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忍与残忍(1/2)

加入书签

  第八十九章

  “不行,根本进不去!”

  零号机内,真希波急的直咬牙,明明说好自己的任务是保护二号机的,可是

  指挥战斗的作战部部长,葛城美里皱了皱眉,没有答话

  她的心里对这位来自欧洲的驾驶员有些警惕,或许是因为欧洲的nr和日本总部一直不和,或许是亲眼看见对战力天使时玛丽疯狂的模样,又或许是这个带着的女子是自己以及碇鸿律子的前辈?

  美里迅速压下心中的别扭,尽量让自己保持的心平气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nr的通讯人员跑到了美里身旁小声说了几句

  好不容易平静一的美里听后瞳孔一缩,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抬起头看了眼碇司令,发现原来碇源堂也在看着自己,眼神极其淡漠

  “让我出击”

  真嗣那冷漠的声音透过初号机的话筒骤然响起

  “真嗣君”律子皱眉,不敢抬头去看碇源堂

  美里嘴唇动了动,无力道:“不行,真嗣君,你还是待机好了”

  真嗣没有说话,荧幕上的初号机冷冷的盯着第一发令所的诸人

  “不行”美里决然道:“待机,这是命令”

  初号机内的真嗣脸色变换了好几次,随后看向美里身后的总指挥台

  真嗣缓缓张开嘴

  “父亲让我去帮明日香吧!求你了”

  碇真嗣的话语中带着乞求,无力。让美里听了都神色一僵,其余的人们脸色也古怪起来,就更不用说真嗣此时无法言喻的心情了

  话一出口,真嗣自己都觉得内心中五味陈杂,怪异无比

  上一次这么求他,好像是他牵着碇鸿的手,将自己独自丢在那个没有亲人的家里吧

  接下来的那些年,如果哥哥没有回来,自己一定很灰暗吧

  碇源堂没有理会碇真嗣的哀求,仿佛根本没听到一样

  碇司令身后的冬月副司令有些想笑,但是又不能笑,只能对着荧幕上的初号机不留痕迹的头,也不知道真嗣能不能理解

  “目标是精神侵蚀型使徒,现在要避免其他驾驶员被侵蚀”

  碇源堂自言自语的话到底是说给谁听的?

  冻结初号机的停机舱内,初号机猛的从冷冻池中动了起来

  随着哗啦一声,紫色的巨型双手从冷冻池中举起,挣断了无数线头后,一把按在眼前的主干桥上

  “又要增添不少预算呢”冬月看着真嗣的表演,玩味道

  碇源堂面无表情

  轰!

  主干桥被初号机断成了两截,双肩的限制锁也被扯掉

  律子皱了皱眉,不知道的还以为初号机暴走了呢

  美里握紧了拳头,目光死死的盯着荧幕上的初号机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初号机双手撑着冷冻池的边缘,随后身体用力的晃动了几下,喀嚓一声,冷冻池里最后一个限制器也被弄断,初号机狠狠向上一跃,走出池水,来到了弹射架旁

  “真嗣!快停下!”青叶大声叫道

  “明日香都快崩溃了,你让我停下?”真嗣大叫道

  “我们会想办法的,你快”青叶没说完话,不知何时走下了指挥台的冬月来到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

  青叶看着摇头的冬月,满脸疑惑

  “你闭嘴吧”真嗣冷冷道

  碇源堂的眼睛眯了起来,阴沉着脸,却没有多说什么

  也许,也该给他一次放纵的机会?

  初号机拿着一把小型来福枪,走到了弹射架上

  真嗣对准了弹射架的锁,砰砰!开了两枪

  随后只听见嗖!的一声,初号机就被弹到了地面上

  这个混蛋

  美里杏目瞪圆,不怒自威,突然好想狠狠的揍真嗣一顿

  “零号机撤回来吧,现在由初号机担任守护作业”美里无力道

  零号机内的玛丽皱了皱眉,可爱的吸了下小鼻子,无奈退走

  真嗣上来之后,没有停顿,直接冲向被光芒笼罩的二号机

  力场,全开!

  初号机狠狠的一拳砸向二号机周围的实质光圈

  之前零号机拼命都撼动不了分毫的实质光墙,被初号机一拳打出了一道裂痕

  砰砰砰!

  十五使徒的光墙被真嗣接连几拳打的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