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先是集体观念再来国家观念(大章奉上求票)(1/2)

加入书签

  <a href=" target="_blank">

  第十章你有猛将如云,我有美女如雨

  云昭的面前摆着一张很大的纸张,高一尺,宽六寸,青色,外为龙纹花栏,横题印有‘大明通行宝钞’,其内上两旁为篆文八字:‘大明宝钞天下通行’面额为一贯。完本小说网<a href=" target="_blank">咚咚小说网

  云昭在很认真的看这张纸,看完之后又沉思了良久。

  他眼前的这张纸,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明宝钞”!

  钱多多见四下里无人就悄悄地跑进了云昭的大书房,从后面抱住云昭的脖颈腻声道:“我不想住内宅。”

  云昭把钱多多的手从他的领子里抓出来握在手里道:“不跟你睡,看得吃不得,徒增烦恼。”

  “我喜欢你抱着我睡。”

  “我也喜欢抱着你睡,可是呢,你喜欢枕我的胳膊,睡一晚我的胳膊会断掉。”

  “可我是一个大美人啊——”

  “睡在身边的怀孕女人越美,男人就越遭殃。”

  “不管,我今晚跟你睡。”

  “你要是不怕老娘的鞭子,就来,我可以忍。”

  “娘亲的鞭子只会抽你,她才舍不得打我。”

  钱多多也知道现在回云昭房间睡觉是一种奢望,不过呢,她就是喜欢跟云昭亲昵一下,说一些流氓话,如此,这难熬的一天才能过去。

  把丈夫撩拨的弓着腰面红耳赤的,钱多多就满足的离开了,至于云昭桌子上那面硕大的大明宝钞她是懒得看的。

  皇帝今年对云昭非常的大方,一次性赏赐云昭宝钞一百万贯!

  在大明太祖皇帝时期因为缺铜,太祖印制了这种宝钞颁行天下。

  那时候,一贯宝钞能兑换铜钱一千文,兑换白银一两,四贯宝钞可以兑换黄金一两,一贯宝钞可以兑换精米一担,不兑换就砍头!

  现在……也就是一张纸而已。

  甚至上溯到正德年间,也只是一张纸而已……

  然后,皇帝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了这些宝贝,大方的赏赐了云昭一百万贯。

  如果云昭也有太祖皇帝的杀气,也用砍头来威胁百姓兑换,这一百万贯就是实打实的一百万两银子,只不过会把蓝田县弄得民怨沸腾,百姓们揭竿而起会一起大吼着打倒云昭这个王八蛋。

  “手段太低级了。”

  徐五想进来的时候见云昭还在看这张大明宝钞,就拿起来瞅瞅,然后就随手卷起来,准备当收藏品放在架子最高处。

  “我很欣慰!”

  “欣慰?”

  “是啊,我们的皇帝终于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干掉我的法子,并且付诸实施。

  这说明什么,说明陛下是真的在殚精竭虑的为大明的安危着想,像我这种心怀鬼胎之人,必须尽早除掉,国朝才能安稳如一。

  法子虽然低级了一些,你要明白,以我大明皇帝的手段,能想出这样的法子已经难能可贵了。

  你替我拟奏章,就说云昭谢陛下隆恩,蓝田县百姓谢过陛下隆恩,如果陛下能将国库中的宝钞尽数赐下,蓝田县愿意用纹银五万两接下!为陛下分忧。”

  徐五想沉思了良久,才缓缓地道:“卑职知道县尊不是一个容易上当的人,可是,您似乎也不是一个冤大头,卑职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您花五万两白银购买宝钞的真实含义。”

  云昭从徐五想手中取过那张宝钞,重新铺开,瞅着宝钞赞叹道:“多好的纸张啊。”

  徐五想的眼珠子跟着转动一下,立刻道:“陛下赏赐的百万宝钞,总重一万九千七百余斤。”

  云昭愣了一下道:“怎么会这么重?”

  徐五想道:“一贯的宝钞其实不多,最多的是两百文,一百文的宝钞,加上这种纸张容易烂,印制宝钞的时候就会加厚……所以就重了一些。”

  云昭敲着桌子问徐五想:“桑穣在蓝田县多少钱一担?”

  徐五想迅速道:“三百文蓝田铜币。”

  “陛下赏赐了我们一百七十担精制桑穣,仅仅是这些桑穣就价值五万蓝田铜币,我记得蓝田铜币七百枚就能换一两官银是也不是?”

  徐五想呵呵笑道:“这么算下来陛下赏赐了七十两纹银,确实算的上是大手笔。”

  云昭拍着桌子笑道:“桑穣啊,这东西是桑树的第二层皮,本来就很难得,现在的年月,想要一次拿到这么多的桑穣很难啊。”

  徐五想皱眉道:“江南桑田大部分已经废弃了,所以桑穣这种货物短缺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我们大张旗鼓的问陛下购买大明宝钞,卑职以为还是不划算。”

  云昭摇摇头道:“去办吧,桑穣对我来说有用,有大用,现在多囤积一些,将来就不会手忙脚乱。”

  徐五想见云昭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真正目的,就摇摇头去办这件事了,就当是县尊任性一回也不算什么。

  云昭要桑穣做什么?

  自然是为将来的大明币储备原材料,对于云昭这种人来说,直接用金银铜进行民间交易这自然是不合适的。

  一来,货币的本身价值太高,对流通不利,二来,如果大明币在将来得以施行之后,对于人们对大明国的向心力是有着强大好处的。

  按理来说,一个国家的货币是什么东西其实是无所谓的,就像远古的时候,人们用贝壳来当货币,也持续了上千年。

  货币也是一个国家民众生产力的一个标志,有多少生产力就生产多少货币这是一个标志。

  他是一个国家的信用标志!

  国民对国家的信心强大,他的货币就会坚挺,相反,如果国民对国家的信心不足,货币就会贬值。

  大明太祖皇帝印制宝钞无疑是一种高明的举动,一来,这样可以大规模的降低钱币的制造成本,二来,因为容易携带,对通商是极为有利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外国人来购买大明货物的时候,他们使用的是金银,这对国家拿到高级货币是有利的。

  只是,大明太祖皇帝的心思非常的恶劣,你发行大明宝钞,不能只发行不回收啊。

  二来,你不能用暴力的方式来推行你的新货币,至少在百姓还没有完全相信国家的信誉度的时候,你必须拿出海量的黄金来作为货币的信誉支撑。<a href=" target="_blank">咚咚小说网

  你要让百姓,商贾可以用你发行的货币购买到等量的黄金,白银,才算是完成了新货币的发行工作。

  等到民间的黄金,白银,铜钱逐渐因为交易不便的原因退出市场之后,才算是真正的让你的新货币流动起来。

  事实上,大明朝最大的问题不是皇帝的问题,也不是大臣的问题,更不是李洪基跟黄台吉这些乱臣贼子的问题。

  而是大明百姓从根本上就没有把这个大明世界当成自己的世界!

  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世界是属于皇帝的,与他们毫无关系,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小家的利益,而非大明世界的利益。

  更让人悲哀的是,皇帝也这么认为!

  所以流寇横行抢劫官府的时候,百姓们会认为这是在抢大明最大的富户——皇帝,他们希望分一杯羹。

  当异族人的铁蹄踏上中原大地的时候,百姓们会认为这是异族人来抢皇帝宝座的,他们只要缩起脖子等异族人干掉了皇帝之后,就会产生新的皇帝,他们依旧是那个需要纳税的人,日子还可以继续过下去。

  云昭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百姓恢复对官府的信心。

  这些年,蓝田县的所有工作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从刚开始收集粮食,需要动用云氏强盗们的武力恫吓,到现在,百姓们已经认可了蓝田县的粮库政策。

  人们更愿意把家里的存粮都卖给粮库,等到需要的时候再从粮库买回来,这已经成了蓝田县人的日常。

  蓝田县的人们相信,官府收走的赋税,都会变成水渠,道路,水库,城池,以及灾年的食物。

  自从云昭开始执政蓝田县,这里的官府就变得跟百姓生活息息相关,且说话算数。

  这就是为什么,云昭宁愿用口碑让蓝田县的界碑自己移动,也不愿意用强大的武力在国内开拓疆土。

  只有在对付异族的时候,蓝田县的军队才会展现出他残忍,强大,无理的一面。

  顾炎武,黄宗羲之所以能在蓝田县受到重用的重要原因,就是他们的治国理念,与云昭是基本一致的——天下非一人之天下,而是天下人的天下——天下为公!

  云昭收起面前这张失败的大明宝钞,将他卷成一卷,小心的塞进一个竹筒里,盖上盖子封存起来。

  这个工作是万万急躁不得的,这需要人们的认知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才能缓缓图之。

  毕竟,大汉数量庞大的农夫们是世界上最重视自己利益的一群人,得不到他们的理解,天大的道理都是没用的。

  走出书房,云昭来到玉山城的街道上。

  今天,街道上没有集市,整座城显得空荡荡的,城里的人都去了城外春播去了。

  即便是这座城里的人大部分收获并非来自土地产出,他们对于春播依旧看的神圣而且庄严。

  玉山今年的雪水融化状况很好,街道旁边就是奔腾的小河,河水清冽,在人工修建的河道里绕城一周之后便汇进一座不大的水库里,然后从水库的排水口溢出沿着玉山城水门奔流而下。

  做什么事情都要讲究渠道畅通的,玉山城不能一口气把所有的水都截留在玉山城,这样容易把玉山城淹掉,同时也容易让下游的人渴死。

  这就是事物的一般发展规律,摈弃了这个规律的人或者组织终将被世界法则无情的抛弃。

  一声凄厉的猪叫,打乱了云昭的思绪,他愤怒地朝猪叫的地方看过去,只见那头苍老的母猪正梗着脖子在那里惨叫,一个挑着担子的中年汉子双手将担子举得高高,不让母猪去触碰他筐子里的小白菜。

  母猪自然是不甘心的,带着三个半大的崽子,围着中年汉子乱转,一边转,一边大声嘶鸣。

  猪叫声很快就引来了巡城捕快的注意,他们匆匆跑过来之后就哈哈大笑着看热闹,并不去帮助那个可怜的中年汉子。

  云昭哼了一声,匆匆过去,就给了母猪一脚,母猪挨了一脚就顺势倒在地上,嘶鸣的声音更加凄厉。

  云昭瞅瞅那个汗流满面的中年汉子道:“你的白菜多少钱,我买了。”

  中年汉子摇着头道:“这是温泉边上的早白菜,金贵着呢,不能拿来喂猪。”

  一干捕快见云昭出来了,连忙从中年汉子手中接过箩筐道:“你卖就是了,你管人家拿这些菜干什么。”

  中年汉子关中人的蠢脾气顿时就发作了,从捕快手里抢回自己的白菜大声道:“我伺候这些新鲜菜,跟伺候祖宗一样,老婆娃子都不肯轻易吃一口,你们拿来喂猪,这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云昭按住猪头对汉子道:“不愿意卖那就快走,它叫唤的声音你听了不烦啊?”

  中年汉子立刻挑起担子飞一样的跑了。

  等那个汉子走远了,云昭松开猪耳朵,老母猪没看见有新鲜白菜吃,就哼哼哼的极度不悦的拐上了去玉山书院的路。

  “以后不能惯着它,这都快成强盗了。”

  云昭瞪了捕快们一眼,就蹲在河边洗手。

  云杨骑着马从街边走过,见云昭一个人在河边洗手,就跳下战马,从怀里掏出一本文书递给云昭道:“气的请婚帖。”

  云昭瞅瞅自己湿漉漉的手,没有接,而是冷冷的道:“走渠道。”

  云杨陪着笑脸道:“你不喜欢玄敬?”

  云昭道:“曹化淳的女人我信不过。”

  云杨沉默片刻道:“我有些喜欢她。”

  “去年的时候你还告诉我你喜欢明月楼的老鸨子!”

  云杨皱眉道:“这次真的有些心动。”

  云昭淡淡的笑了一声道:“周国萍一介女流勾走了曹化淳的一个侍妾,你又弄走了一个,我就担心还会有人告诉我说喜欢上了曹化淳别的侍妾,老曹今天可以有六个侍妾,明天就能有六十个,到了后天六百个都有可能。

  长此以往,我担心蓝田县的将领们的老婆都会娶曹化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