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意外的回归反思与自省戒严(1/2)

加入书签

  没有什么的机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密码,只是如同打开一扇普通的房门那般,冈萨雷斯握住铁门的环手,一转一拉后,门便无声地开了。

  立时,一股清凉的风从门外吹入进来,带着清新的生命力,带着午夜的微凉,带着一缕似曾相识的酒香。

  青铜火炬的光焰已经熄灭了,但是一盏烛光也足照亮视野。

  摩里亚蒂站在门内,望着门外,似乎愣住了,又似乎有些恍然。

  原来,经过漫长诡异的底下旅程后,最终走到的神秘出口,竟然便是罗兰酒吧。

  一瞬间,摩里亚蒂有种很真切的不真实感。仿佛刚刚过去的那几个小时的奇特经历都只不过是醉酒后的幻觉,而真正的自己始终都未曾离开过一样。

  不过,现实终究还是有所不同的。因为这一刻,摩里亚蒂没有再坐在吧台之外,而是站在了吧台之内。

  已是凌晨时分,按照酒吧的老规矩,罗兰的客人早就自觉散去了。

  大厅里,所有的圆桌都已撤去了桌布,露出黑sè而干净的木桌面。上百只座椅被一一翻转过来,倒扣在桌上,仿佛新种植的韭菜,椅腿高高朝上。

  惟有大厅一侧角落里的一张桌面,却并未收拾起来,因为还有人正依着烛火,寂寞独饮。

  听到铁门打开的声音,那个独饮的慵懒身影慢慢从桌旁站起,转过身望向吧台。瀑布般的红sè长发随之轻轻飘逸而起,在一片昏暗中反朦胧的光。

  “市场里,出麻烦了?”望着铁门之后的冈萨雷斯和摩里亚蒂,帕格丽斯出奇得平静,只是继续缓缓转动着手中的小巧酒杯,问道,却也不知是在问谁。

  “一个沃夫冈的小萨满偷偷跑来撒野,打了一架,不过有人受了伤。”冈萨雷斯一步跨出铁门,将肩上的怀特轻轻在吧台上放平,同时一边拿过手边的一瓶雷斯特,敲掉瓶盖,直接塞进了伤员的口中。

  “小萨满?”红发女士眼神怪异地看了冈萨雷斯一眼,同时快步走向吧台。

  “好吧,我承认,那是一个权杖萨满。看起来年纪很轻,却能召唤‘战神的呼吸’。见鬼了,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疯狂了。”似乎是受不住帕格丽斯的目光,冈萨雷斯只得说了实话,接着又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是冰霜投枪…难道还有一个冰巨人也参与了克鲁洛德的行动?”红发女士没有再理睬光头,将酒杯搁在一旁,然后直接撕开了怀特的外衣,检视着依旧被冰刺穿透着的伤口,皱眉道。

  “应该是一个冰巨人血统的半兽人,怀特为了保护我,硬挡了投枪。”摩里亚蒂站在吧台里,看着对面的帕格丽斯,抱歉地点了点头。

  “帕格丽斯,你能搞定的吧?”这时,冈萨雷斯把雷斯特的瓶子从怀特口中移出,接着便塞进自己的嘴里,猛灌了一气,问道。

  “可以吗,帕格丽斯?”摩里亚蒂轻轻把手覆住怀特冰凉的额头,看着红发女士,也沉声问道。

  “我会尽力的。”帕格丽斯看了摩里亚蒂一眼,点点头,随即转头对冈萨雷斯道:“你先把他送到楼上的客房去,同时准备好热水和银刀。另外,黑市的事也不能就这样弃之不理,如果可以想办法把沃夫冈的天才萨满堵在福特要塞,那么我们的损失应该就有希望弥补回来的。尽管,我认为成功的可能不大。”

  “好吧好吧,老规矩,你拿主意,我照办。”听到红发女士的话,光头立即笑了笑,点头应承下来,然后便将怀特从吧台上抱起,对着摩里亚蒂招呼了一声后便进入了另一边的小窄门中。

  “多谢了,帕格丽斯。”摩里亚蒂目送冈萨雷斯离开,才终于长长呼了一口气,眼神中也透出了疲惫。

  “你先回多罗商队的驻地吧。一会儿就要宵禁了,而且今夜注定不会安宁。”帕格丽斯轻轻地摇摇头,重新拿起之前自己的酒杯,递给了对方:“放心吧,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同伴的。”

  “谢谢。”摩里亚蒂接过一侧杯口上还留存着淡淡红唇印的酒杯,深吸一口气,将残酒一饮而尽,接着便从吧台中走出,经过帕格丽斯的身侧,直接离开了罗兰酒吧。

  第三次穿过罗兰酒吧的转门,摩里亚蒂独自踏足在凌晨的要塞街道上。

  远处,火炬市场中的灯火已经暗淡。辛苦了一整天的商人终于各自收起货物,暂时休憩去了。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摩里亚蒂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