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反击(1/2)

加入书签

  “小可去厨房那了。”小燕道出这句话后,遂觉得小可过去的时间似乎有点长,往日这个时候星月居已经摆好饭了,便又道,“奴婢去看看。”

  赤芍没有反对,小燕放下手里的茶盏,就退了出去。

  安岚也沉默地退了出去,却没有离开,而是守在星月居门口。

  “姑娘,你真的将那些证据都交给赤芍侍香了?”蓝靛见她出来,问了一句,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道,“那都是原件,您就不担心……万一被销毁了?”

  源香院常年跟香农打交道,底层的关系很深,所以在打探消息上一套属于自己的法子。但在这件事上,源香院能查到的东西终究有限,安岚拿到的那点儿证据,仅仅能证明小可暗中跟外人往来,擅自传递天枢殿的消息。至于小可的主使者是谁,那些消息又是传到谁手里,小可如何拿到天枢殿的消息等,都查不到。

  不过,这对于天枢殿来说,算是意外收获了,若不是因为李小梅,若不是安岚当即就盯上李小梅,没有错过时机,小可也不可能会暴露。

  听得蓝靛这么一问,安岚只是微微摇头,面上并未有担忧之色。

  不是不担心赤芍会不会毁掉证据,而是,无论赤芍是否毁掉证据,她都不会担心。小可在天枢殿内只是个不甚起眼的侍女,如今得知其有异心就已足够,要如何处置,全凭天枢殿的意思。或是赤芍,或是殿侍长,也或是广寒先生,甚至别的谁,很可能只需一句话,就能决定小可的命运。

  那些证据重要吗?寻到她手里的时候很重要,因为那代表的是她的能力;交出去时也很重要。因为那是她要传达的讯息;但交出去之后,就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而所谓的证据,很多时候所起到的作用是。在有第三方主持的情况下,矛盾双方处在同等阶级,或是某一方处于劣势时,证据就成了决定成败的力量。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证据的留存还是销毁,对安岚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蓝靛是景炎的人,就等同于广寒先生的人,这一整天。安岚做过什么蓝靛都清楚,那么,只要广寒先生想知道,自然不会错漏丝毫。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对这份证据,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对赤芍来说,都是意义重大。

  故而,刚刚安岚从赤芍那里离开,没有任何负担。

  赤芍反感她,今日甚至没有避开蓝靛。直接表达出对她的不满。事后她略一思索,即明白赤芍当时之所以当着蓝靛的面对她说那一番话,目的就是要通过蓝靛的口,转达给景公子或是广寒先生,她只是个满腹算计,为了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比起丹阳郡主的光明磊落,她的表现未免太下作。

  她在天枢殿还未立稳脚,就得赤芍如此不满,这令她极为不安。

  赤芍在天枢殿有很大的权利,她几乎可以预见。以后的日子,她会得到赤芍给予的很多“照顾”,而她,绝不能让事情发展成这样。

  因此,自得知那个出卖消息的人是赤芍身边的侍女后,她在这件事上就有了新的主意。揪出小可,无论赤芍是否参与其中,赤芍都将处在一个既尴尬又危险的境地,而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若赤芍想证明自己没有参与其中,就一定会公开此事并秉公处理,而此事只要公开,大家就都会知道,是谁揭发这件事。所以,日后只要赤芍针对她,都可以让人理解成蓄意报复。

  赤芍若能渡过此关,并且不想继续声名受损,即便心有怒气,也不会着急下手,如此,她便给自己争取了时间。

  片刻后,安岚忽然问:“蓝靛姐姐可知道,小可在赤芍侍香服侍多长时间了?”

  “似乎有四年了,说起来,她们俩的情分不浅。”蓝靛想了想,接着道,“我记得有一年赤芍病了,躺在床上一个月,当时大家都以为赤芍要失势了,连她身边那几个侍女都想着另寻出路,就小可一个人夜夜守着,日日不断地给她煎药,替她忙前忙后的,一直到她病愈,所以自那后,小可便成了赤芍的心腹。”

  安岚微微点头,那两人的关系愈加密切,这件事对她姬愈加有利。

  蓝靛看了安岚一眼,迟疑了一会,又道:“安岚姑娘,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

  安岚转过脸:“担心什么?”

  “赤芍手里的权力比你想象中的要大。”蓝靛忽然笑了笑,面上露出看戏般的神色,“你这样做,可是将她得罪狠了,就一点都不担心她会对付你。”

  安岚低下头垂下眼,因她比蓝靛略矮的关系,所以从蓝靛这个角度看过去,她这个动作显得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