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深宵来刺客(1/2)

加入书签

  “呃?”叶笑愕然地睁开眼睛看时,刚才还在眼前的那个窈窕美丽身影此时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听外面传来羞不可抑的一声叫唤:“小黄豆!我们走!不留在这个油嘴滑舌的人家里……”

  随即得得得,走远了。

  隐约听见外面守卫说了句什么,随即就没有声音。

  “就是啊……这事儿跟你有啥关系?我说这些话跟你也没啥关系啊……”叶笑摸着头皮,喃喃道:“怎么突然那么羞臊的跑了……怎地这是?”

  挠挠头,只感觉一头雾水,喃喃道:“女人哪……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管家急匆匆而来,见到夜月已经走了,松了一口气,一把拽住叶笑:“公子,慕氏家族方面的人手,现在已经到了京城外!现在正在南门口举行血祭。据说……白幡七十七面!血幡二十二面!”

  叶笑愕然:“血祭?白幡?血幡?那是什么玩意?”

  管家急得跳脚:“这你都不知?这就是九十九!七十七面白幡表示哀悼,血幡二十二面表示不死不休!而合共九十九,则表示了永远没有化解的可能!不管多么长久,不死不休!”

  叶笑翻了翻眼皮:“那又如何?”

  管家:“……”

  叶笑施施然伸了个懒腰:“睡觉去……不死不休这样的话,听着好吓人,吓得我困意朦胧……我好怕……只有睡觉去,躲一会。”

  管家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公子施施然而去,只觉得满心的无语化作了滔天巨浪,心中想着,是不是无视主仆身份先将这货打一顿的时候,却见叶笑的房门已经关上了,再过片刻,貌似某鼾声已起……

  “我真……”管家万般无奈的张张嘴,终于什么也没说,跺跺脚走了。

  ……

  就在这个夜晚。

  叶府管家大人彻夜未眠。

  而京城突然陷入了一片骤起的混乱之中。

  没有人知道,在那片浩淼如海的竹林之中,有一双清澈冷静的眼睛,在注意着整个京城天下的动静。

  似乎是夜枭归巢,一只只鸟儿从四面八方飞回了竹林,沉寂的竹林一时间陷入了难得的烦嚣之中。

  那白衣青年招招手,也没有出什么声音,但那群鸟儿却尽都汇聚到他的头顶盘旋不止。

  非止盘旋,那许多鸟儿,一只皆一只井然有序的落到他的手上,当真蔚为奇观,于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小蜡丸,渐次落在了他的手心里。

  “公子,您还是早些安歇。这些个事情,让我和秀儿做就好。”一个白衣少女悄悄地走过来,和声劝道。

  “能自己动手的时候,还是自己亲自动手的好。”白衣青年温柔的笑了笑:“婉儿,你们两个这些年也挺累了,偶尔休息一下放松片刻。放心,这点小事累不着我,做些活计也是我锤炼自身的方式,有益无害。”

  婉儿抿嘴一笑:“只要公子还在身边,我们哪里会累。公子想要锤炼自身,自是正理,但公子的腿……我们真的都很担心。”

  白衣青年静静的微笑:“那是一次无可避免的劫难,等度过了,自然就好了。眼下这段时间,却是打磨我自己的时候;这段时间,关系到以后的大道成就。放心,我没事的。我早就放下了,真的放下了!”

  “嗯。”婉儿秀美的面孔上露出温婉的微笑,终于还是将手中的纯棉披风披在了白衣青年身上。

  正要轻步离开,却听见白衣青年喃喃的说道:“婉儿,你有没有觉得,叶笑这个名字很奇怪?”

  “奇怪?”婉儿皱起秀眉。

  白衣青年的这个问题问得实在古怪,尤其是在措辞方面,居然用的是“奇怪”!

  “你有所不知,这个名字可是很有意思呢。”白衣青年淡淡的笑了笑,若有所思的道:“真是可惜呀……”

  他的眼神微微抬起,透过茂密竹林,遥望远方的虚空,良久良久,又是一声轻叹:“可惜!”

  “可惜?”婉儿睁着圆圆的眼睛,诧异的一问道。

  但白衣青年却再也没说话,开始专心地翻阅情报。

  “京城第一场风雨,就要来了。”

  “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场风雨……”

  白衣青年喃喃的说道:“谁陪我,共沐这天下风云?”

  他的眉宇之间,露出来一股自心底的寂寞。

  还有一股凉意。

  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

  随即他说道:“让黑衣九人,注意叶府内中的动静。若有异动,不必留情!”

  婉儿答应一声,飞身而去。

  ……

  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