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乐于见到的(1/2)

加入书签

  玖兰千柔从天而降之时,所有的人都抬头看向了她。[随_梦]小说suingla天空飘着雪花,玖兰千柔伴着雪花而落。她穿着红色的罗裙,身披白色大氅。漫天的雪花做了她的陪衬,她是迷人的精灵,是从天而降的神女。

  叶清弦见到来人是玖兰千柔,不禁染上了一分喜色。他淡笑道:“荣夫人,怎么是你?”

  玖兰千柔卷起了一缕银发,轻笑道:“怎么不可以是我?”玖兰千柔本就生得绝美,此时更有一分说不清的傲气。红裙白氅,雪地里的她异常迷人,一根蟠龙簪绾起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却更衬得她清冷。

  叶清弦望着玖兰千柔,解释道:“荣夫人,你不要误会···”

  玖兰千柔看着叶清弦,仔细地打量着他。此时的叶清弦并没有穿他最钟爱的青色长衫,反倒是穿了一身银色铠甲。不似原来那般温文儒雅,冰冷的铠甲倒是让叶清弦的五官变得冷了一些,眉间也多了一分英气。

  叶清弦骑在白马之上,一身戎装的他倒是有几分王者之气,不过可惜,玖兰千柔就是来阻止他的。

  叶清弦身边的拓跋真一言不发,贪婪地盯着玖兰千柔。他没有想到,东漓居然有如此绝色之女子。

  玖兰千柔察觉到了拓跋真的眼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眼里带着一丝厌恶之色。玖兰千柔这一扫并没有震慑到拓跋真,反倒是让拓跋真忍不住心神一荡。拓跋真没有想到,原来玖兰千柔生气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迷人。

  叶清弦也察觉到了拓跋真的贪婪,脸上爬上了不满之色。玖兰千柔岂是他可以觊觎的?

  玖兰千柔无奈地蹙起了眉,心里对拓跋真厌恶非常。拓跋真来自北疆,北疆的风俗和东漓完全不同。北疆人十分好战,也不像东漓人那样讲究礼仪。而这拓跋真长得虎背熊腰,是个十分粗犷的男子,一点儿也不讨喜。

  玖兰千柔明白,这北疆王也许就和中国古代的匈奴人差不多。总之,她是不喜欢。虽然明帝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北疆王明摆着就是个色鬼。

  对拓跋真同样不满的,还有叶清弦。可是拓跋真偏偏像没有察觉般询问叶清弦:“叶王爷可是认识这女子?她是何人?”

  叶清弦看着玖兰千柔,点了点头,轻声道:“一位好友。”

  玖兰千柔勾起了一抹淡笑,轻声道:“想不到,叶公子的身份如此显赫,竟然是西岐王爷的胞弟。”

  “在下并不是存心欺瞒姑娘的。”叶清弦解释道。

  玖兰千柔斜了叶清弦一眼,冷声道:“叶王爷,今日我来,不是与你叙旧的!你与拓跋真联手,犯我东漓,乃是事实。不管你怎样辩解,如今你的铁蹄已经沾染上了我东漓百姓的鲜血。这是你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叶清弦神色一滞,轻声道:“东漓气数已尽,在下不过是顺应天命而已!”

  “天命?”玖兰千柔嗤笑道,“叶王爷此话当真可笑。适逢东漓国丧,局势动荡。叶王爷举兵来犯,只不过是趁人之危而已,谈何天命?!叶王爷步步紧逼,非要取下我东漓不可,不过是欺我东漓无人可用。叶王爷此举,与伪君子有何区别?”

  “荣夫人,我···”叶清弦焦急地想要辩解。谁料络萱竟从身后的军队中走出,打断了叶清弦的话。

  络萱满脸的怒气,斥道:“大胆!竟敢对王爷不敬。”

  玖兰千柔看了一眼络萱,压根不打算理会她。因为她知道,络萱这个炮灰,叶清弦会好好管教的。

  这不,叶清弦的神色微冷,怒道:“络萱,退下!”

  络萱不是很甘心,但是只能听从叶清弦的命令,缓缓地退下。

  玖兰千柔见络萱退了回去,看了叶清弦一眼,轻声说道:“叶王爷,废话也不必再多说。今日有我在,是不会让你攻下景阳的。”

  听了玖兰千柔的话,叶清弦还没有出声,拓跋真却大笑出声。望着玖兰千柔,拓跋真觉得有几分可惜,说道:“想不到,这位姑娘虽然貌美无双,但是脑袋却不灵光···”

  玖兰千柔知道拓跋真是想说她脑子有些问题,脑袋不灵光还是一种委婉的说辞了。但是玖兰千柔没有辩解,只是冷笑着看着他们。

  叶清弦身后的络萱听见了此言,也忍不住嗤笑道:“凭她一己之力,妄想对抗五十万大军。呵~可笑!”

  身后的士兵们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现在的他们还不知道,这个可笑的女子,让他们看见了更加荒谬甚至恐怖的事情。

  不理会众人的嘲笑,玖兰千柔挺直了自己的背,站在大军面前,不卑不亢。

  城墙上,景阳太守和士兵们一直在观察情况。见到玖兰千柔被嘲笑,景阳太守忍不住对玖兰千柔喊道:“姑娘,本官知你一片好心。可是战场十分凶险,不能儿戏。姑娘还是赶快离开吧!别白白送了性命。”

  玖兰千柔缓缓地回过身,看着城墙上的景阳太守。只见他神色复杂,但是脸上确实有担忧之色。

  微微一笑,玖兰千柔说道:“太守大人只管放心。这些浪子野心之人,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听到玖兰千柔的狂妄之言,拓跋真又忍不住大笑出声。听着背后的嘲笑声,玖兰千柔并不在乎,只是对景阳太守淡淡一笑。

  景阳太守一怔,竟觉得内心变得十分平静。明知玖兰千柔是不可能阻止叶清弦等人的,但是她那样的笑容,竟然让他相信了她。景阳太守居然觉得,玖兰千柔可以做到。

  玖兰千柔缓缓地转过了身,望着叶清弦等人,轻声说道:“我来的时候,好像听见叶王爷劝太守开城迎接你们。现在,我也劝你们,赶快离开东漓,否则,后果不是你们可以承担的。”

  叶清弦微微蹙起了眉,却没有说话。拓跋真望着玖兰千柔,笑着说:“姑娘不会以为有几分姿色,就可以让我等为你神魂颠倒吧?姑娘以为用美色,就可以让本王退兵吗?若是姑娘识趣,自愿投入本王的怀抱,本王会好好疼疼你!但是,姑娘还是不要口出狂言,惹人发笑了。”

  听着拓跋真的污言秽语,玖兰千柔面色微冷。这个拓跋真,还真是恶心!抬起手,玖兰千柔轻轻一挥。一根细小的冰针从指间飞出,直奔拓跋真的眉间。

  拓跋真微微一愣,随即提起大刀一挡,挡住了玖兰千柔的冰针。冰针撞到刀面上,便破碎了,消失地无影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