮人有点记恨思嘉,趾高气扬地说道:“思嘉,咱们来比比,敢不敢?”

  思嘉上下打量着这个矮人,说道:“有什么不敢的。你要是做了我的奴仆,得乖哦~”

  “哼!谁是谁的奴仆还不一定呢!别废话,赶紧的。”说着,他率先就站在了起点线前。。。。。。

  随后,其他人一边看着比赛,一边纷纷瞄着他人准备捉对对垒。一时间,众人的身上,仿佛映出刀光剑影般。

  黄炎见他们玩的挺开心,一时间也没那么快出来结果,便独自起身走到一边。

  如今,草原上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天高云淡,气候宜人。在这个季节来大草原的情人海郊游,看来是个明智的选择。

  情人海边有一些牧民正在放牧,黄炎向他们走去。

  “老乡,放牧呢?”黄炎问道。

  那放牧的老乡见黄炎一个黄种人,所穿衣装却器宇轩昂,倒也不敢怠慢,答道:“不错。大人,您有什么事?”

  “老乡,您在这放牧收成还好吗?”

  “嗨,就那么回事。终是看天吃饭的活儿,凑合活着呗。”

  “老乡,这情人海边上除了你们这些放牧的,和在这附近种庄稼的,有人来这里引水吗?”

  “引水?这附近的人家都喝这水。”

  “我说的是有没有人引这的水到别处去灌溉?”

  “这还真没听说。这的人,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能在附近种种庄稼、放放牧就不错了。”

  “哦,这样啊。若是有人要引水去他处灌溉,这事找谁?”

  “什么?!这哪成?!情人海的水可是我们这些牧民和农户的命根子,哪能随便往外引水?外乡人,难道是你想引水到别处去?”

  “是啊。”

  “你哪的?引水干什么?”

  “我是沙田郡的郡守。沙田郡荒漠化很厉害,引水自然是去灌溉啊。”

  “沙田郡郡守?那沙田郡地处无情沙漠,每天都受风沙困扰。近年荒漠化更是厉害,我倒是听说了。只是,引水去那边灌溉,这事只怕情人海附近的农户、牧民就不干,就算布咔嚓市的城守只怕也不会轻易同意的。”

  “哦,明白了。谢谢你,老乡。”黄炎答道,心中却知这事的难度了。他转身默默地走了,那老乡跟他告别黄炎好像也没听见。

  一时间黄炎想不出太好的办法,独自在草原上走着。

  风儿吹来,既带着草原的芬芳,嗯,怎么还有一股臭烘烘的味道?黄炎瞥眼一看,却是草原地上,有一坨坨马粪、牛粪、羊粪,生生把宽阔草原的芬芳气息掩盖了一般。

  若是其他人,只怕早就掩鼻找到上风地离开这里了,可黄炎竟然蹲下身子,静静地看着这一坨坨的粪便。。。。。。

  那帮家伙在那边玩的不亦乐乎,过不多时,好像都抓到了自己的“奴仆”,在那边正训奴仆们玩呢。

  不得大师飘然而至,来到了黄炎男爵的身边。

  “咦?大男爵,你怎么蹲在这臭烘烘的粑粑堆里?”

  黄炎抬头见是不得大师,说道:“哦,我正在琢磨一些事呢,一时想得有些出神。怎么,不得大师,那边转圈的游戏你玩的怎么样?这里,怎么,连你也觉得这粑粑很臭吗?”

  “转圈游戏让我茅塞顿开,多谢男爵大人提点。至于这里,当然。。。嗯,很臭。。。”不得的话还没说完,口中的“了”字还没说口,猛地惊醒过来一般。他竟然没有再说一语,而是盘腿就坐在了黄炎身边,也就是粑粑堆边闭目凝神思索。

  黄炎见状,也没再打扰他,继续看着那些粪便。

  足足过了盏茶功夫,不得带着淡淡的笑意睁开了眼,说道:“再次多谢你,男爵大人。”

  黄炎见他向自己道谢,笑道:“哦?仅是谢谢我?或许你也该谢谢这些香喷喷或是臭烘烘的粪便吧?”

  不得这才展开笑颜,对黄炎双手合十说道:“不错,是该谢谢。”

  黄炎哈哈一笑,说道:“这本来也是你的缘法到了,这才想明白的。”

  “看起来,这些粪便中只怕仍有大学问呢。我说大男爵,这便是你在这一直待着的原因吗?”

  黄炎撇撇嘴,答道:“谁乐意总是面对这样的事物?不过,好像这里确实还有学问。”

  “哦,那咱们再挖掘挖掘?”

  “好。”

  说着,两人竟然目不转睛直勾勾地盯着粑粑堆,黄炎还拿着一根草梗子拨楞翻看着一坨牛粪,可真的像是在“挖掘”呢。

  远处渐渐传来一阵阵呼喝声。

  “驾!你这个臭奴仆,快点的!”

  “你也快点!都追不上他们了!”

  “嘿,说你呢,再超不过前面的家伙,小心我回去喂你吃男爵大人吃过的盐水鞭子!”

  只见那帮家伙竟然一个背着一个小跑着就奔着黄炎和不得这边跑来。至于那些女生,竟然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些像滑板一样的宽木板子,身子坐在木板上,然后用绳子把板子栓上,再套在那些“奴仆”的腰身上,手中还挥着鞭子,口中“驾驾驾”地笑着呼喝着,就跟坐着马车在草地上驰骋一般。合着,落在女孩子手里的“男奴仆”,竟然给他们的“美女主人”做牛做马拉车呢。

  一大群人,有嬉笑的,有小声咒骂的,浩浩荡荡竟然奔向了黄炎这边。

  “吁~~~”琳达得意地喊着,好像故意大声让不知在那干什么的大男爵听见似的。

  嘈杂的声音使得黄炎侧目看去。只见女孩子们竟然人手一个“男奴仆”,难道男孩子们都输给女孩子了?还是。。。。。。谁知道他们呢。琳达还故意拉住缰绳一般,然后潇洒地“停车”,用小鞭子敲打着“马匹”,说道:“马儿啊,看好车哦,不许乱跑!”

  “是,主人。”拉里乌乌彻底没脾气了。

  而男孩子们互为主仆的,“男主人”们竟然把“男仆人”们当马骑了,嘻嘻哈哈就到了黄炎身边。

  “大男爵,干嘛呢?看,我们不仅有奴仆,还有马匹嘞!”

  “是啊,我们玩赛马呢。骑着奴仆马儿,哎呀呀,爽歪歪嘞!”

  黄炎摇了摇头,说道:“那你们跑到这边来干什么?”

  “找你玩来了。大男爵,你在干嘛呢?”歌瑶问道。

  “我和不得大师正在琢磨一些事呢。”

  “咦~~~这是什么?又是臭粑粑!大男爵,你有没有搞错?难道你又要当苍蝇了?”琳达假装大吃一惊。她暗道,这个大男爵,怎么没事就在到粪堆里,这回可好,竟然还拉着不得大师!

  “边儿玩去。”黄炎答道。

  “玩什么啊?我们在那边玩赛马、赛马车,都有点倦了。”歌瑶笑道。

  “是啊,我们都不知道玩什么了。”思嘉也答道。这家伙也赢了,也抓了个矮人当“奴仆”。

  “又没的玩了?”黄炎问道。

  “嗯!”琳达诚恳地点头答道。

  “大男爵!你快让这些‘主人’们歇会儿吧!你也少出馊主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