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亲情难舍(1/2)

加入书签

  面对着沐枫这明显要气死人的节奏,端木良庸却毫无火气,神态始终没有变化,他的神态也难以有所变化。

  这幅病容,其实看在眼里,内心中所剩的只能是怜悯和同情,象沐枫这样对着这样的病人冷嘲热讽,实在是有些不是东西。

  端木良庸的肉皮动了动,“臭小子,比你老子强,你老子只知道闷着头和我对抗,委屈了自己也不知道找个渠道发泄。

  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生气,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你爷爷因此而去见阎王,那你可是打错了算盘。

  我才不会和你斗气呢,你是我的孙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计算你内心恨我,可是你也不会希望我去死的。

  所以呀,你就不要和我玩心眼了,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气还需要发泄,那就一次性的倒出来。

  呵呵,我好久没有人说这么多话了,有点累,让我先休息休息,你尽管想骂就骂,不过,臭小子,言语你要给我注意呀,我可是你爷爷。”

  端木良庸说的的很轻松,却但如同重锤砸在了沐枫的心头,刚刚还在很愤怒的情绪突然被这句话敲散了,不知道如何进行下去了。

  眼前这个自己恨得多年的病体缠身的老头,是自己的嫡亲爷爷,自己的身上流着的就是他的血脉。

  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或者是多么的痛恨他,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亲情永远会存在他们之间。

  沐枫走到病床前,态度依然很是冷淡,手却拿起了端木良庸的手臂,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全是骨头,血管清晰可见,青紫的触目惊心,肉皮松松的握在甚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怎么,小家伙,想跟我卖弄一下的医术吗?”端木良庸讽刺道。

  “我想确认一下你什么时候死。”沐枫故意把话说的很狠。

  端木良庸哈哈一笑,“暂时还不会如了你的意,陈青山替我看我,暂时阎王还不会来收我,让你失望了。”

  沐枫也确认,暂时端木良庸的生命无忧,可是这样的活着其实也是一种痛苦,这种痛苦其实同样是非常人所能忍受的。

  沐枫撒开了端木良庸的手,把他的胳膊轻轻的放在病床上,生怕伤到了他。

  “大叔爷有没有给你开些方子?”沐枫知道大叔爷来过燕京,自己和大叔爷相比,医术差距还是有的。

  端木良庸呵呵一笑,“青山当然会给我开方子了,他可和你不一样,他不会想着我去死的。”

  沐枫看着端木良庸,“如果我是你,我就不坚持了。”

  端木良庸呵呵笑着,“我必须坚持,我还没有看到重孙呢,我当然不想闭上眼睛。”

  沐枫也笑了,“如果我坚持不让你看见呢?”

  端木良庸目光坚定的说:“那我就坚持着活下去,我不会相信医生的话,我端木良庸这辈子与人斗,现在我要与天斗,我就不信我斗不过它!”

  “一辈子和人斗,现在还要和天斗,你累不累呀?”沐枫道。

  “不累,如果不能斗了,那我还不如直接去和阎王下棋去了。”端木良庸道。

  沐枫讽刺地道:“你现在不是和天斗,你现在是和你孙子我斗。”

  端木良庸明显的愣了一下,沐枫虽然是在讽刺,可是这句孙子,无疑是承认了双方的血缘关系。

  这本事很平常的一句话,却让端木良庸感觉到浑身变得舒坦起来,仿佛病情都好上了几分。

  沐枫自小就因为父母的原因,和端木良庸对抗,从来不会叫他爷爷,也从来不承认是他的孙子。

  端木良庸之前每年都会定期的回鸡鸣山,回乡祭祖其实只是个借口,更多的是回鸡鸣山陪陪沐枫。

  虽然沐枫每次都很倔强的不称呼自己,对自己也从来是敬而远之,但是能看到沐枫,对端木良庸来说就是一种心灵上的安慰。

  他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当年的做的确实过分,只会在嘴上埋怨沐枫的父亲不争气,根本不配做他端木良庸的儿子。

  可是如果不是思念儿子,他何必每年都要在鸡鸣山上待一个多月,还要看着那小家伙的脸色。

  不过对于沐枫的个性,端木良庸那是非常的喜欢的,他就是喜欢沐枫那倔强的个性,这才是自己的血脉的延续。

  而那个逆子,却实在是过于重感情了,为了一个女子就愿意放弃端木家主的位置,还为了那女子染上了重病,最后拒绝治疗离世而去。

  沐枫自小被他送回鸡鸣山,由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