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曲终人散意兴阑珊(1/2)

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

  第三新东京市墓园

  墓园东端的出口处,有一个与所有十字墓碑不同的半圆形墓碑

  三名红瞳男女静静的站在这个半圆形墓碑前,墓碑旁摆放着三束洁白的百合花

  三人在墓碑前伫立良久,终于,灰发少年打破了宁静

  “他曾经说过,死后想要葬在中国”

  距离上次十六使徒,子宫天使来袭事件已经过去了七天,这一个星期似乎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绫波丽康复醒来,马图陌尸骨无存,所有驾驶员因为马图陌的死,陷入了一阵伤感状态

  反观除了葛城美里和伊吹玛雅的其他人,却并没有因为三号机专属驾驶员马图陌的离去有多么伤心

  在这期间,情报部似乎有意想要寻找作战部的麻烦,对于作战部的人员开始逐个审讯,美里怒火冲冲的赶到之时,得到的却是情报部部长拿着碇源堂的一纸文书

  随后,碇鸿无声的来到了这里,将正在被审讯的伊吹玛雅中尉从铐椅上解救出来,并且当着情报部长的面撕了碇司令的命令,整个过程中,情报部的武装人员动都不敢动一下

  用碇鸿的话说:“我现在正好心情十分不好,如果你们非想往枪口上撞,这nr的情报部就没有必要有任何一人存在了”

  作为联合国上校的情报部部长一言不发,因为他知道,碇鸿如果想要杀了自己等人,实在是太轻松了

  墓地里,渚薰轻声说道:“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了吧,不过我即使死了,也不会葬在这里的”

  碇鸿眉头一挑,看着渚薰

  渚薰哑然失笑,呵呵道:“你不会不知道我才是最后一个使徒吧?”

  绫波丽面无表情,碇鸿眉头蹙起

  “其实,这一次,我真的不想死,很不想死”渚薰继续自言自语道:“可是不选择死亡,就没有还能自己选择的事了,真是悲哀”

  “神经病,不想死就好好活着”

  碇鸿白了眼这个和自己一样拥有红色眼镜的少年,牵着绫波的手离去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渚薰呵呵一笑,对着脚下马图陌的墓碑,小声嘀咕道:“虽然我知道这很难可是,他可是改变了剧本的碇鸿呀,应该没问题吧”

  碇鸿和绫波随意的走在这片被使徒和的战斗导致一片狼藉的大地,没有说话,没有尴尬

  突然碇鸿怀中的通讯器响了起来,碇鸿一怔,距离上次雨尘联系自己去旁听人类补完委员会的时间没有过几天,这次又有什么事?什么时候s的老人们已经这么闲了?

  “碇鸿,你最好赶紧过来一下,不过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雨尘柔和磁性的声音此时显得有些怪异

  碇鸿歉意的看了绫波一眼,后者微笑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碇鸿抚摸着绫波白皙的脸颊,柔声道:“我去看看什么情况,你自己回去吧”

  绫波丽想了想,不放心道:“让我也跟着去吧”

  碇鸿犹豫了一下,想着此时已经可以将力场具现化的丽,除了使徒应该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她

  “好吧,我们一起过去”

  “我们也想使事情能够顺利进行,也不希望你再有痛苦的回忆”

  当碇鸿来到雨尘的石板面前时,透过石板看到的场景让他睚眦欲裂

  只见往常的s会议上,本应坐在中央的碇源堂换成了一个不着寸缕的金发女子,女子白皙赛雪的肌肤和傲人的身材在十二个委员会头目面前展露无疑

  “我并没有感到遭受屈辱的感觉”

  听着女子熟悉的声音,碇鸿双眼变的猩红无比,强烈的杀气布满方圆百里的空间,浑身的站在那里接受审讯的,不就是一直以来默默爱着碇鸿的赤木律子吗?

  碇鸿的胳膊被雨尘轻轻抓住,雨尘摇了摇头,做熄声手势

  碇鸿也摇了摇头,他知道,审讯女人时,如果这个女人处于的状态,会使其心里产生一种恐惧感,从而导致说真话的机率增大,可是!他怎么允许s的人们用这种手段审讯自己的挚友?

  “看的出来你是个个性很强的女人,怪不得”没等二号石板的话说完,两个红瞳男女凭空出现在律子身旁,同时男子冷冷的说道:“你们这些老不死的,都活腻了是不是!”

  “你你怎么过来的?”

  s一众元老见到二人的到来,又惊又怒

  绫波将自己洁白的长袍脱了下来披在的律子身上,一言不发,冷冷的巡视着周围的石板

  “小鸿?你干什么?”律子见到碇鸿的一瞬间,只感觉自己的心一瞬间就暖了许多,同时委屈的感觉止不住的涌上心头,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碇鸿,你父亲拒绝向我们回答一切关于你以及你身旁这个女孩的问题,所以才把这个身为代理人的女人交给了我们”基尔议长的声音很平静:“那么,正好,今天我们算是正式摊牌了”

  “我没有必要和你们这帮神经病说任何话”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