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这怎么可能?(1/2)

加入书签

  那一日,所幸现自己的三名敌人,修为并不很高,大抵不过天元初阶修为而已,可是那时自己启动的秘法效力早已耗尽,本身修为更是因为秘术反噬而大幅度滑落,若非敌人怯于自己的名头,不敢放手搏杀,自己早已陨落多时

  即便是敌人未曾强势出击,自己的伤势却是越来越沉重,勉力亡命逃窜之际,巧遇当日那人,自己一念之仁,意外换来了逃出生天之机,而那人的那张面孔,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惊心动魄的冰寒之力,也是刻骨铭心。

  刚才之所以没有即时想起,因为叶笑面目变了。

  直到叶笑的那一句“算上这次,我可都救你两回了”,表明了他的身份,再加上他从天上之秀手中将自己救下,宁碧落如何会怀疑他所说的真确性。

  但此际转念想来,这其中,蹊跷之事真的不少。

  一疑即起,又有一点疑问再生,前次之时,宁碧落与叶笑有过一次接触,便是宁碧落一念之仁,在急疾逃命的百忙之中,勉力送叶笑暂离危境,避开一瞬杀机,而那一刻接触虽暂,却是轻而易举的将叶笑送出。

  若叶笑本身修为真个高强,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宁碧落也绝无可能将之推开,以宁碧落那时的状态,尤能将叶笑推开,唯一解释就是,叶笑的修为真正不怎么地

  叶笑的真实修为如何,也不管他当日到底是怎么救的自己,这些都不是重点结果就是叶笑救了自己,这是事实

  微末修为却能救自己两次,更显可贵。

  而让宁碧落最介意的却是,今日遭遇的紫莲令主,貌似与之前那人,形象上完全不同,言谈举止行动气质,根本就是两个人

  殊不知就是貌似两个人才对,要知宁碧落当日遭遇的叶笑,表象可是“风之凌”,而天上之秀却是“很认识”风之凌的,怎么可能再以风之凌的形象出现呢o

  是以此次化身的形象,当真就是叶笑记忆中,紫莲令主的本尊形象,若是能再与宁碧落的记忆相符合,那才是真正见了鬼呢

  如此思前想后,矛盾之处竟是越想越多,越想越不对,宁碧落更是疑惑万分,虽然确定,但却是疑团满腹。

  此刻,叶笑的身影已经将要消失了,宁碧落急忙又再追踪过去,此际满心疑惑,自然想要一寻究竟。

  宁碧落飘上城墙的姿势和轻巧,可不是现阶段的叶笑所能比的。

  天元境界宗师的水准,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纵然在倾盆大雨之中,他仍旧能够精确地把握到了叶笑前进的方向,更是以一种无声无息的方式追踪了下来。

  而叶笑却是完全没有想到宁碧落竟会追踪自己。

  在他想来,在自己离开之后,宁碧落将伤势恢复恢复,也就该自行离开了。

  眼下的京都附近,可是名副其实的是非之地,就算不会再次遇上天上之秀那等人,遇到其他势力,以宁碧落现在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身份,也绝对不好过……

  不管怎么说,不管怎么想,反正宁碧落都绝不会追踪自己

  这道理很简单:你不想为任何人效力,我不勉强你,而我本身是救你两次的恩人,我对你也没有什么要求……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一件事,只有你欠我的,没有我欠你的……

  那你还有什么理由来追踪我呢?

  显然,笑君主这次是百密一疏,智者千虑,在他想来,他是救下宁碧落两次的大恩人,但在宁碧落心中,却是怎么也无法将两次相救的恩人,统合为一,而且被人救了两次,却无以为报,心中念头不通达;终于出现了这次本不该有的追踪

  叶笑虽然不知道有人追踪在后,却还是秉着谨慎的原则,先后变换了好几次方向,又进行了各种试探之后,这才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叶府。

  他的这些手段,对付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够了。

  甚至,就算是对上天上之秀这样的顶级高手,也足够了。

  但这绝大多数人之中,却并不包括跟在他身后的宁碧落。

  宁碧落的本身修为在这世间虽亦属最顶层的一员,但说到最强,却还差不少。

  但,宁碧落是一个杀手,更是寒阳大6第一杀手。

  轮到追踪与匿迹,正是杀手必备的两门最重要的功课。

  所以,别人纵然修为比宁碧落更高,手段更绝,但只要给他一点空隙,他就能逃脱出来,远扬千里……

  同样的,别人现不了、跟踪不到的,对宁碧落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以说,宁碧落除了是第一杀手之外,也是最好的追踪者,没有之一的那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