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忆童年(1/2)

加入书签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淡出江湖更多支持!

  回忆总是很美。

  立秋后,小草无声的从繁茂走向了衰枯,这时,蛐蛐们便闯入了小草波澜不惊的生活。

  夜凉如水,在漫天星斗的辉映下,蛐蛐们踩着断砖碎石搭建的舞台,披着妙曼的黑色轻纱,渴了,便饮一口清露,乘着温柔的夜色,用心灵的歌唱拨动草的心弦,在寂静的夜空里拯救小草的沉寂与荒凉。

  从此,小草有了激情的俯仰,也有了隐秘的心事。

  太阳暖暖的照在大地上,万物都发出了舒服的声,孩子们干脆仰躺在草地上,半眯着眼,享受这秋日里的阳光。虽然草丛中的露水尚未干透,但这并不影响孩子们那永远迷人的笑脸。

  村里的男男女女各自忙着自己的事,粮食都已经收起来了,中年大叔赶着牛到地里种麦子,邻家的肖玲在忙着给鸡喂食。一时间,狗叫声,吆喝声,小鸡抢食的叽喳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正在这时,村里不知是谁家的屋里传出来了一声孩子‘哇、哇’的啼哭声。

  原本热闹的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接着,爆发出了一阵更大的嘈杂声。

  太阳也笑吟吟的斜挂在天边,为这个刚刚降生的小家伙祈福。

  儿时的我喜欢草,一片荒凉的草丛便是一个神秘的宫殿,在这个宫殿里,我最痴迷的是蛐蛐的歌声。

  晚饭过后,村里的大人孩子都习惯在外面有草的地方搭一张简易桌子,几个人围坐在那吹牛谈天打发时光。

  潜伏在一片荒凉的草丛中,在心里把自己变成一只黑色的小蛐蛐,就可以看见蛐蛐们灵秀的魅影。我的充满了幻想与美好的童年便是在无数的岁月里跟蛐蛐们一同度过的。凡是有蛐蛐们聚会的地方,我总是第一个到的。我们一起唱歌,一起欢笑,可有趣了。

  习习的夜风,是蛐蛐们歌唱的前奏,天上闪烁的群星是蛐蛐们歌唱的舞台灯光,在这夜幕里,匍匐在草地上听着蛐蛐们婉转的歌声,渐渐进入了梦乡。

  我总觉得,一个人的童年应该是清白的,不需要太多色彩,一笔一划简洁、美好,记住的也只是单纯的快乐。

  终于告别了伴我数年的蛐蛐,我极不情愿的背上了书包,怀里揣着一个装了蛐蛐的罐子,踏上了村里的那所学堂。

  教书先生是一个干瘦的老头,戴着一副大眼镜,头上是一顶破毡帽。

  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摇头晃脑,一双眼睛却总是半眯着,仰躺在那张太师椅里不动。

  对于这样的形象,许多孩子是不大喜欢的。有几个年纪大点的给老先生起了个雅号,叫“龟丞相”。

  毕竟第一天上学,总是很好奇的。虽然依旧记挂着怀里的蛐蛐,可许多的小孩子在一起,总不会觉得孤独。

  ‘龟丞相’对孩子们并不感兴趣,对我们的游戏也不削一顾。他总是比任何人都到的早,一天到晚也都缩在那张太师椅里,像一只龟。

  我的启蒙教育算起来便在我踏入学堂的那一刻起开始了。

  一个人独坐在最后面,我很认真的把书本都全部拿了出来,却不知道老乌龟所念的是什么玩意。

  在他背后的墙上,用炭灰工工整整的写着一排排字:

  弟子规,圣人训。

  首孝弟,次谨信;

  泛爱众,而亲仁,

  有余力,则学文。

  起初倒是兴致满满,跟着一遍遍的读。可七八遍下来,依旧是这么几句。一时间觉得无聊,便一个人在下面鼓捣罐子里的蛐蛐,到了后来,干脆躲到桌子底下斗起了蛐蛐来。

  往后的日子,总忘不了带点有趣的东西到学堂里去,依旧坐在最后面,度过了最先的那段新鲜劲后,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与煎熬。

  好在不管怎样,在学堂里孩子们总能找到消遣的玩意。父母们虽然将孩子送进了学堂,但因为种种原因,不免管教的少了。如此一天天,一月月下来,孩子们也从最初的弟子规念到了千字文,再到百家姓。

  孩子们这么一路念来,年纪也大了,慢慢的不再顽皮。

  我依旧不大喜欢念那赵、钱、孙、李的百家姓,却对镇上杂耍卖艺的中年人很是崇拜。

  或许,是因为我打小就不是一个安分的角儿吧。

  幼时和小伙伴们斗蛐蛐、打架那就不必说了,进了学堂,依旧为了蛐蛐的事和同学动手那是小事。为了能在课上玩蛐蛐,跟那‘龟丞相’斗智斗力,那才叫有意思。

  年少时候的顽皮捣蛋,直到稍微长大了,懂事了,这才规矩了些。

  八岁那年,终于一个人第一次进了城,心里满是激动。免不了到处走,到处逛。却是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了几个平日里恨我入骨的同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