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信如尾生(2/2)

加入书签

一个人。随着旧友反目,亲家相残,上官氏尽屠,从此霍光再不相信政治上能有朋友,大权独揽的他,也不再需要朋友。

  而敌人?也太过夸张,一个将所有异己推向对立面的人,执政终究无法长远。

  霍光将任弘奉上的陈情书扔进炭盆中,任它们化为灰烬。

  “虽然你不识好歹,放着康庄大道不走,但老夫并非心胸狭窄之人,且先容你在狭小路埂上走着吧!”

  ……

  霍光去了已迟到许久的宴飨,子侄女婿们都各自用椒酒、柏酒向他敬酒,举杯祝寿,一片欢乐。只可惜霍光举樽后放目看去,亲儿子霍禹,喝得满脸通红的女婿范明友,怯怯的金赏,不论是子侄还是女婿,无一人才干能与任弘相提并论,心中又道了一次可惜……

  他这个年纪,确实要考虑如何功成身退,引退后霍氏一党的权势由谁来继承的问题了。

  “良人,那任弘登门所为何事?”

  而宴飨结束,女儿女婿们各自散去候,显便多疑地问了起来,她隐隐感觉不对,若任弘答应了婚事,会请一位德高望重的媒人登门纳采问名,为何要亲自登门?

  霍光没好气地说道:“为何?自然是登门伏谢前事。”

  谢这年头有两个意思,显会错了意,没往“拒绝”上面想,只以为是那孺子感激涕零呢,冷笑道:

  “我听说任弘与明友政见相左,可性情倒是挺像,明友当年也是急冲冲地就亲自来了,一点不懂礼数。任弘果然是敦煌边郡来的鄙人,看来明年家宴,又要添个位子了。”

  霍光没有说话,翻过身去。

  隔了良久,显絮絮叨叨说完女儿女婿们的事,再一回味,却觉得不对劲,立刻起身追问道:

  “良人,那任弘登门伏谢,是哪个谢?”

  霍光语气平淡,似乎那点小小的怒意也彻底消失了:“当然是敬谢不敏之谢。”

  ……

  敬谢不敏,敬谢不敏,这个词,让显气得一晚上没睡着。

  第二日鸡鸣过后,霍光早早离开府邸去未央宫处理政务,显便红着眼睛起来,先将一个为她梳头发时手抖的奴婢打得半死,又找了正要出门的霍云,将那任弘登门退婚之事与他说了一遍。

  “竖子敢尔!竟拂了叔祖父好意,此乃奇耻大辱,断不能忍!”

  霍云是霍光兄长之孙,二十出头的年纪,在朝中任中郎将。前段时间因制风筝玩耍之事,与任弘家打过交道,可今日一听此事,登时大怒,便自告奋勇道:

  “叔祖母,我这就上门打断那任弘的腿,再让他脱了衣裳,来府前跪着负荆请罪。”

  显倒也知道此事不能声张,否则吃亏的还是女儿,便咬牙道:“我家成君,哪怕是诸侯王都高攀不起,任弘区区一个敦煌驿卒,竟不识好歹,何止要赔礼,杀了他都不足弥补其罪过!”

  “但将军不欲与之计较,此事不可明着来,只能暗暗下手,叫他吃亏却喊不了冤,汝等快想些法子出来,为我,为成君出气!”

  ……

  ps:第二章在中午,第三章在晚上。

  mAhzww

  爱好中文网秒更汉阙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