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胁迫(1/2)

加入书签

  崔文君任安婆婆拽着自己的被子,她面上神色愈加冷凝,眼睛也微微眯起,良久后,缓缓开口,声音未见激动,那语气却仿若石子沉入冰湖的最后一刻,让人心头没来由地一坠。

  “你怕我杀会她。”

  安婆婆怔怔看着崔文君,崔文君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即便她离开玉衡殿十多年了,但她对崔文君的一些表情语气的变化,都还能有比较准确的解读。

  屋内是长久的沉默,直到烛台上的火苗爆了一下,安婆婆才回过神,沉沉地叹了口气。

  “她是个无辜的孩子,老奴自是不忍心看她遭受不幸,但老奴更怕,先生会一怒之下,做出令自己后悔终生的事啊。”安婆婆浑浊的双眼有些湿润,枯老的双手慢慢放开崔文君的被子,重新坐好,腰还是佝偻着,双肩亦是往下塌,“老奴知道,似安丘先生那等人,无论是说什么,都能说得让对方不得不信。可是,先生如今难道依旧对安丘的话确信无疑吗?先生,这终究不是小事,真的错不得啊!”

  “我当然不全信他,但他说的又确实让我不信都难。”崔文君看着安婆婆,眼里含着冰霜,“是我不甘心,其实早在十多年前我就该死心的,白纯那贱人一副蛇蝎心肠,苦心积虑偷走我的孩子,怎么可能还留她性命!更不可能她自己的孩子都死了,还能留下我的孩子!”

  安婆婆看着崔文君那样的表情,心头莫名一紧。

  崔文君微微附身,盯着安婆婆:“这件事,跟你脱不开干系,你若不想我用她的血来祭奠我那可怜的孩子。你就给我一个我能接受的理由!”

  安婆婆的手颤抖了一下,就连左膝盖似乎也开始痛了起来,苍老的脸上现出痛苦之色。她闭了闭眼睛,轻轻问:“先生想让我怎么做。”

  “我送你去他那,你想办法确认这件事。”崔文君收回身,冷冷地俯视她,“如果她真是那贱人生的。你也别妄想能瞒得过我。但若是在我知道之前,你死了,那么。我也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她一样活不成。”

  安婆婆怔了好一会,才道:“即便先生能将我送过去,安丘先生也定会猜到我的目的。”

  崔文君面无表情地道:“你若不想她死在我手里。就想法子办成这件事,你放心。我保证,安丘不会杀你。”

  安婆婆慢慢垂下脸,应下这件事。

  无论是为安岚,还是为崔文君。或是为她自己,她都不能拒绝这件事。否则,不仅安岚会有危险。崔文君也留不得她了,甚至崔文君自己。也会被这件事逼疯。

  ……

  次日,丹阳郡主陪清耀夫人用了早膳后,还不见方家的人过来,玉衡殿那也没什么消息传来。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静,似什么事都没有生过一般,她心里却反而更加忐忑,就连清耀夫人跟她说话,她也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清耀夫人自是看出她的心不在这,却也没说什么,招呼丹阳郡主同她一块在临窗长榻上坐下,就道:“你许久没有陪我下棋了,今日就下一盘,那些香谱先放一边去。”

  丹阳郡主依言坐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