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母亲?母后?(1/2)

加入书签

  君座叶笑在这个当口,自然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公子那一片神秘的竹林之中,却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纵然是神秘至极的白公子,在见到这个人之后,却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

  竹林之中,白公子一身白衣,一派悠闲地端坐在轮椅上,眼神冷静而清澈地望着面前摇曳起伏的竹林,嘴角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

  天下风云,因我而变幻。

  这种感觉,起初让他很有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成就感,至少自我感觉很好。

  但久而久之,或者是因为经历过太多次相同的情形,渐渐习以为常,便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平常。

  甚至,渐渐的有些厌倦、乏味了。

  挥手起风云,掌握天下势,或者是一般人奋斗终生的最高梦想;但白公子想要掌握的,却并不是这个。

  这个“最高梦想”,在白公子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做过太过次的游戏,无论任何人也会厌倦、乏味

  虽然这个游戏足够浩瀚、足够震撼

  但,仍旧不外如是

  所以说,习惯,真正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天道秘宝……”白公子转而遥望长空,脸上尽是一片沉思。

  自从当日被引下来之后,不管如何探测,都是石沉大海,并没有半点消息。

  这个结果让向来沉稳的白公子都不禁隐隐有几分焦躁了。

  分明都是已经成功了,但,为何偏偏就不见了呢?

  我费尽无数心力才取到的物事,最终竟无法到手,甚至为他人作嫁?

  一念及此,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婉儿和秀儿这会都出去办事情去了。

  这片竹林,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白公子突然警觉此刻自己竟是异常的急躁,不复往日的云淡风轻,万事不萦于怀。

  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突然,天空中突然一阵急剧的风云涌动。

  云层中,隐隐有七彩光芒流溢闪烁。

  白公子身处的竹林,突来一阵清风,伴随着一股说不出的奇异香气。

  竹叶摇曳。

  白公子霍然抬头,惊疑不定地望着天际。

  随即,一道七彩霞光凝然眼前,就在白公子的面前,一个身着宫装的妇人赫然出现,似乎是从无到有,就在一瞬之间。

  一双眼睛淡漠地望着白公子,眼底深处,隐隐有一丝愠怒。

  白公子惊见来人,一下子直起了腰,失声惊呼一声:“啊……您……您怎地亲自来了?”

  宫装妇人淡淡说道:“为什么不能是我亲自到来,你不回去,我来都不能来吗?”

  白公子低下了头,轻声道:“不敢。”

  “不敢?我还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的?”宫装妇人冷哼一声,飘身来到他面前,

  一般意义上的“飘身”大抵就是修行中人,施展轻功,借助足部发力,虚空漂移的短暂过程罢了,始终要受限于地心引力,绝无可能持久

  可是这个宫装妇人的“飘身”,却可说是真正意义上的飘身,说“飘身”当真“飘身”,

  移动中,脚下彩云涌动,竟真就是脚不沾地,一挥手之际,再见天空中风云汇聚,“呼”的一声,天空中汇集的云团蓦然冲了下来,眨眼间,所有白云就在地上凝聚。

  竟然在眨眼间变成了一张完全凝成实质的椅子。

  通体雪白,一尘不染。

  然后,宫装妇人才施施然坐了上去。

  白公子眼眶一阵跳动,一股无奈的笑意道:“母后还是受不得这世上半点污垢,如此我就不为母后奉茶了。”

  那宫装妇人如此大费周章的以云化椅,竟只是厌恶人世间的污垢,当真连人世间的任何一点事物也不想接触,便一茶一椅也不想触及。

  宫装妇人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道:“那两只小鸟呢?”

  白公子说道:“她们这会都出去办事情去了;母后若是有什么吩咐,我这就将她们召回来。”

  “不必了,”宫装妇人淡淡道:“若是看到她们,本宫只会更烦。”

  白公子沉默了一下,道:“怎么会,她们俩很不错。”

  “哦?”宫装妇人注视着他,眉头轻轻一蹙。目光中赫然多了一丝探询的意味。

  白公子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当真说出来想要娶婉儿和秀儿这种话,甚至只是表露出一定程度的好感,母后都一定会将这两个女子立毙掌下,杜绝后患。

  两人就这般彼此沉默了片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