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回忆中的薰衣草香(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章回忆中的薰衣草香

  当天晚上,我躲在被子里,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着今天白天出现的那一幕幕场景。疑惑与懵懂之间,似乎还有一种羞涩的情绪浮现在了我脸上,入夜,睡不着的我和姐姐聊了很多今天的事情,见到我的样子有些旖旎,姐姐轻笑的打趣起我来。

  “志保?你是不是喜欢上冰了?”姐姐笑吟吟的声音落入了我的耳朵,却让我脸颊蹭一下的红了起来。

  “诶?!才。。才没有。”喜欢?那样的情感叫做喜欢吗?我不能准确的定义。但是,我并不讨厌那种感觉。

  “呵呵。能够喜欢上一个人是好事情。”姐姐似乎比我更懂得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情感。但是,后面。姐姐的话让我微微一愣。“但是,志保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你刚刚跟我说的这些,我一定会以为冰是一个shā rén不眨眼的恶魔呢。”

  “诶?”恶魔?姐姐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是在你后面走出房间的,当我看到冰时,他的眼神冰冷的可怕。我看到了那个被杀掉的家伙浑身的枪伤。看到了那个人断掉的胳膊,而冰当时竟然可以面无表情的面对这一切。但是当这一切结束后,他又以一个邻家男孩的样子对我们微笑着。。。”

  在后面的话,我几乎都已经把它忽略掉了。脑海里一直重复着姐姐刚刚的话语。恶魔,杀戮,毁灭的代名词。是,没错,这两个举动就是冰当时所做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我想了很久,回味着姐姐的话,以及冰最后的笑容。突然间,我似乎明白过来,在这样的一个组织里,或许。。不,一定,一定只有这样的恶魔,才能够活下去。但是,那样的笑容。以及他的做法。。。

  “姐姐,你说的没错,他就是一个恶魔。”我微笑着说道。“他是一个恶魔,却有着天使的羽翼,只不过那对羽翼的颜色是黑色的罢了。”是的,我这样坚信着。也会一直坚信下去。不是因为他的言语,也并非因为他的举动。仅仅是那个笑容。足以让我铭记一生的笑容就足以让我将这个信念坚持到底。

  第二天一早。早已养成的生物钟让我早早的醒来,惯性地去了卫生间洗漱,然后提早走出了大门。

  “早安~志保~”一个稚嫩的童音响在了我的耳边。回过头看去,只见在icewine的房间中,那个救过我一次的小男孩笑嘻嘻的出现在了那里。

  “嗯?嗯。早。”稍微愣了愣神,我才反应过来。对啊。icewine这个代号已经易主了,曾经那个欺负我的icewine已经不再了。而现役的这个icewine。。。

  “呐,昨天,你杀掉那个家伙的时候,说的是真的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嘴里问出了这句话,当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啊嘞?我有说过什么吗?”冰一脸茫然。可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这人真是的。

  “就是。就是你再杀他的过程中说的那些。”话后,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仿佛烧起来了一般。

  “啊,都是真的。”冰轻描淡写的说着。“其实我。。。”

  “7号?”话说一半。一个温柔的声音就在我们的耳旁响起。回过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淡huáng sè连衣裙的女孩子站在我们的面前,从年龄来看,她的年龄比姐姐还要大一些。原本还在想这个女孩子是谁,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女孩子就冲到了冰的身边,伸手将他抱在了怀里。一瞬间。我的心脏轻轻跳动了一下。这抹不舒适,嫉妒的情绪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觉得心情突然就变得好差。

  “姐姐,我们去吃早饭。”不在说什么,我拉着姐姐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怎么?小丫头,吃醋了?”食堂中,姐姐面带笑意的调笑着我。

  “哪有。”我蹙眉道。不在多说,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吃饭。

  “好啦志保。”姐姐笑着说道。“那个女孩子,应该是被冰调过去的。”

  “诶?”我疑惑,“姐姐怎么知道的?”

  “嗯,就像我陪着你一般。冰现在已经是正式成员了。所以他应该有自己的手下。”姐姐想了想对我说。“藤原木是gin安排在a原来那个家伙身边的。如果是冰的话,应该不会继续沿用。而昨天见到冰的时候,他穿的是病号服。也就是说,他在审核时受了伤。而那个刚刚到的姐姐,应该是在冰来到组织时一直照顾他的那个护士。因为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我闻到了一些消毒水的味道。”

  “这样吗?”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呵呵,所以我的小志保,你就不要担心了。还有哦,如果你真的对冰有好感的话,姐姐可是不在乎让你去倒追他的哦。”

  “姐,姐姐!”我的脸颊再次红了起来。

  “好啦,快点吃饭吧,一会儿你还要去上课的。”姐姐不在打趣我。将一块面包递在了我的手里。我也点了点头,加快了自己的吞咽速度。而后便匆匆地上课了。

  一上午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上课的时间,我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分心想别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在我拿着餐盘经过食堂时,却又看到了冰,同时也看到了他对面的那个姐姐。想了想明美姐姐的话。我原本想靠上去认识一下她的,可是半路,却听到了冰的话。

  “嘻嘻,那你可惨咯静流姐姐,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哦~”

  这小子,简直就是个sè láng胚子。暗啐他的同时,他似乎也发现了我。刚刚嬉笑的嘴脸立刻就收了起来。

  “志,志保。”他战战兢兢地向我打着招呼。

  “叫我雪莉。”我没有给他好脸色。

  “那个,那个。不介意坐在我的边上吧。”

  “不用了,那边有空位。”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有些心虚的情绪,我的心里露出了一丝窃喜。但是还是向前走了过去。背对着他,我坐在了距离他不远的位子上。将餐盘放在桌上,我的嘴角洋溢起了一丝笑容。有多久没有这样因为打趣他人而发自内心的笑过了?或许,如果不是冰来到了这里,我都忘记了,与别人说话,聊天,开玩笑也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午餐还在继续进行着,冰已经离开了这里,看上去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训练了。与我不同,他一定是由gin指导的那个最优秀的孩子。十个优秀的苗子里面只取一个。一到十号是金牌指导的孩子,十一到二十号出一个孩子,成为金牌指导的孩子的副手,二十一到四十号则是出两个助手,四十个孩子仅能存活四个。这样的组织,还真是可怕。

  “请问,你是宫野志保吗?”正想着。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我耳旁想起。回头一看,来人竟是那个早上与冰见面的那个姐姐。

  “是的。请问你是?”我下意识道。

  “你好,我是冰的手下。名字是白河静流。嘻嘻,请多多指教咯。”名为白河静流的姐姐丝毫没有居高临下的姿态,说话的感觉,就好像姐姐一般。温柔,祥和。

  “你,你好。我是宫野志保。”我有些拘谨的站起身来向她打着招呼。而她却是带着笑脸和我说笑起来。而她说的,大多都是自己为什么回来到这里。怎么来到这里。又如何认识冰的。而且这一切都是由她主动的说了出来,似乎能猜透我的心思一般,将我所有想问的东西全都说了出来。

  “所以哦,志保,从今天起呢,我就会和冰一样住在你们的对面,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哦。”一段对话后,静流姐姐对我眨了眨眼笑道。“对了,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去了。那么,再见啦志保~”

  “嗯,再见,静流姐姐。”很随心地,我喊了这个称呼。就好像自己的姐姐一般,和她的对话,我不会有丝毫的拘束。和她的聊天,我感到十分的放松。似乎两年间所忍受的痛苦都在这里两天内消失了一般。那层笼罩我的阴影,也因此而消散了不少。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下午,我一如既往地去了组织里的资料室。虽然下午没有课,但是我要把近期的知识在整合一遍,已好应付接下来的阶段kǎo shì,如果成绩不理想,我可是会一天不能吃饭的。来到资料库。我来到小学阶段的资料区。开始寻找我需要的资料。找了半天,最终在书架的顶层找到了一本我用得上的题库。

  从一旁搬来了专门的梯子,我慢慢的爬了上去。抓住了那本我需要的题库。翻开看了看,确定了自己想要的难度都在这本题库中。而后便慢慢地从梯子上爬下来。

  “对了,如果是他的话,是不是也要学习呢?不能只做一个杀戮机器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能不能和他一起。。”下来的同时,我想到了冰。奇怪,为什么我会想到他呢?难道真的像姐姐说的一般,我喜欢上他了?不,不可以这样,这个组织里不允许有这样的情感。而且。他也不知道能在接下来的日子撑多久。我晃了晃脑袋,想把自己的想法抛出脑后。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困惑,让我在下最后两个阶梯的时候,意外的踩空了出去。

  “呀啊!!”失去了平衡的我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脚踝处一阵剧痛与麻木刺入了我的神经。

  “嘶。。。”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坐起身才发现自己的小腿处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血口。鲜红的液体正不断地向外流淌着。而我的脚也失去了知觉,唯一能感觉到的就只有痛。

  疼痛不断地传入我的大脑,可周边的,同样处于这个区域的孩子们却只是冷冷地撇我一眼,有的甚至面带讥讽。却没有一个愿意伸手帮我的。

  “志保,你没事吧?”很快,一个心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姐姐,对了,我有告诉她今天我下午的行程,怪不得她会找过来呢。

  “嗯,我的脚似乎崴到了。”我痛苦道。

  “好深的伤口。”姐姐面带愁容的将自己的衣袖狠狠地撕扯下来,包在了我的腿上,然后将我扶了起来,向外走去。“志保,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我忍痛道。

  “唉。。。你这个傻丫头。”姐姐无奈道。“因为冰吗?”

  “诶?怎,怎么会!”姐姐是预言家吗?怎么一下就猜中了我的心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