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69*流星划过,他就会回来了!【求月票】(1/2)

加入书签

  请记住本站地址,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钟素衣心里沉了沉,怎么能会是楚凌傲,他已经坠机了。

  从悸动中清醒过来,钟素衣才看清楚了面前的那个男人。

  男人还以为她没有推开自己是决定接受自己了,才刚欲加深这个吻,钟素衣忽然猛的将他推开,对着他的脸扇去了一个响亮的巴掌,“别碰我!”

  冷步银豁然冷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不肯接受我楚凌傲已经死了!你还想着他做什么”

  一向冷静的冷步银有了些怒意,一双幽深的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钟素衣。

  钟素衣咬咬牙,“我这辈子都是楚凌傲的人,即使他死了,我也不会再接受任何男人。”

  冷步银蜷曲的手掌紧紧握起,他的话语低沉冷漠,“素衣,不要那么倔,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昏暗的光线,两个人的距离并不远,甚至呼吸都能够互相感知。

  这样的气氛有些压抑,钟素衣看着冷步银,眸子越来越暗沉,“你在威胁我”她轻语。

  “素衣,我过的,除非我得到你,否则一定不会放过楚家。”冷步银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看见钟素衣这般绝望的眼神,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楚凌傲已经死了,楚家和楚氏现在不堪一击,我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将他们摧毁。”他慢慢凑近钟素衣,只有威胁,他才能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一次深陷,早已不能自拔。

  既然在她心里已成恶人,只要作恶到底。

  钟素衣的泪不知不觉落下,想到八十多岁的楚爷爷正在为了维持楚氏没日没夜的工作,他一个人扛起楚家所有的重担,没有亲人,那么的孤独辛劳,自己的那份高傲便彻底瓦解了。

  冷步银靠近她,亲吻着她的额、脸颊、嘴唇、再是脖颈。

  钟素衣抽泣了一声,忍住那份将他推开的冲动,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滚烫落下,“求你……别碰我……”

  她哭泣着乞求,泪水覆在她的脸颊,那份五岁时童真的笑容早已消失殆尽。

  冷步银看着她,深锁眉尖,用一只大手拂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真想回到钟素衣救他的那一,她端着一盘热乎乎的绿豆饼凑在他面前,手拍拍他的胳膊,用稚嫩的声音道,“你是不是饿了快吃点这个吧。”

  那时候,她的笑容纯洁的就像一朵盛开的白莲,让他能够牢牢的印在心里。

  “早点休息吧!”冷步银后退了一步,黑瞳里透着疼惜,深的看了她许久后转身独自上了楼。

  身周再一次恢复成清冷,没有灯的豪华别墅对于钟素衣来陌生中带着压迫,每一件物品都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魔,紧紧的包围着她。

  钟素衣顺着墙壁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胳膊,将头埋在双膝间默默的流着眼泪。

  因为楚凌傲坠机的事远在德国的夏苒最近才知道,买了张飞机票匆匆赶回。

  放下行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正去往医院探望苏茵爱的钟素衣。

  医院大门外,一个女人踏着高跟鞋气势冲冲而来,挡住了钟素衣的去路。

  “楚少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怎么还能这么悠哉休闲”夏苒眯了眯美目,狠狠道。

  “真怀疑在你心里是不是早就盼着楚少赶紧死了你从始自终的目的就是进入楚家,然后搅得翻地覆,最终夺走楚家的财产,是不是”

  钟素衣看着她快速一起一合的红唇,感觉头有些眩晕。

  “夏苒,我没心回答你,让开!”钟素衣推开身前的夏苒,正欲走进医院。

  然而夏苒又快速追上,紧紧攥住钟素衣的胳膊,“被我对了,是不是钟素衣,你也太贱了!亏楚少生前对你那么好!”

  这一次,钟素衣顿住了脚步,回身,甩开夏苒牢牢攥紧的手,冷冷的视她一眼,“够了没有”

  看见况有些不对,站在不远处等待钟素衣的两个黑衣保镖走上前,挡在夏苒与钟素衣之间,“请你离我们社长夫人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社长夫人,这个词语一出,钟素衣和夏苒同时冷笑了一声。

  钟素衣她只是冷步银囚禁的一只雀鸟,还社长夫人她没那么尊贵,况且,她恨透了这样的称呼。

  夏苒冷笑带着讽刺,对着那两名保镖身后的钟素衣尖锐的道,“楚少才去世一个多月,你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嫁出去了,还你对楚家没有企图鬼才信!”

  钟素衣颤着唇,狠狠瞪着夏苒,她此时讽刺的样子真让她想要上去抽她一耳光。

  然而就在她冲动控制了理智之时,身前黑衣男人猛的用力推开夏苒,“离我们夫人远一点!”

  夏苒脚下一个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上,气哼了几声,“钟素衣,真有你的,什么时候都有男人给你撑腰,你那沟引男人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夏苒脱掉折断鞋跟的高跟鞋光脚走到马路边,拦了辆的士快速的离开了。

  钟素衣鼻头一阵酸痛,感到委屈,更多的是愤怒。

  若不是身前还挡着两个大男人,钟素衣估计早就冲上去给夏苒一些颜色了。

  看见钟素衣气得发抖的肩膀,两个黑衣人缓和了语气连连道,“夫人,请别生气。”

  “别喊我夫人!”钟素衣冷目掠过他们两人的脸庞,转身朝医院走去。

  然而,钟素衣在苏茵爱的病房里才陪伴了她近半个时的时间,门外的保镖就在催促钟素衣离开了,“钟姐,时间不早了,今社长特意嘱咐我们早点回去。”

  钟素衣与苏茵爱正在聊,原本心稍好了一些,听到他们的催促脸色立即暗沉下来。

  看出了钟素衣的不悦,苏茵爱拉了拉她的衣袖,“衣衣,改再来看我吧,我不希望你回去之后又跟那个叫冷步银的男人闹得不开心。”

  钟素衣唇角稍翘了翘,拍拍苏茵爱的手背,“那好吧,明再来看你好了。”

  不不愿,但又不得不跟保镖回海别墅。

  她现在已经没有自由,她的自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