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温莎索斯克抢夺(1/2)

加入书签

  几天后的夜半,一辆伪装过的马车悄然开到温莎堡下。…≦,

  不一会儿,原本紧闭的城门无声开启,露出一条不大的缝隙。随即,马车缓缓驶入门内,消失不见。

  又过了几个小时,太阳升起,温莎堡的大门再度打开。接着,一行满载给养和军械的车队在大批军士的护卫下从城内浩浩荡荡驶出,并沿着郡道朝北面奥格郡方向徐徐开去。而在车队中,一辆已改头换面的马车也跟随在内,且有一组士兵时刻分布四角严密看守着。

  “现在启程,大概一周后便能抵达爵爷所在的约克城。目前本郡靠北区域的恶魔都已被肃清,一路上应该都不会有问题。”

  同一时刻,温莎堡上,索尔克家族的大管家侍立在侧,向正望着车队缓缓远去的玛蒂尔轻声报告道。

  “恩。”玛蒂尔点点头,眉头稍展,而朝阳的光辉照在其微圆的脸颊上竟泛出一圈漂亮的光晕:“昨夜送来的东西清点过了?数目足吗?”

  “是,都仔细清点了。”老管事看了眼手中的册子,压低了声音:“一共是三十支‘破甲爆裂箭’和五十支‘破甲燃烧箭’。莱茵堡方面表现得相当爽快,只是售价很是不低。”

  “呵,现在这种时候,能拿到这般利器就是胜利。至于价格,父亲在奥格郡缴获颇丰,已不算什么。”玛蒂尔却不在意地轻声一笑:“等这批军备送达父亲处,就又可以支撑起一场中等规模的会战消耗。这样,我们肯特郡联军在王都那些傲慢家伙的面前也能多占下些话语权。”

  “的确。”听到索尔克明珠这样讲,忠心的老管事也不由点点头:“如今爵爷与恩斯博格男爵的联军在奥格郡与王室军团抢筹码,而麦里伦子爵却迎奉着‘不速之客’入城,实在是本郡的贵族不齿。”

  “他是老糊涂了。以为靠向斯坦德威尔就能在郡里翻盘重撑起门面。却不曾想到,仅仅半个月来,原先依附于他家的那些勋爵、爵士和附庸至少有一半已或明或暗地投靠了我们。哼,给王室当狗,哪次是能占到便宜的。”说着,玛蒂尔又不禁冷笑一声。语气中满是鄙夷。

  “是,不论怎么讲,如今我温莎堡形式是一片大好。只要爵爷在北面再取得一场大胜,那么‘晋伯’的事就必是板上钉钉,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大管家附和地一点头,接着又看了眼玛蒂尔,转言道:“不过近期又有消息传来,麦里伦堡的客人放言要莱茵堡为索斯克的事负责,并威胁如果奥林匹斯不按要求予以配合的话。就要进行武力干涉。”

  “干涉?呵,不过是一个新晋圣堂看上了莱茵堡想要占为己有罢了。”听到这话,玛蒂尔的面色迅速转寒,留存的笑意中也泛着冰冷:“当初一开始那家伙可是言辞客气地想要获得莱茵堡的‘友谊’的,而一旦得知摩蒂失踪,便又迅速改换了头脸,吃相当真难看到丑陋。”

  “听说这件事也得到了海伯王子殿下的支持…”

  “呵呵,当然支持了。用别人的城堡拉拢自己的圣堂。没有人会反对。”索尔克明珠一针见血道。

  “但是,面对一位圣堂的威胁。莱茵堡方面…而且半年多了,摩里亚蒂大人却还是…”一切问题的症结还在于莱茵堡主人的失踪不归,但老管事看着玛蒂尔,又不能多说什么。

  “放心,我相信摩蒂很快就会回来的。届时,所有这些小丑都会因为他们今天的愚蠢而付出代价。”玛蒂尔摇摇头。目光坚定而充满力量。

  “小姐,晨风有些太凉,还请回去吧。”

  这时,一直侍奉在旁的侍女小声上前告诫道,同时将一件绒袍轻轻披在玛蒂尔的身上。

  “恩。走吧。”

  又望了眼底下已渐行渐远的运队伍,玛蒂尔缓缓转过身,返回内堡。

  而这时,一阵清风吹过,拂起索尔克明珠的袍角,显出袍内已相当圆润鼓起的腰腹…

  几乎在同一时刻,介于温莎与莱茵之间的索斯克,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兵已整装待发。而跟在这些骑兵身后的,还有一支人数近三百的步兵队伍。

  不过相较于甲胄鲜明、杀气凛凛的骑兵,那些步卒却明显看来良莠不齐,甚至其中不少人还只是身披褴褛的单衣,手中握着草叉或者木棍,一看便知是才招募不久的平民。但所有士兵的面容却坚定又包含狂热,似乎正要去执行什么天赋使命,哪怕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而这大批士卒的指挥官,正是身着卡雷拉复式步兵甲,手持柯西金单手尖刺盾牌的“惩戒圣骑士”怀特。

  与半年前相似,阵前的怀特依旧保持着一副坚硬冰冷的面容。在他的注视下,五百人的队伍虽显杂乱,却奇迹似地保持寂静无声。且每个士兵望向指挥官的目光都充满敬畏,因为他们中的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