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古代的日子第11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心心的事情,让妾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一个额娘会这么讨厌或者说是恨自己的儿子,乃至于想让他断子绝孙。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你们之间有恨,很深的恨意,但是爷您是她的儿子,并且是她的长子,不管怎么样,哪怕是在平常百姓家爷最多也就是冷言冷语,不理不睬,漠不关心。更何况这是在皇家,皇家的子嗣都重要,这些是要做给上面看的,那么德妃娘娘为什么要冒大不韪做些事呢?爷。”叶赫偷看了一眼胤禛没有变化的脸色,咽了一下有些干的喉咙,那拉氏随手把自己手里的茶递给叶赫,叶赫接过茶讨好的冲着那拉氏笑了笑,一口气把一杯茶都灌了下去,粗粗的踹了一口气,接着说。

          “小心心死的时候我在她身边,那种血脉消失感觉让妾永生难忘,可是就是这种感觉,妾却从来没在爷和德妃身上感觉到过,以前是不明白这是什么,小心心的死让我明白了,只是妾一直没想通为什么在你们母子身上没有?哪怕是隔了一代的太后和爷都有种感觉,偏最为深厚的母子没有,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当然这只是妾的感觉,真要印证还的要爷亲自去查验。”叶赫的心咚咚直跳,被子下绞着的手指都快要绞断了,染着红色蔻丹的长指甲早就被齐根掰断了,指头渗出来的血已经都干巴了,叶赫也没有现,应该说三人都没现。

          胤禛半搭着眼皮,也不知道看向哪里,密密的眼睫毛在脸上映出淡淡的光阴,紧紧抿着的嘴唇有些白,端着茶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而白。叶赫看着这样的胤禛心里叹息了一下‘谁也受不了自己的亲妈突然变成仇人的事情吧。’那拉氏只是担忧的默默看着胤禛,她有些了解这个男人,现在的他是不需要任何安慰的。

          房间里一时间就这样静下来,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没有动。房里静的仿佛是一座坟墓让人窒息,就在叶赫感到自己快要奔溃的时候,一个极轻的声音在叶赫的耳边响起,打破了这一室的静止。

          “你的感觉是什么呢?”胤禛声音仿若从九幽深渊飘出来的冻人魂魄。

          “什么?”叶赫有些个恍惚,那拉氏连忙在边上拉了一下叶赫的衣袖,叶赫回过神来。

          “这个啊,是大和尚教的一种功法,可以感觉到危险,只是妾一直不爱修习所以才会”叶赫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低下头继续绞着自己的手指。

          “什么功法?”

          “就是功法啊,大和尚没又说名字,只是让我练,我觉得没意思所以才会一直功力低下,都感觉不到什么。”叶赫开始装傻了。‘反正用大和尚的名义给你送过药,你也是相信有这么个人的,让教是教不出来的,其他的你自个儿去验证吧。’叶赫的心里偷笑着。

          “又是大和尚,去把这个大和尚给我找出来。”胤禛终于火了。

          “爷,妹妹这会怎么能出去呢,等她大好了在去找吧。”那拉氏温柔的按住胤禛的手,转头面想叶赫“妹妹,你就不能联系上大和尚吗?还是有其他什么方法能告诉爷,让爷去找。”

          叶赫看着温柔对待胤禛的那拉氏,面对自己言语的挤兑那拉氏,心里暗自赞叹,影帝级的高手,看看这转换真真是不露一点痕迹啊。

          “爷,妾真的是联系不上大和尚,只小时候见过一次,就在也没联系了,上次给您解药都是大和尚自己给您的呀,妾都没听过大和尚到府里的消息。”叶赫惊慌的跪在床上,两手抓住胤禛的衣角,又用精神力把脸逼得通红。

          胤禛看着抓住自己衣角的这双血迹斑斑的手,心里其实也很矛盾,从昨晚听福晋说起到今天去请御医,胤禛其实就已经决定了让叶赫死去,这个女人古怪的地方太多了,胤禛心里有些惶恐。现在再一次听叶赫提起大和尚,提起送解药的事情,胤禛迟疑了,或许真有这么一个修为高深的大和尚呢。胤禛看着这双紧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因为用力指甲断裂处又开始出血了。

          “放手,一点规矩都没有,看看你的手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下面的人是怎么伺候的。”胤禛随口训斥叶赫几句。

          叶赫尴尬的把手放下,献媚的冲着胤禛笑了笑,有缩回床脚坐着。叶赫就在晕晕乎乎中逃过了她这一生中最大的一次生存危机。

          那拉氏听胤禛这样一说也明白了,自家爷放过了这个女人,那拉氏这会也纠结着,说不清楚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堵了口气在胸口。

          “爷”那拉氏柔柔的叫了一声,胤禛抬起眼看了过去,那拉氏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胤禛还有没有什么要问。

          “大和尚要是在联系你,立刻跟爷回禀。还有你那个什么功法,默写出来交给爷。”胤禛没有看叶赫,冷冰冰的说完起身离开了卧室。那拉氏摸了一下叶赫的脸,说了一句“妹妹好好养着,有什么需要就让人回府找我。”便急急的跟上胤禛的脚步离去。

          吴麽麽和碧儿在门口跪着送走了胤禛夫妻二人,进房间就看见叶赫,翘起屁股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上,身子下面紧紧裹着被子,两只手使劲的锤着枕头,还出‘啊~~啊~~’的尖叫声,只是嘴捂在枕头上声音不在清亮,反而沉闷不已。吴麽麽和碧儿对看一眼,对着摇摇头,对自己伺候的这个主子已经是无奈至极。

          碧儿快手快脚的收拾屋子,吴麽麽站在床边努力的把叶赫身下压着的被子扯出来,盖在叶赫身上。“主子,庄子里凉,你要多注意着点,小月着凉可不是闹着玩的。月子里烙下毛病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叶赫翻过身,转脸对着吴麽麽憨憨的笑了两声“麽麽,我想起来坐会,就一会可好。”

          吴麽麽张了下嘴复又闭上,无声的叹息了一下,伸手从叶赫的肩下穿过扶起叶赫,随手拿过一床被子放在叶赫背后垫上。“主子就在床上坐会吧,等喝过药在睡会吧。”吴麽麽看着今天今天四爷和福晋过来的架势,这个从四爷开府就到了雍亲王府的包衣奴才怎会不明白,自家最大的主子动了杀机。可是自己面前这个还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傻人有傻福啊。吴麽麽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这个傻乎乎的主子了。

          胤禛和那拉氏回了雍亲王府,在二门就分开了,胤禛直接去了自己的小书房,高无庸尽职尽责的靠站在门口,不一会就听见书房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的声音,还有如同受伤野兽般的嘶吼。高无庸刚想推开门进去看看,就听见一声“滚”,还有随之而来的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高无庸一缩脑袋那东西便砸在门上了,高无庸连忙关上门,小声的喝走了外面伺候的小太监。

          那拉氏回了自己的院子,阴沉的脸色让沿路见到她的人都退避三舍,院子里伺候的丫头们行过礼看着那拉氏进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房门,便一哄而散,只不敢跑出去,都回了自个儿的地方呆着。喜麽麽和红翡上前便要扶着那拉氏,那拉氏一掌掀开两人的手“出去”喜麽麽和红翡都楞了,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出去,怎么我的话不管用吗?”那拉氏的声音透着狠厉,喜麽麽和红翡连忙出去关上房门,坐在不远的蹬子上两人面面相窥,不约而同的看着紧闭的房门。随即房里传出来打破东西的声音,喜麽麽的心里一紧,坏了,今天多宝阁上摆了已经皇太后赏下来的羊脂白玉如意,这个要是摔了可是件大麻烦。

          大半个时辰后,胤禛的小书房没有在传出来任何声音,高无庸只隐约听见一阵阵野兽的呜咽声,支离破碎,透出来的伤心绝望让高无庸这个端了七情六欲的半残之人都觉得心疼。

          那拉氏的院子清风哑静,仿佛刚才传出来的物品破裂的声音都是幻听,喜麽麽和红翡觉得今天的福晋和往日不太一样,都没敢上前推门问问出了什么事,两人焦急的等在门口,等着那拉氏的呼唤。喜麽麽到底还是心疼这个自己奶大的姑娘,在红翡哀求的目光中,硬着头皮把门推开一条缝,悄悄的伸头进去,一看之下喜麽麽差点叫起来。屋子里没有一件东西是整的,除了福晋因为力气小弄不动,都换了地方换了样子摆设。那拉氏铁青着脸站在一堆垃圾中间,头散了,钗环松了,画的美美的妆容花了,整张脸扭曲的不成样子,眼里的杀气和戾气让人不寒而栗,手指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掉在地上,原本带在手上华丽的指套也不知去向。这样的那拉氏是喜麽麽从没见过的,也是陌生的,喜麽麽张张嘴就是没敢出声,悄悄的关上门,退了出来顺着门边滑到地上坐着。

          正文68第68章

          夜晚的乡下的庄子异常宁静,虫鸣蛙叫格外的悦耳动听,漫天的的星辰不停的闪烁,这些在叶赫的眼里都变得分外的动人,叶赫突然有了想要吟诗的感觉,可惜叶赫童鞋张了半天的嘴没有念出一句来,不能念诗那就唱歌吧,叶赫童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唱什么,叶赫微微的有些哀怨。不过她的心情还是很好,怎么也压不下去想要高声欢呼的冲动,叶赫用枕头堵着嘴闪身进了空间,甩开枕头大声的尖叫,在花海中又蹦又跳的,双手拽着身边的盛开的鲜花使劲的拉扯,也不知道破坏了多少花,很久之后,叶赫终于累了。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只是嗓子已经在尖叫的时候就斯哑了,这会儿的与其说是哭声,不如说是嘶鸣。

          叶子静静落在叶赫的肩上,用自己毛毛绒绒的小身子轻轻的蹭着叶赫的脖子。叶赫抓住叶子的小身子,额头死死的顶着手里叶子,疯狂的喊着“心心,额娘的女儿,你看啊,额娘在给你报仇了,你千万别走远了,等看过害死你的人的下场在去吧,心心,是额娘没用,没有保护好你,心心,我的女儿”叶子看着疯狂的又哭又笑的叶赫小脸的露出一丝丝不忍,它也只能静静的依偎着叶赫,给叶赫一点点无声安慰。

          天色已经很晚了,雍亲王府胤禛的小书房内已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偶尔的一声压抑的抽泣声,表示屋里还有人。慢慢的连抽泣声也听不见了,站在门外的高无庸都已经靠着门打瞌睡了。恍惚中高无庸听见有人在叫他,连忙站直了身体,侧耳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是的,屋里的人在叫高无庸,高无庸在门外应了一声“爷”。

          “让人把屋子收拾一下。”胤禛冷清的声音在高无庸的耳边清晰的响起。

          高无庸裂开嘴无声的笑了“是,奴才这就办。”高无庸叫来小太监,提着身边准备好的灯笼进了书房,高无庸淡定看着一屋子的残骸,但凡入眼处都是满目疮痍,这里现在已经不能叫书房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堆,胤禛就站在这堆垃圾的中间,一身冷冽的气韵看的高无庸两眼直冒小星星。打住打住,又写偏了高无庸仔细的照着胤禛脚下。

          “让人把书房里的东西搬到内书房去,你亲自盯着。”胤禛冷冷的对着半空中吩咐。顺手接过高无庸手里的灯笼,一个人往内院走去。

          胤禛走进福晋的主院就看见,奴才们跪了一地,喜麽麽和红翡跪在门口不停在喊着“主子息怒。”

          看见胤禛过来,喜麽麽和红翡吓坏了,哆哆嗦嗦的趴在地上大声的喊“给爷请安,爷金安。”

          胤禛没有说话也没有停顿,推开门进去了。胤禛带进去的灯笼微弱的光芒照射下,胤禛看见地上满地的碎瓷器,自己的福晋蜷缩成一团坐在角落。

          “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收拾。”胤禛冷冷的说。

          “嗻”喜麽麽和红翡连忙爬进来,红翡赶快把灯点上,喜麽麽扶起自己心疼了一辈子的福晋,就要往里屋去。胤禛放下灯笼,伸手从喜麽麽手里接过昏沉沉的那拉氏,抱着她进了小侧间。喜麽麽接过小丫头打来的水,支走了小丫头,亲自动手帮那拉氏净面,红翡端着两杯热茶放在胤禛夫妻中间的小桌子上,默默的和喜麽麽退了出去。胤禛没有说话,只是眼底晦暗不明的看着那拉氏,良久胤禛把桌上靠近那拉氏的茶又向着那拉氏推了一下。那拉氏端起那杯茶,看得出来,那拉氏想竭力镇定下来,可是手还是有些抖。

          “爷,会查清楚的。”

          “查?爷,我认定钮钴禄氏说的是真的,想想也是,要是我的儿子在怎么和我不亲,我在怎么讨厌不喜,可是我不会想要让他断子绝孙。爷,要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还在,您现在应该已经做玛法了。我们三十年的夫妻了,就这么一个弘辉,还是我挣命生下来的,就是生弘辉也是被下了绊子的,要不我怎么会后来不能生。爷,要知道我的身子一项是很好的,要不是钮钴禄氏我可能连一个孩子都没有了吧。您还想什么呢?”那拉氏哭泣着,歇斯底里的述说,那张本就不是很美丽的脸越见扭曲。偏胤禛看着这样那拉氏觉得好看,他觉得这样的那拉氏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帮他管家的木偶,只会对着他笑。

          胤禛站起来,第一次主动抱住那拉氏,这是他们成婚三十年来除了新婚的那两天外,第一次主动拥抱那拉氏

          那拉氏被胤禛抱住的瞬间僵了一下,立刻就放软了身子,用手环住胤禛的腰,把头死命的顶在胤禛的肚子上放声大哭,泪水一会就湿透了胤禛的衣服。透过衣服胤禛还能感觉到眼泪是滚烫的,一直烫到胤禛的心里,深深的烙下一个印记。胤禛笨拙的安慰着那拉氏,手拍着那拉氏后背,可惜用力太大,那拉氏感觉到疼痛不依的扭了一下,靠在胤禛身上闷闷的说了一声“爷,疼。”胤禛的僵化了,难堪的想要抽身离开,那拉氏用力的抱着胤禛的腰不放手。夫妻二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

          “好了,不要做小儿女态了,叫人看了成什么样子。”随着胤禛淡淡的一句话,打破了这难得的温馨瞬间。

          那拉氏虽然还很眷恋这一刻的温暖,也还是知道这些东西在皇家是行不通的,也还是松开了手,用手绢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这件事一定查清楚,如果爷真的不是德妃的儿子,那么爷是谁生的,宫里有孩子降生是肯定瞒不住的。再说就是查出来也要知会皇阿玛的,要不咱们谁能动德妃。这段时间你照常进宫请安,不要有任何动作,一切等爷查了再说,孩子们就不要让他们进宫了。”胤禛冷清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血腥。

          那拉氏乖巧的点点头,她知道这是关键时候,她不能添任何麻烦。“爷,您看钮钴禄氏哪里,那个大和尚是真的有吗?”

          “留着她,可能还有用,说不定她真的是有大佛缘的人。至于那个大和尚,爷也查了这些年了,也没查出来。可是那年的解药有这么解释呢?”胤禛最困惑就是那一次解药的事件,如果不是那次,就叶赫那不会隐藏的性子早就被胤禛抹掉了。叶赫童鞋再一次的逃过一劫。

          叶赫在空间里哭够了,喝了几口灵泉水润了一下干涩的嗓子,无力的仰躺在小溪边,两眼无神的盯着空间里柔和的天空。叶子坐在叶赫的胸口上,严肃的看着叶赫。

          “你知道吗?刚才四爷对你起了杀意。”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我起了杀意,但我知道,以往有些异于常人的我,他可能会忍耐下来,毕竟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和他的家人,但是现在我知道这个大秘密,并且还告诉他,他就一定会干掉我,唯一的变数就是当初我们无意借用的那个大和尚。”叶赫的黯哑的声音透着冷漠。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给他功法?”叶子不懂了。

          “功法?哼!他能修炼么?”叶赫冷笑一声。

          “不能,这个世界的灵气太少了。你是说”叶子恍然大悟。“人类真是狡猾”

          “不狡猾只怕连骨头都没有了。”叶赫的声音现在冷的能冻死人。

          “那德妃哪里?”

          “等胤禛查了过后自然就见分晓了,放心,胤禛那人心比针尖都不大不了多少,他会报这个仇的。再说德妃现在也不是德妃了,她已经失了圣宠,就像去了爪牙的老虎,看着吓人伤不了人的。唯一要小心的是十四爷胤祯”

          “你们人类真是复杂。你快出去吧,门外有动静了。”叶子提醒着。

          叶赫闪出空间,其他的都不怕,这个秘密可是严加保护的。叶赫躺在床上听着床罩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是小丫头们在准备她起床用的东西。透过床罩的缝隙有微弱的光线投进来,叶赫这会的样子还真是不能被人看见,两个眼睛肿的像两个灯笼鱼的眼睛,面青唇白的让人看见指不定叫‘鬼’呢。叶赫翻了个身,面向墙壁躺着,闭上眼开始睡觉。叶赫觉得今天她一定会睡的很好,今天她里的小心心一定不会哭,因为她额娘在给她报仇了,叶赫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慢慢的进入乡。

          胤禛夫妻这个晚上也没有睡着,两口子躺在床上像是在烙饼一样,翻过来翻过去的,折腾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胤禛就起床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上朝去了。见过胤禛的大臣和宗亲们都认为是雍亲王府得宠的侧福晋真的都是快要不行了,没见雍亲王都熬成这样了。胤禛莫名其妙的看着大家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倒是让胤禛心里暗暗不安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德妃又开始出什么幺蛾子了。咦!雍正帝的疑心病莫不是从这个开始的?弄得整个早朝气氛都怪怪的,连康师傅都惊动了,匆匆结束早朝把胤禛叫到御书房准备开导一下。

          正文69完结啦!

          胤禛看着捏在手里的资料和放在书桌上的证物,从喉头里传出来几声闷笑,原来自己一直在认贼做母,自己这些年的忍耐和付出都是为了一个害死自己额娘的女人。胤禛看着书房里那副挂在墙上的‘戒急用忍’的横幅,努力压下了心头怒火,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闭上眼在心里仔细推敲了一下应对之策,拿上所有的资料和证物,带上高无庸忘皇宫走去,越接近皇宫胤禛的心里就越是清明。胤禛递了牌子,等待着康熙的宣召,要是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康熙都会再半个时辰后宣召请见的皇子。

          “儿臣见过皇阿玛,皇阿玛金安。”胤禛跪下行礼。

          “起嗑吧,老四,这会递牌子可是有什么急事?”康熙坐在御案后,放下手里的折子看着胤禛。

          “皇阿玛,儿子,儿子”胤禛语带悲苦有些哽咽,眼圈也红了。

          康熙见了心里有些奇怪了,这个儿子最是面无表情了,今儿怎么好像受了很大委屈。“是有人给你委屈了?慢慢说,皇阿玛给你做主。”康熙其实还是很关心自己儿女的,只是身在这个位置,他一直都牢记了皇祖母孝庄文太皇太后的那句话,‘帝王不可以有喜好,更不可以动感情。’于是所有康师傅便换了一种令人深恶痛绝的方式来关爱自己的这些个儿女们,那就无休止的的折腾。

          胤禛把手里拿着的东西交给高无庸检查后放在了康熙面前,康师傅疑惑的打开,看了两眼后,脸色铁青的吩咐“所有的人都出去,李德全你亲自守着门,百米之内不准人接近,朕今日不见人任何人。”李德全示意所有的伺候的宫人离开了御书房,关上门出去让值守的侍卫也远远的离开了御书房,自己靠在门口的柱子旁守着。

          “老四这些东西哪来的?”康熙阴森森的问着。

          “皇阿玛,儿子死罪。当初小心心的死的时候,吧啦吧啦!事情就是这样的,儿子便查了一下,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皇阿玛,儿子,儿子”胤禛也憋不住的掉了几滴眼泪。

          康熙拿着东西的手在抖,想到那个抱着逝去小婴儿的表姐绝望的眼神,自己都这个又有铁石心肠的帝王心的人都忍看。自己明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却一直等到了她就要死去的那天才给她。连她的儿子自己也给了伤透她的女人。康熙瞬间衰老了很多,自己明明最喜欢就是这个有着温婉笑靥的女人,为什么现在成这样了,这几十年来自己枕边竟是睡了一条毒蛇。

          “你出去吧。”康熙衰弱的挥挥龙爪,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胤禛嗑了三头,退后几步转身离开御书房。不是胤禛不想争,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还得在等啊。胤禛捏紧拳头,心里暗自誓‘皇额娘,儿子绝不放过那个贱人。’

          第二天宫里皇太后下懿旨‘贵人乌雅氏冒犯太后贬为庶人,打入冷宫。皇四子胤禛改玉牒为孝慈仁皇后下。十四阿哥胤祯改玉牒宜妃。’不好意思哦,伊儿是不会写这种东东。前朝后宫一片哗然声,这太惊人了,后妃被打入冷宫的不是没有,但这样连名下皇子都过出的就惊人了。德妃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大罪。没人打听到原因,只知道雍亲王见过皇帝后,皇帝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就去慈宁宫见过皇太后,一个时辰后,太后就下了懿旨。

          胤禛在书房接到消息,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话语,淡淡的点了点头,有接着看他的折子。只让高无庸去告诉福晋被些酒菜,晚上去福晋院子。第二天雍亲王府的男女主子都没能按时起床,高无庸去给雍亲王爷请了病假,福晋当天也没能处理府务。夫妻俩都揉着额头叫头疼,小口小口的喝着喜麽麽准备好的醒酒汤。

          叶赫得到消息已经是三天后了,叶赫让吴麽麽准备了祭祀用的东西,带着碧儿悄悄去了小心心的墓地。回来后让吴麽麽回了一趟雍亲王府带了一句话给胤禛‘不要让她死了。’

          那拉氏履行了她的诺言,在这几年里常常让孩子们去庄子上陪她,弘辉被叶赫嘴里的描述的世界吸引,有了出海到西方看看的意愿,叶赫再乘机诱导了一下,弘策便去磨动了康熙,出去看一下大清江山,顺便偷溜出海了,几年里偶尔有信件回来。叶赫重点培养了弘历对金钱的观念,免得出现一个败家子,最重要的是叶赫不想人说这个败家子是她生的。顺便告诉了弘历,赵敏的那句名言‘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顺便让那拉氏教会弘历对女人态度。

          康熙六十一年春,叶赫终于从庄子上被接回了雍亲王府,这一年十一月康熙驾崩于畅春园。一阵忙乱后,叶赫连同胤禛的其他女人被打包送进宫,按照各自的位分分别册封。叶赫很荣幸的母以子贵被封为熹妃,住景仁宫成为一宫主位,位分仅低于那拉氏皇后、年贵妃以及齐妃李氏。

          时光如白驹过隙,仿佛就是一转眼的事,就到了雍正十三年,雍正尽心尽力的为国劳心,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已经躺在龙床上,还在让人念着折子。叶赫已经很久没见过胤禛了,这十三年来叶赫一直尽量避免出现胤禛面前,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胤禛除了在看见孩子们的时候也几乎想不起来叶赫这么个人。倒是皇后那拉氏对叶赫不错,是的,那拉氏没死,就因为当初那颗解药,叶赫倒是问过叶子这个问题,叶子也没有回答出来,只说了一句,反正雍正在位时也没有活着的第二位皇后。于是叶赫也就放下了那拉氏会不会让法则崩溃的事。

          雍正十三年七月的一个晚上,叶赫悄悄的进了雍正居住的九州清晏见到了胤禛。

          “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叶赫行了请安礼。

          “你来干什么?出去。”胤禛实在不想见到这个诡异的女人,留她一条命已经是开恩了。

          “臣妾来见您当然是有要事跟您讲。”叶赫还是不紧不慢的。

          “说”胤禛冰冷的吐出一个字。

          叶赫看了看四周伺候的人,胤禛看了一眼已经年迈的高无庸,高无庸默默的带走了宫人,关上门守在门外。

          “皇上,请恕臣妾无理,臣妾要讲的话可能有些不可思议。”叶赫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切。“事情就是这样的,您有两个选择一是退位,您还可以活下来,二是过几天您驾崩。我来的目的,是因为我不喜欢寡妇这个名号,所以您还有选择。”

          胤禛突然笑了,叶赫看的目瞪口呆,合着这是个会笑的呀,笑起来还挺好看的,我喜欢。

          “朕也可以不选择,把东西交出来。”

          “皇上,您没弄明白,我死不死的不要紧,我不会动摇历史,而您要是一直活在皇帝这个位置上是会让这个世界奔溃的,那个时候不要说您不是还活着,就是最爱的这个江山还不在都不知道呢。”叶赫冷淡笑了一下。“臣妾等着您的决定,想要我的命很简单不是吗?”叶赫转身离开了九州清晏。

          正文70番外1

          作者有话要说:伊儿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认为是烂尾,最初在设定这篇文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这样的结局,一个无解的选择题,让大家自己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结局。大纲的故事的就到现胤禛不是德妃的儿子结束,女主本生并没有爱上四爷,所以不用指望能生什么故事。

          已经是满头银丝的叶赫躺在慈宁宫那张满是明huang色的紫檀木的大床上,房间里伺候的人都被叶赫打出去了,她就想一个人呆一会,让人看了半辈子了,就要快死了,她不想身边还有人看着她。

          我是就快要死了吧,叶赫想着,太好了,我终于快要摆脱寡妇这个名号了,我讨厌寡妇这个名称,哪怕这个寡妇是天下最尊贵的,我也讨厌。这都怪那个该死的臭男人,都给了他选择机会,他宁肯死也要坐在那把椅子上,让我被了半辈子的寡妇名号。我为什么这么讨厌寡妇这个名称?这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我都快忘记了,我上一世的妈妈是个寡妇,孤儿寡母的被人欺负,我从小就被人骂是没爸的孩子,我妈每次在我被骂或者我和别人打架之后只会哭,只会看着我流泪,只会埋怨我不懂的忍让。呵呵,我想远了,我现在是皇太后了,我儿子是皇帝谁敢骂我来着,可我就是讨厌做寡妇,都怪胤禛,都怪他。

          胤禛啊,我有多久没想起过他了,好多年了吧。这个心眼只有针尖那么的大的男人和他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了,我还是没能喜欢上他。记得那会还没穿来这个朝代之前,每次看关于四四的,都会想着自己要是穿了,一定要让四四这个冷面王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做自己的绕指柔,可谁承想,真到穿过来的时候,自己一点都不想做他的女人。皇家的女人不好做啊,我还是带着空间过来的,可看看我的小心心那么一点点大就死在皇家的阴谋里,我还是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就连胤禛自己都认贼做母,孝顺了几十年的额娘,居然是自己的杀母仇人,就连报复他都只能让他的皇阿玛来做,自己走的远远的,不能沾上一点点的腥味。呵呵,这就是皇家,看上去是那么和谐的一家人,杀人都看不见一滴血的和谐一家人啊。我一直很奇怪,他为什么没有杀掉我,毕竟我在他眼里是个很诡异的女人,居然最后还要他在死亡皇位和活着太上皇之间选择,虽然他最后选择了死在皇位上,可我对这个男人绝对的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不为其他的,就为他每日批阅那么多的奏折,为弘历填出了一个丰厚的国库,能想到当初他接手的国库都能饿死老鼠,交给弘历的时候,里面可是填的满满当当的。

          德妃这个女人真真是了不起,我有自知之明,我斗不过她,可我能找到斗得过她的人。真是想不通她怎么就能轻易而举的换了孩子,心还那么狠毒,凡是参与这件事的人,基本都被她灭口了。谁让我的男人那么聪明呢,找到了最大破绽,居然是她身边一直伺候她的柳麽麽,真是没想到啊。当初对胤禛说过别让她死了,我不想让她死,我要让她活着看她最爱的儿子,心高气傲的儿子匍匐在她最恨的女人生的儿子脚下。等我进了宫,我没事就去冷宫找德妃说话,我啊,我就告诉她,她最爱的儿子今儿怎么被罚,明儿怎么被骂。她恨不得断子绝孙的胤禛坐在高高的皇位上,带着他的儿子们快活的看着她的儿子在他们的脚下挣扎。呵呵,谁让你害死了我的小心心,我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的。

          孩子们,对了还有孩子们,弘辉去了西洋一两年才能回来一次,弘历坐上了皇位,弘策是闲王,是的,是闲王。兄弟几个的感情还不错,但是我知道,爱新觉罗家的疑心病在弘历身上一样的遗传了下去,只是现在我这个要死的老太婆还没死下去,他还不敢做的太明显了。不过我就要管不着了,也不知道我死了之后会不会在穿回去。我好想我一直催更的几本文哦,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完结了,不过我这边到是快要完了。我死了以后,这个世界的法则还会不会崩溃啊,不过现在我也没地问去了,叶子在弘历登基之后就不见了,空间我也懒得搭理,现在都荒的不成样了,就那口泉还可以用,否则我也活不到九十多岁,活够啦,也不在喝那泉水了,我这辈子什么都被安排好的,就连我死后埋在那里都不由我做主,这次死总能让我自己做回主了吧。

          那拉氏在弘历登基第二年咋死被弘辉接出宫,跟着出洋玩去了,三年前弘辉来信说那拉氏去了,我难过了一下午,就一下午,随后就忘了这件事。那拉氏是我救了她,也是她救了我,在宫里要不是有她着个皇后明里暗里的护着我,我怕是早就被宫里的这群女人给吞了。就连我现在的这些儿媳妇我都斗不过,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小心心在前面等我了,她都有些不耐烦了,我要走快点了,要她又该哭起来没玩没了了。

          ?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