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追寻的过程被称作生存(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章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不能逃避!”碇真嗣一脸癫狂的将心里一直默念的四个字大喊出来,操纵着eva初号机猛的跳下山去,整个身体在小山上滑落

  “你…你干什么,他们不是叫你撤退吗!”驾驶舱内,剑介和冬二颤栗的扶住真嗣座位的后面

  真嗣置若罔闻,从初号机肩膀处抽出振动粒子刀,大叫着朝昼天使的方向冲去

  巨大的冲击力导致驾驶舱里的剑介和冬二双双惨叫连连

  真嗣疯狂的叫声混合着二人的惨叫声通过设备传到了nerv组织主控室里

  “操,这个臭小子”碇鸿用中国话骂了一句,一脸怒气的冲向外面,几秒过后,已经化作一道残影,迅速的赶往初号机于使徒的战场

  哧!叱!两道声音响起,昼天使那触须般的激光鞭子狠狠的刺穿初号机的身体

  真嗣在驾驶舱里吐了口血,更加疯狂的大喊一声,操纵eva初号机将手上的振动粒子刀狠狠的穿过昼天使的at力场,直至嘴上的红色核心

  此时初号机的电量还有十秒

  主控室的一个屏幕上清楚的显示着初号机的剩余电量

  九秒,八秒…三,二,一!

  初号机停止运转!而此时核心被粒子刀刺穿的昼天使依然活着!

  咻!碇鸿的身体夹杂着涌动的天地元气如天神下凡一般来到战场,而此时主控室的人们却并没有捕捉到碇鸿的身影

  碇鸿看到眼前的场景之后,眼神一凝,随即精神力化作无形的长矛带着破空的声音直射昼天使的核心

  昼天使也停止活动了,夕阳下,两个庞然大物相互刺穿各自的身躯一动不动的画面被显示在主控室的大屏幕上,在众人眼里,是初号机最后一秒钟,与昼天使双双停止了生息

  “呼”美里坐在之前碇鸿的椅子上,长长的呼了口气,放下心来

  “这个真嗣,太危险了,如果下一秒使徒依然没死的话他就危险了不知道吗!”美里生气的说道,转而又好奇向绫波丽问道“小鸿干什么去了丽?”

  绫波丽很懂事的没有乱说,轻轻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

  三天后的一场雨

  新东京市第一中学,绫波丽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阅读着另一本中文书籍

  “已经过去三天了啊”教室里,冬二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大雨,可以轻易的看出他的情绪很糟糕

  “你是在说我们被大骂一顿以后吗”一旁,剑介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是从那家伙不来学校之后啦”冬二无精打采的说道

  “谁啊”

  “转校生,转校生啊,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冬二将身体离开桌子,坐起来

  “你担心吗?”剑介抬起头看了一眼冬二,又继续忙碌着敲打键盘

  “也不是担心啦”冬二否认的很牵强,情绪低落道

  “你这个不擅长与人相处,又死要面子的人啊,如果在当初分手时,向他道歉的话,也就不会闷闷不乐三天了”剑介感慨,神色不变

  “拿去吧”剑介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冬二

  “什么?”

  “转校生的电话,如果担心的话,可以打过去看看”

  冬二接过纸条……

  又过了两天,大雨如注,仿佛要将整个城市淹没之前不罢休的下着

  玲……

  一阵并不是电话声的铃音响起,将沉睡中的美里叫醒

  美里头发凌乱着,同样无精打采的开始洗漱,看着镜子里正在刷牙的自己,美里露出沉重的表情,心中想着……不知道那家伙今天是不是也打算翘课…小鸿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来到真嗣的卧室门前,美里敲了两下门

  “真嗣君,起床了,你什么时候才打算去上课?”

  “已经第五天了呦,初号机也已经修复完毕了,你是驾驶员哦,怎么能这样,真嗣君?”美里不停的说着,可是卧室里没有回应

  日本的房间之间是没有锁的,都是横拉的屏风门

  美里轻轻的拉开真嗣的房门,眼睛陡然瞪大,吃惊的看到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物品也整齐的摆放着,只是房间里空无一人…

  美里拿起桌子上的信封和碇真嗣的nerv身份卡,久久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