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紫莲令主?(1/2)

加入书签

  良久良久之后……

  秀儿轻轻地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本楼委实与你无缘,我便成全于你,送君魂走九泉。”

  剑光一闪

  一言之末,便是终途

  秀儿一剑骤起,一道寒光,向着宁碧落的脖颈劈落。

  这一剑,尽是死意,无生无命无活

  然而便在这时,秀儿的动作突然改变,那道充满死亡气息的剑光猛的回收,挡在自己胸口之前,“啪”的一声,火星四溢,瓢泼大雨中,一溜闪光,乍亮瞬灭。

  夺命一剑,竟成护身之招

  “是谁躲在暗处偷袭?”秀儿收剑而立,目光冷锐地望向草丛那边。

  那团偷袭的晶莹物事,已被她一手抄在了掌心里。

  触手尽是冰凉之感,那晶莹物事竟然是一块冰锥。

  草丛中,叶笑哼了一声,长身而起,充满讽刺意味的说道:“我道翻云覆雨楼如何谋略天下,倾覆寒阳,原来不过就是这等逼良为娼、见不得光的下三滥手段。”

  只是叶笑此刻的模样,却不是叶笑本尊形象,又或者风之凌的外貌,而是另一副样子。

  一副全新的造型

  只见此时的某君主,身材瘦削,方正脸庞,却是一副三十余岁的中年人样子,浑身上下自然而然地萦绕着一股莫可名状的气势,自漫天暴雨之中施施然走出,那双肩平稳不动,似乎要将这漫天风雨一肩挑起。

  那是一种‘普天之下,舍我其谁;英雄豪杰,以我为,的绝对把握,以及滔天自信。

  秀儿眼见来人,心下就是一震。

  这个人单只是这么走出来,给她的感觉,竟已有些类似于……在公子全盛时期那种笑傲天下睥睨风云的味道

  竟…几乎一样

  这个大大出人意料的观感让她心中即时升起了深深的警惕。

  这个人,一定是个盖世强者

  能够拥有与公子近似的感觉,岂是寻常人能够办到的

  秀儿心下震撼莫名,戒备之人更已提高至定点,表面上却仍是声色不动,异常平稳,脸上一寒,淡淡道:“逼良为娼?阁下这句话,说的未免太过了吧。敢问阁下是什么人?可知如此诋毁本楼,却将与本楼成为生死大仇,一言之差,福祸殊途”

  宁碧落在一边,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青。人家只是请我去做杀手头子,这本就不好听了……好不容易钻出来一个打抱不平的,在他嘴里自己直接成了娼了,是卖那啥还是卖那啥呢……

  这哥们的说话……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宁碧落哪里知道,叶笑此际也是真没有太好的办法可以运作眼前情势,不得已而为之。

  宁碧落是一条汉子。

  这一点,叶笑给予认可。

  这样的人,值得一救

  尤其是……宁碧落还曾经帮过自己父亲;抗杀北疆狼。还有上次相遇,宁碧落也曾经对自己有过援手,虽然之后自己也帮他解决了追兵,但两者的性质却完全不同,那时宁碧落已然是力不足,却仍勉力一救,而自己当时解决追兵,却是颇有余的顺手而为。

  所以不管怎么说,都该救下宁碧落

  这么一条汉子,死了委实可惜得很。

  若是当真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条铁铮铮的汉子就在自己面前被杀,叶笑感觉,这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心魔梦魇,再难驱除。

  所以结论是——必须要救

  但接下来的问题却是,要怎么救?

  自己的实力貌似不够、很不够啊

  这次可跟上次长街那一役不同,现在换成自己“力不足”了

  若是当真贸然出手,恐怕非但救人不成,还要连自己的这条小命,一并搭进去。

  叶笑心中思量的时候,秀儿已经出手;千钧一之际,叶笑还是本能的出手了,救下了宁碧落这一剑之厄

  这已不是选择,而是本能

  甚至在出手的时候,叶笑都没有考虑具体后果。

  可是在出手之后,看到秀儿冷电一般的目光穿破雨幕射将过来,叶笑心下也是一个激灵;眼前这女人,以自己现有之实力,万万不是对手

  那么该怎么应对呢?

  心思百转,迅得出一个念头,怎么应付等下再说,至少现在绝不是能够逃避的时候,就算真逃也是逃不了的,索性大大方方的走出来。

  面对强敌危机,叶笑在有意无意之间,反而又恢复了前世那种独行天下,无所畏惧的潇洒气度

  背负双手,就在漫天暴雨中,施施然一步步走出来,淡淡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