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写段子黑自己可还行(1/2)

加入书签

  <a href=" target="_blank">

  距离19:15还有半个小时,推拿从无人问津,慢慢的迎来了一波波的观众。完本小说网爱好中文网

  有的甚至是从隔壁展映厅退出来的。

  满座是不可能的,但是也做了七八成,足足有两百号人了。

  除非是意大利本土电影或者是北美电影,不然很难达到这样的上座率。

  第一天一场,第二天中午一场,晚上一场。

  林冬买了一张电话卡。

  用来上网,看电影节的观众,还有相关媒体,对这部电影的评价。

  一位来自柏林的记者不满意电影的视点过多,多角色叙事,造成电影剧情较为凌乱,他表示自己不喜欢推拿。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林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是主演之一。

  这绝对不是自谦的说法。

  而一位来自法国的一位影迷说:“这是一部聚焦社会边缘人的电影,不是内心的欠缺——普遍认为盲人的心智与正常人一样健全,仅仅只是因为不能拥有视觉而与这个世界架构了真正的鸿沟。”

  意大利本地的一家媒体从其他的角度进行了分析:“这一次的华夏电影,我们可以看到更多暴力成分——比以往的那些更加残酷,电影院在播放小马割喉还有王大夫割伤自己的时候,旁边的观众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而青鱼的表现比我们以前看到过的要更生动。

  很显然,这使华夏电影有更大的空间去展现更丰富的盲人世界,所以我看到推拿时非常震惊,没想到盲人的世界是这样的。”

  从数量上来说,评论非常多。

  看完电影的媒体和观众或多或少都写了点东西随手发上去。

  口碑不算爆炸,但是在水准之上。

  不过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意外。

  就是评委会成员、大腐国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竟然也发表了一片对这部电影的评论。

  评委会的人会看电影,几乎一有空就会去看。

  连评委会竹席贝纳尔多·贝托鲁奇都不例外。林冬好几次看到他坐着个轮椅,由助手推着去看电影。

  但是他们很少有人会提前暴露自己的立场。

  那样会显得不专业。

  这位巫师之王的半个老乡,安德里亚·阿诺德女士却向来以特立独行而著称。

  她是戛纳等国际电影节的宠儿,拍小短片就能拿奥斯卡。

  想评论就评论才是她的作风。

  还好,这位老乡并没有吐槽这部电影,虽然也指出了一些电影的不足之处,但是大部分的着墨点都是在夸赞。

  尤其是重点夸奖了林冬。

  说主演对小马内心的揣度、研磨是极其精准的,表演的张弛力和分寸感也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是一团压抑着的火。

  暗黑、抑郁、甚至捎带颓废,却又不乏一点点暖光。

  这种夸赞很莫名,很激励。

  让林冬有种老乡要带他飞的错觉。

  该不会真的可以拿到影帝吧。

  威尼斯电影节的影帝,虽然比戛纳和柏林稍微次一点点,但是比金马和金像都要强一些。

  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影帝。

  这种不错的评论口碑很有用。

  第二天的两场,也基本上保障了八成的上座率。

  杜启喜有些失望。

  他还以为能够满座,甚至有观众会站在走道来膜拜这部电影。

  真特么想多了。爱好中文网

  一个威尼斯,一共才两万不到的居民,就算电影节期间会有不少人赶来,加一块也没三万人。

  三万人里面能有多少是来看电影的。

  六个展映厅。

  又会有多少人挤到一个展映厅里面去看文艺片。

  能保持两百人一场的观影人数,推拿足以傲视百分之九十的展映影片。

  “冬子,其实如果不是你,我这部推拿真的就废了。”杜启喜情绪依旧不怎么高。

  “七喜哥,别这么说,拍的蛮好的。”

  林冬安慰的倒也真心诚意。

  杜启喜这人本事不大,但是他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不乱搞。

  不乱搞男女或者男男关系。

  也不乱搞自己不懂行的电影拍摄环节。

  他找的摄影师很牛皮,给他提了不少摄影层面的建议,这货竟然不顾一个导演的尊严统统接纳。

  还有他那个“你自己觉得行不行,不行再来一遍”。

  虽然实际上是他没啥底气。

  但是间接的造成了演员对角色理解更透彻,点汇聚成面,拉升了电影整体的质量。

  “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不会想到拿来参展,可能明天直接就在国内上映了;如果你是你在发布会和媒体聊得那么投机,咱们的电影不会有人看的;如果不是你演的好,那个什么诺森德不会看上咱们的电影。”

  “阿诺德,她叫阿诺德,不是诺森德。”林冬无语。

  “随便了,她到底叫阿尔萨斯,还是叫诺森德,谁在乎呢。”杜启喜有气无力的挺着大肚子躺在床上。

  像是一只等待下锅的咸鱼。

  “你以为姜小军找的那些人都是干嘛的,就算没有那么多观众,第二天也会有很多关于咱们电影的报道,只要媒体报道,第二天就一定会有人去看,只是晚一天而已。”

  林冬没有把自己看的太伟大。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的出色表现或许多多少少赢得了媒体的赞誉,但这种疏离的赞誉,真的不足以让记者和影评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最后的颁奖还没有到来。

  但是三场展映已经展现出推拿这部电影的高质量。

  这个时候片商就面临着一个选择,是赌这部戏能拿奖而提前下手呢,还是等颁奖礼尘埃落定后再谈生意。

  其实威尼斯电影节不是一个卖片的好地方。

  电影有艺术和商业双重属性。

  除了林老板不想赚钱,其他绝大部分电影节也都要靠这两个轮子才能驱动。

  作为世界公认最具权威的三大电影节——戛纳、威尼斯、柏林在艺术上各有坚守,彼此不分伯仲。

  但在商业方面,威尼斯却像个一脸懵圈站在职业拳击手面前的小孩子,距离戛纳和柏林都有着不小的距离。

  展位以个位数计,片商也是随便派个人就打发了。

  甚至连多伦多都比威尼斯这边好卖片。

  如果不是推拿决定91上映——杜启喜并没有因为参加电影节而改变计划——可能会等到明年参加戛纳或者柏林电影节。

  今天是9月3号,国内已经上映完两天。

  首日票房60万,这还是听说入围威尼斯才增加了一点排片量,第二天30多万,断崖式的下跌。

  杜启喜的低落也和这个有关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