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说出(1/2)

加入书签

  景炎问她这句话时,微微侧过脸,外头的雪光落在他脸的另一侧,有那么一瞬,雪光隐去了他唇边的笑意,也隐去了他身上的亲和力,隐隐露出他藏在笑容下面的寒刃,不张扬,不急躁,平静,冷漠,淡然。那样的表情,如此熟悉,以至于放在眼前的人身上看起来,像是个错觉。

  安岚只觉得心脏猛地一跳,迟疑了许久,终还是将那个疑问压下去。

  景炎放下茶盏,动作随意而优雅,静静看了她一会,再问:“怕了?”

  安岚与他对视片刻,轻轻摇头。

  他问她这句话,已经不是第一次,她记得广寒先生的第一轮晋香会,他就曾问她,是不是怕了,若是怕了,可以马上退出。后来,还有数次,也问过类似的话,并且问话的同时,也总是给她别的选择。

  每次,她都没有退缩,虽也是她的本意,但很久以后,她细细回想,才明白,这个男人,其实本就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

  因为,似他这样的男人,以这种方式问你怕不怕时,他深邃的眼神,以及他唇边的浅笑,看起来那么强大又那么悲悯,如天造地设的温柔井,没有一个女子会说害怕,更不会选择退缩。

  安岚摇头后,忽然问:“只是,我有一事不明。”

  “何事不明?”

  安岚想了想,才道:“是不是,同先生直接说比较好?”

  景炎微微挑眉,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了敲:“不能对我说?”

  “也不是……”安岚忙道,“我只是觉得,公子是不是多虑了,只要广寒先生在。即便我真有什么意外,先生不也一样可以再寻新的继承人。”

  景炎看了她一会,笑了。然后轻轻摇头:“你以为一位合适的继承人有那么容易寻到的吗,或许这世间有如你这般天赋的人还有不少。但是,白广寒不一定都能碰的上,那样的几率太小,要耗费的时间太长,他也没有那么多力。”

  安岚垂下眼,景炎站起身,走到她身边:“他们或许会对你下手,直截了当。也或许会想办法影响你,控制你。当然,无论是谁,轻易都不会动手,在这里,只要有人表现出异样,就有可能会被白广寒发现,所以,相对来说,你又是极安全的。”

  如此复杂。安岚微微凝眉,景炎公子又接着道:“若是能影响到你,对他。或是他们来说,事情便更简单了。”

  安岚抬眼,有些不解。

  景炎不带温度地笑了笑:“到时,只要白广寒不在了,天枢殿便是他,或是他们的了,到时景府也不能例外。”

  他说这句话时,明明是用很平缓的语气,安岚却觉得心头猛地一跳。

  “明白我的意思吗?”景炎微微弯下腰。低下头,看着她。此时。他的脸近她近得甚至能令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安岚觉得面上有些热。但却未往后躲,而是也直直地看着他。

  一会后,她脸色一变,开口道:“公子,金雀和安婆婆可还好?”

  景炎直起身,看着她道:“听说也上进香殿,应该用不了多久,你们便能见上面了。”

  “进了香殿?金雀和婆婆?”安岚诧异,“是哪个香殿?”

  “柳璇玑指名要了金雀,崔文君则将安婆婆带去了玉衡殿,百里翎很痛快地都给了。”

  “柳先生要金雀!为什么?”安岚怔了怔,随后又问,“崔先生,为何要针对我?还是,与公子说的这事有关?”

  “既然无法确定是谁,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