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做你的眼睛(1/2)

加入书签

  第九十章

  第一发令所里,明日香掷出卡西乌斯枪后,主屏幕的画面就跟踪着这把可以和屠神之枪媲美的神器转换到了大气层外,十五使徒所在的位置

  血色长矛带着一种来自远古的杀伐气息即将刺中使徒之时,顿时一道色彩斑斓的六角型墙壁被十五使徒展现出来,正是使徒和独有的力场具现化

  可是与郎基努斯之枪同样具有无视防御属性的卡西乌斯枪怎么可能会被力场挡住?

  只见十五使徒发出一阵奇怪的轰鸣声,或许是它在尖叫?

  随即血色长矛扭曲了十五使徒的力场,没有停留!咻的一声仿佛是穿透了一张薄纸的子弹一般轻易的将十五使徒击穿,刹那间扭曲了空间的卡西乌斯枪就将诡异难以对付的十五使徒击杀

  没有使徒死亡后的十字星爆炸,没有任何一丁的使徒残骸,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击杀了使徒的血色长矛化作一道红光,消失殆尽

  而此时回到第一发令所的渚薰红色的双眸亮起了一道不显眼的光芒,双手不自然的背在身后

  初号机莫名的跳了起来,看样子应该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就像一个背负了几千斤重的巨石突然间消失了一样,此刻真嗣只感觉浑身一松,像是从海底深处突然回到了地面一样,原本倍加沉重的负面情绪也变的平和起来

  还没等放松下来的真嗣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他努力的想站直身子,但是还是失败了

  初号机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倒在了第三新东京市的地面上,此时的暴雨仍旧没有停息,雨中的初号机给人一种莫名的伤感

  驾驶舱内的真嗣手脚抽搐,眼神一一黯然下去

  “目标,消失!”

  “初号机得到解放!”玛雅激动道

  冬月见状松了口气,急忙道:“回收初号机驾驶员!”

  “是!”

  中国

  古道茶楼里,碇鸿和绫波丽一直注视着天空,凝望着常人无法看到的战况

  茶楼里的其余人根本没有把注意力转移,依旧是该品尝香茗品尝,该豪饮豪饮

  绫波丽挺直了腰肢抬头仰望天空,略显消瘦的肩膀虽不圆润却也诱人

  碇鸿的手中仍旧拿着那盏再次被斟满的酒杯,当看到那把血色长矛冲天而起之时,杯中涟漪清浅

  “看样子,即使没有我们,他们也可以解决的了呢”碇鸿收起目光,一饮而尽

  绫波丽收回了目光,看着即使是使徒袭来然而依旧闲淡惬意的碇鸿,无奈的耸耸肩

  碇鸿沉默了一会,柔声道:“丽”

  “嗯”绫波丽抿了口茶

  “我们就这样在中国隐居,不回去了,好不好”

  “嗯”绫波丽想都没想就头,随即微笑着看向碇鸿

  窗外的清风轻拂绫波丽天蓝色的青丝

  “”碇鸿有尴尬的笑了笑,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开玩笑的”

  绫波用手拄在桌子上,脸上微笑不变,轻声道:“总会有一天,一切都告一段落的时候,你带着我回到这里”

  绫波是个傻瓜,非常非常听碇鸿的话,她永远都相信,有碇鸿的地方,就会是她的家

  “真嗣怎么样?!有没有崩溃?”当碇真嗣从初号机内回收了出来后,美里冒着大雨来到驾驶舱前问道

  “仅仅只是收到精神冲击而导致的暂时昏迷而已”律子站在风雨中,拒绝了工作人员递来的雨伞,淡淡的说道

  美里松了口气,看向从二号机内走出来步履蹒跚的走过来的明日香

  “你也先去休息吧,明日香”

  明日香听到律子的话,眉宇间的担忧有所缓解,随即头

  咬了咬嘴唇,明日香问道:“他大约什么时候能醒?”

  “等你睡一觉后吧,别扛着了,明日香”律子叹了口气

  明日香死死的咬着嘴唇,渗出猩红血迹也不自知,忽然感觉眼皮越来越沉,缓缓的倒了下去

  美里眼疾,冲上去一把抱住明日香向后倒去的娇躯

  两个可怜的孩子

  半个月后

  一架运输机带着呜呜的喷气声飞翔在苍穹之上,运输机载着nr的黑色三号机

  客舱内,面容清秀的马图陌满嘴的牢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