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施压(1/2)

加入书签

  因为摔茶杯的声响,候在外面的八姨娘吓一跳,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进去试探地看了一眼。却见屋内并无紧张气氛,那一老一小两人都好端端坐着,地上碎了的茶杯靠近景公这边,但景公面上也并怒容,那姑娘面上也只是露出微微吃惊的神色。

  “这杯子太滑手,是我疏忽了。”八姨娘不知景公因何而摔了茶杯,此时的沉默又是因何,便笑着走过去,给搭了个台阶,“正好前几天公子给府里添了几套天青色的茶具,胎质似玉,正好配这金坛雀舌。是齐大家的手艺,据说谢家也定做了两套,只是比咱家公子慢了一步,齐大家是催不得的,即便是谢家,也只能乖乖等到下半年。”

  见八姨娘要蹲下去,景公便道:“叫丫鬟进来收拾,那套茶具,一会给安岚带一套回去。”

  八姨娘一边唤丫鬟进来,一边顺着景公的话笑道:“本就给安姑娘备着呢。”

  丫鬟进来收拾妥当,同八姨娘一块退出去后,安岚才开口,不过此时她面上的神色已经平静,只是手心却悄悄握紧了:“公子还能坚持多久?”

  景公打量着眼前的姑娘,晨光落在他浑浊的眼睛里,沉淀出无声的岁月和内敛的风华。晨光也落在她脸上,睫毛被染上淡淡的金色,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折射出一抹清亮的弘光。

  如今,岁月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但现在,时间于她来说,却是最好的养料。

  景公轻轻一叹。这个老人,叹息的声音,却并未给人丝毫无奈的感觉,只是对既成事实的一种接受,但接受却不等于妥协。

  “他能给你多少时间。便是他能坚持多久。”

  安岚脸色微白,手心再次握紧:“公子,只给了我一年。”

  他说,给她一年时间,让她迈入大香师之境,其意。原来是在此。

  仅一年时间!

  他未明说,是不想再给她添压力,但景公却必须要施压,因为景炎能不能度过这个生死之界,要看她能不能顺利迈入大香师之境。

  景公缓缓开口。苍老的声音沉着而有力:“那就一年内,无论如何,成为大香师。”

  大香师之位的交接,若没有上一任在场,必将起乱。

  当年不满十七岁的白广寒忽然被送上那个位置,天枢殿一样濒临大乱,但有白夜在场,即便十面埋伏。白广寒最终还是顺利坐上那个位置。只要坐上了,权力便拿在手里,只有拿住了。才能握得稳。

  所以,即便第二日白夜就失踪了,却谁也不能把白广寒从那位置拉下来。

  ……

  安岚从景公那里出来后,脊背依旧带着寒意,两手的手心里也满是汗渍。昨夜的经历,她隐有猜测。但却不敢往如此地步去猜想,可事实。却偏就是这样!

  八姨娘瞧着她脸色不好,心里纳闷。便问:“姑娘可是不舒服?”

  安岚摇头:“公子这会儿在哪?”

  八姨娘道:“应当在朝花厅那边,姑娘是要找公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