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暗喻(1/2)

加入书签

  当香席上的人数不断减少,大家的玩笑声也跟着慢慢减弱,当留在香席上的人数只剩下五个的时候,香室内的气氛开始变了,嬉笑声也没了,亦不再有人出言奚落,取而代之的是大家的窃窃私语。这场斗香虽是以玩笑的意味开始,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主要是因为汾西班的金秀廉过来后,有人说他在香道上的造诣不低,因而几位公子哥儿便起哄着来一场斗香。

  斗香开始之前,没有人会认为金秀廉真的可以过五关斩六将,毕竟参与斗香的人当中,有几位本身就是香师。长安城有名的香师,其实绝大部分都是出自高门贵户,所以许多门第一般但家中富裕之人,为着能结交上那些真正的权贵,都会从这些公子哥儿平日里的爱好和消遣中入手。

  金秀廉是个戏子,并且还是个有名气的戏子,自然免不了会接触到一些权贵,因此为着能让贵人高看他,会在香道上下点功夫也是很正常的事。方玉辉这个年纪的世家公子虽还没有机会出去捧戏子,但他们或是从自家长辈那里,或是从朋友嘴里都会听到这一类的事,而捧戏子的那些人为着显自己的格调高雅,也会故意夸大那些戏子玩香的本事。

  所以,当金秀廉一次又一次顺利过关,现在甚至是直接面对四位世家出身的香师,香室内旁观的客人越来越惊诧的同时,好奇心也被越挑越高。

  “还真有几分真本事……”

  “知道他是跟谁相好?”

  “这次该输了吧,那四位可是正经香师。”

  “嘘……”

  五人斗香的第一轮,答案将揭晓时,丹阳郡主明显感觉到旁边的人都揪着一口气,最后结果出来,没有人出错,有人不由惋惜地叹了一声,却不知是叹他们几位在香道上的本事了得,还是叹金秀廉的运气足够好。

  第二轮,还是没有人出错。而至此,总的算下来,这场斗香已经持续了二十三轮,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这么长时间,不停地闻赏香品,嗅觉很容易会迟钝,即便是香师,也不可能真的做到百分百不出错。

  所以,第三轮,果真有人错了,但却不是金秀廉。

  周围即起窃窃私语声,居然将香师都比下去了!

  从香席上起身的那位香师脸色有些不好,不过片刻后,他面上又露出笑容,并对金秀廉揖手:“不知阁下这玩香的本事是同何人所学?真是好本事。”

  金秀廉也起身揖手,腰往下弯,谦卑道:“不过是凭几位大人的抬爱,让在下有机会学了些皮毛,不算什么本事,今日许是在下运气好,其实之前有几次,都是在下瞎猜的,不想是猜中了。”

  这话一出,那位香师的脸色果真又好看了几分,坐着的那三位香师也都相互看了一眼,而旁观的那些客人则都露出几分恍惚之色,当下就相信了这个说法,原来还是凭运气,难怪了。

  丹阳郡主却是一怔,她总觉得,金秀廉的话里其中带着暗示。

  “不知他说的那几位大人是谁?谁看过汾西班的戏?”

  “问什么,谁不知道咱这长安城,都有哪几位最喜欢捧戏子。”

  “王尚书,澹台公,霄郡王,镇西小王爷……据说还有两位驸马爷也都是戏班的常客。”

  “我知道霄郡王是汾西班的常客,郡王府里的堂会,几乎每次都请汾西班。”

  “我想起来了,三年前,这姓金的只是那汾西班里一个跑腿的,也爱唱戏,但是没机会上台,当时汾西班的红角是另有其人。”

  “我记得三年前郡王捧的可是那姓刘的戏班子,后来那戏班的那个角儿病死了,霄郡王才注意到汾西班。”

  “你们可听说,那汾西班原来的帮主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