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和志保的偶遇(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章和志保的偶遇

  经过静流一个多小时的按摩。我确实觉得身体舒服多了。至少挥动胳膊的时候不在那么酸了。于是应静流的要求。我去洗手间换上了那身她为我准备好的黑色风衣。

  和gin的翻领式风衣不同。静流为我准备的是高领风衣。高高竖起的领子正好能遮住我的脖子。穿上后整件风衣长度大概到我的膝盖处。在风衣里面内衬了两个口袋。应该是为了方便装枪而设计的。套装的里面则是一件v领的黑色紧身t恤。裤子则是一条偏黑的灰色牛仔裤。一条深红色斜跨式半皮半绳的腰带用于装饰。系上后斜跨在腰上会流下长长的像流苏一样的绳子,看上去很是有型。最夸张的是竟然还有一条很休闲的银灰色领带。

  除了领带以外,剩下的衣服我都穿在身上感觉了一下。嗯,还不错。至少自己认为有点小帅。最新材质研究的衣服透气性很好,也不会太厚,如果跑起来的话也完全不影响身体动作。即使是冬天只穿这两件也不会觉得冷,而夏天的话可以脱掉外面的风衣。

  从洗手间出来走向卧室,本来想穿给静流看看的。可结果等我回到了卧室后才发现静流已经在我的床上睡着了。

  呵呵。想来这一天真的是把她累坏了。我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轻声的退出了房间。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身上的酸痛虽然经过静流的按摩后舒服了一点。可是依旧很痛。睡不着只好出去走走。想了想还是去圆顶咖啡屋那边喝一杯吧。

  漫步来到了咖啡屋。现在是凌晨。新人们都在睡觉。而那些正式成员们也基本都在出任务。所以凌晨的咖啡屋。除了吧台的酒保和服务员外基本看不到别人的身影。不过今天可能是个例外。因为我在一个小小的角落。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白色的大褂,茶色的波浪头发。

  志保?这么晚了她怎么坐在这里?她好像正在写什么东西。我向她走去。并在她面前的座位坐下。

  “志保。怎么就你一个人?”我在她身边轻声问道。

  “等一下。”志保听出了我的声音。不过她并没有抬头看我。而是专注于她眼前的东西。我定睛一看。原来志保在写一道数学题。从这个难度来看。大概是小学六年级的程度吧。我没有打扰她。而是坐在她的对面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认真的样子。看着她思考时的神态。不知不觉我竟然醉了。茶色的头发带着一丝小波浪,白皙的肌肤如牛奶般柔嫩,冰蓝色的眼眸中充满了知性与神秘,精致的五官,娇俏的身材。一切的一切都如画卷般吸引着我。眼前这个女孩是我上辈子想触摸却触摸不到的。她在电视里,我在电视外。她的一生是如此的悲凉。就如她的名字,灰原哀。仿佛秋天时的一片落叶一般。没有人呵护,没有人关怀。我看着眼前的女孩。一阵心疼的情感涌上心头。

  虽然说不出口,但是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念头。不管你在原来的世界如何。如今的世界有了我的存在,我便不会让你受伤。哪怕是让我粉身碎骨,我也绝不会退缩。

  “色狼,你看够了没有。”志保轻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啊嘞?你又没有抬头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我微微疑惑。因为志保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头看我。包括现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她也一直都在看着自己面前的课本。

  “因为我能感觉到你的目光一直都盯在我的身上。”志保依旧没有抬头。在课本上刷刷地写着。

  “嘿诶?你的感觉很准嘛志保。”我笑道。

  “那你还看。”

  “嗯。”我回答道。“因为我还没看够呀。”

  “色狼。”

  “。。。”我无语。“呐。志保。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叫我雪莉。”志保依旧低头做题。“我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因为。。。对了。今天静流姐姐都跟你说什么了?”我急忙转移话题。

  “她只是自我介绍而已。”

  “仅此而已?”

  “嗯。”

  “呐。志保。为什么这么晚了你还一个坐在这里啊?”

  “我说你啊。。。”志保合上了课本。抬起头看向我。“到底说多少次你才懂。叫我雪。。”话说到一半志保突然愣住了。她看着我时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讶。而后竟然有了一丝迷失的样子。

  “嗯?怎么了?我脸上有米粒吗?”我看着志保惊讶的脸一边说着还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没什么。”志保反应过来将头扭到一边不敢看我。甚至脸颊上还飘起了一丝红晕。我想起来了。我现在穿的是组织里发的黑色衣服不会是吓到她了吧?

  “啊。志保。是不是我穿这身衣服吓到你了吗?对不起。我马上去换掉。”说着我连忙起身。

  “不。不用。”志保轻说着。再次抬头看了我一眼,而后又瞥向了一边,脸颊更红的对我说道“你穿这身衣服很好看。”

  “啊嘞?”我惊讶。这丫头。。难道说。。难道说我换身好看的衣服她才会这样吗。。。我眯起了半月眼。果然。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啊。流风:作者啊。你tmd能不能坦率一点。作者:==b

  “是吗?呵呵。谢谢。”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了志保。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为什么这么晚了你会一个人在这里。明美姐姐呢?”

  “姐姐她在下午的时候被组织的研究人员派出去完成一个任务。说是去取什么资料。可刚刚却打电话告诉我今天晚上可能回不来了。要明天才能回来。”志保说着,眼中露出了担心还有着一丝孤单的神情。

  “那为什么你还在这里?不回去休息吗?明天可是还要上课的吧?”

  “嗯。姐姐她是本来说完成任务后就回来接我的。所以我一直坐在这里等。可是她却因为任务不能回来了。所以我才坐这里坐到现在”

  “接你?等?为什么要等?难道你受伤了?不能自己走回去?”我心里微微一颤。连忙站起身走到她身前查看她的腿。

  “嗯。今天我在图书馆拿书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摔伤了腿。姐姐把我扶到这里后便离开了。”

  果然。在志保的脚踝处缠着好几圈的医疗绷带。

  “你有没有看过医生?”

  “没有。我不喜欢那里的味道。而且我本身也是学的医学专业。打打绷带这种事情不用去医院的。”志保看我一直抓着她的脚有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