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凶险(1/2)

加入书签

  砰!

  两枪相撞,尚师徒或许也没想到邱福会突然变招,提炉枪被撞开,而这时,邱福已经借这一空之机稳稳落在马背上。

  “好一条小白龙!”尚师徒再次大声的喊出了一声来。

  邱福又一次略感诧异的盯了尚师徒一眼,想到之前尚师徒所说的那些话语,难不成此人除了用计拖住我之外,言语中也还真有些本意?

  邱福此时也不及再想这些,毕竟西门此时可厮杀正酣,父亲那面只有两万兵马,尚师徒如此谨慎之人,要突围,兵马肯定不会少。

  邱福心中疑惑却也不再去分析,只将白龙银枪再一提,冲杀向尚师徒。

  尚师徒此刻也不再遮掩自己七翎甲和马鸣盔的功能了,更是完全的加以利用起来,凡是邱福刺向自己胸前或是腹部只要是甲胄能够挡得住的地方尚师徒就没有想过要避让躲避的。

  由此一来,尚师徒可谓是勇猛之极,好似不管不顾的一种玩命打法,虽然邱福枪法凌绝但是耐不住对方是一个扎不透刺不穿砍也砍不破的人。

  尚师徒仗着全身刀枪不惧的防备疯狂的进攻,一把提炉枪也完全的使开来竟也很是凌厉,也可看出定是浸淫枪法多年的高手,是以,邱福的邱家枪被完全大乱节奏,尚师徒步步紧逼,直把邱福给杀得慌乱不堪,险象环生!

  好在邱福早就是年少老成的心性,毕竟从小就被邱瑞给禁锢在长安城昌平王府中,平日里一天到晚除了练枪就是练枪,是以对于邱家枪的领悟可谓是达到了极致。

  这也是之所以邱福能够在邱家枪的基础上吸取宇文成都模仿天下各家枪法跟自己切磋得到的经验,再融合,这是邱福枪法绝伦的一个方面。

  在上到瓦岗后,凭借着老成的心性,藏于胸中的兵法谋略与战阵也好与拼杀也好都迅速的积累其无数经验,后来又邱教头上山,更是从旁指点让邱福进一步提升,可谓是打破了邱福短时间内的瓶颈。

  是以,现在邱福看来是险象环生就像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尚师徒挑杀下马,可在于邱福心里,却还有着种自信,那就是就算自己被尚师徒打败,也能够有本事自保。

  因此,邱福丝毫没有退却之意,虽处处落下风,但依旧拼杀到底,一时间,两人还就这么相持了起来。

  又厮杀一阵过后,尚师徒感觉有些许不妙了,心中则更是感到惊恐。

  邱福那戳在自己身上或是刺到自己头盔上的枪尖,虽然扎不穿刺不透自己身上甲胄和头盔的保护,但是那种感觉却也特么的不好受啊,尤其是到现在,尚师徒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被戳被刺多少次了。

  这要是换做平常甲胄头盔,早已经不知死伤多少次了,怕是十条命都丢了,我的个乖乖,这条小白龙怎么这样的狂暴?

  师傅老人家到底是从哪里收到这样一个极品好徒弟的,可是师傅你知晓不,你收的徒弟我的师弟现在正要夺取我的城池,正欲枪杀与我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