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两把枪(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六章

  就在美里一脸凝重的想着一系列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之时

  半空中,夜天使的身体猛然破碎开来,红色的鲜血如同大雨一般倾盆而下,初号机与零号机并排站在原地沐浴着使徒死亡后造成的血雨

  红色的血雨染红了大地,两台eva此时三只眼睛冒着阴森的亮光,在被鲜血淋的机身上显得更加恐怖

  就这么静静的过了许久

  终于,使徒死亡后造成的后果告一段落,无边的血水淹没了脚下方圆百里的土地

  “没想到,郎基奴斯之枪竟然在碇鸿手里,越来越乱了呢,不知道那些老人会怎么预防这个变数呢…”

  距离城市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加持拿着一副望远镜观察着这边所发生的一切,见到如此场景,轻声呢喃道

  nerv本部作战部长葛城美里少校来到两台eva被弹出的驾驶舱前,心有余悸的看着从舱内走出的少男少女,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谢谢你,妈妈”

  碇鸿牵起绫波丽的手,回头望了一眼初号机,平静离去

  初号机手上那巨大猩红的双头尖枪化作一道红光飞到了碇鸿体内,消逝不见

  不远处,迅速赶来的律子见两人亲密的模样,苦涩的叹了口气

  一旁的美里注意到律子的举动,咬了咬嘴唇

  律子,你的孤独是既希望有人关心,但又不想被谁过分打扰吧

  ………………

  nerv本部

  碇源堂坐在自己那漆黑神秘的空旷房间里,双手交叉在胸前,胳膊肘牢牢的抵在桌子上

  十面石板的影像凭空的出现在他的周围

  “为什么不让我们对此次事件的当事人—碇鸿和绫波丽进行直接询问?碇,我需要一个解释”沉稳威严的声音从一号石板内传来,听的出来,作为selle的最高人,他并不是很满意碇源堂的做法

  碇源堂的双手挡住了他的表情,语气却十分淡然道“我不认为叫他们来是良策”

  四号石板沉声道:“那么,我们就想问问你了,碇源堂司令,作为此次事件重要当事人碇鸿的父亲,之前使徒是否有尝试与我们接触呢?”

  碇源堂冷笑一声道:“之前所有的作战你们都等于是全程观看的,问我这个有意义吗?”

  “注意你的态度,碇”二号石板出声警告道

  “…从受试者的报告上看不到这一点”碇源堂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

  “eva的ac记录器并没有动作,应该是无法确认才对吧?你在刻意掩饰什么?”七号石板刻薄道

  “使徒是否对人的精神、心感兴趣?”见碇源堂不理会七号石板,一号的声音缓缓传来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就连使徒究竟是否对‘心’的概念能否理解人类的思考目前都不清楚”碇源堂挑了挑眉,若无其事道

  “此次事件里,有使徒意图吞掉eva的新发现呢”一道优雅的男声从九号石板内传来

  一直沉默寡言的九号石板忽然开口,让其他石板后的人微微一怔,随即六号石板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使徒可能不仅仅想吞噬eva那么简单吧”

  “哦?那还有什么别的意图吗?”雨尘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呵呵一笑,悠然问道

  “使徒是想把那个…”

  “好了,碇,这次会议到此为止了,你先去忙吧”就当六号石板没说完话时,一号石板似乎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话音有力的打断道

  一号石板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碇源堂坐在椅子上保持着标志性的动作沉默了一会,淡淡开口道:“我知道了,告辞”

  碇源堂说着,之前照射在他身上的灯光被熄灭,再次抬起头,看着自己空旷的司令室,碇源堂眯了眯眼,脸色略显沉重

  使徒已经拥有智慧了呢…

  …………………

  碇源堂退了出去之后,selle的核心会议仍在进行着,只是此时只有石板后的人们才能够看到这个神秘诡异的会议

  “这与预测的第十三使徒及以后出现的有连结的可能性吗?”碇源堂离去后,二号石板略带愁绪的声音响起

  雨尘似乎从来都是一副清闲无所谓的态度,此时他那特有的声音透过九号石板传了过来“从过去的模式来看,使徒之间应该是没有组织关系的”

  “嗯,没错,到目前为止它们都是单独行动”八号石板接下话来,赞同道

  “使徒目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