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佳人已逝红姐道出实情(1/2)

加入书签

  飘动的导游旗!

  “真想不到,我们会再次相见。”红姐轻推着面前的红酒杯,直视着陆川感慨道。

  “是啊,红姐,刚见到您时,我真是不敢相信眼睛,您和旅游时简直不一样。”我也回应道。

  “有什么不一样呢?”红姐好奇的问。

  “旅游时您穿着的是户外装,全身上下看着休闲轻校的样子,现在您是企业负责人,不论穿着还是气质都透着一种高贵和威严。”我想了想说。

  “那你觉得哪种样子更好呢?”红姐继续追问。

  “我觉得都挺好的,都是那么漂亮和超凡脱俗。”我不禁有些尴尬,四目相对,让我一个劲地对一个并不很了解的女的品头论足,还要尽量保持冷静,还能让听者受用,实在有些不舒服。

  “瞎话,你们导游嘴都这么会说,哪儿都不得罪。”红姐略显无趣地说。

  “怎么说呢,从导游的角度讲,对待客人的心态是一样的,而看待客人的眼光也是差不多的,毕竟当时是在工作,客人留给导游的印象很难和当时彼此的关系和所处的环境是相关的。因此,在导游心中,能深刻记忆一位客人时,说明客人对旅游接待的服务所表现出的反应,以及与导游相处的关系是很有特点的。或者两者很谈得来,或者共同经历过异于他人的经历,或者双方的评价很是特别。而两者在服务与被服务关系之外的感觉和印象,也必然会受再次相遇和相处的环境,以及各自所代表的社会角色与身份相关,这样所带来的感觉是全新的,所以要说哪个好,哪个不好,这个还真没有可比性。”我试图给自己开脱。

  “好啦,不难为你了,看你说了这么多,真难为你了。说说吧,你为什么会来儿找丽丽呢?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吧!”红姐眼露探索和微微妒忌的问我。

  我原本在红姐来之前,就已经为这个问题准备好了充足的理由,我不想把曾经的经历一一讲明,但又不想编造子虚乌有的理由来搪塞。可是,当这个房间里多了红姐这个人,在自己对面多了一双如此充满好奇又充满不可猜测的其他感情的眼神时,我此前所准备的那些理由都模糊了。一时间,我不知道该从哪一句,哪一段讲起。吱吱唔唔半天,红姐一直不说话地等着我的陈述。我不安地看着窗外,但从玻璃的反光中,再次看到红姐嘴角微微一撇,觉得红姐可能对我有些失望,于是索性实话实说。

  “红姐,我已经不干导游了。”

  红姐大为吃惊:“什么?你辞职了?为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有半年多了,带完你们以后,又接了两个团,中间大病了一场,家里又出了点事,所以干脆就不干了。”

  红姐心生重重疑虑地问:“你家出什么事了?得了什么大病?”

  我见红姐眼神中尽是真诚的关切和慰问,也就不避讳地把带学生团和保险团的经历,以及父亲去世和悦玲结婚的事一一简要地叙述一遍。

  在我大概一个小时的叙述中,红姐始终安静而平静地听着,间或小酌一口红酒,小品一口清菜,举止落落大方,不惊不扰,让我感觉轻松而放心。

  我越说越投入,越说越忘我,眼中的世界穿越回到过去那些不想回首的经历,身心已从当下的环境抽离而出。激动之时,忘了对面的红姐,自顾自地一根根抽着烟,而红姐即便被烟味熏呛着,也不曾表示出反感,依然安静地倾听着,她不想打断我那时出神的状态。

  听完我的唠叨,红姐默默地点上一根女士香烟,慢慢地吸着。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来找丽丽么?”红姐思考片刻问我,这一问把我俩的当下和我刚刚讲述完的一切清晰地割离开来。这一问,令我一时难以反应过来,因为我的情绪还纠结在对过去种种的回忆之中,就像刚刚从催眠中苏醒的人,一时难以反应迟钝的情况一样。

  “我我不太清楚,当我决定出来后,最初不知道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要去见谁。我就是不想待在市里,不想让家里人看到我那副颓废的样子。当时能想到的,就是往南走,而一想到往南走,就想到了她,所以我就来了。这一路上,我也在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要见她。我也解释不清楚,只是凭着感觉走。”我困惑地想,刚才一股恼地跟她讲那么多自己的隐私是不是太过投入了。我们毕竟并不了解,也并没有深交,为什么会如此毫无保留的向对方倾诉?她值得我这么做么?

  “如果时间再隔得久一些,比如一年,你还会想到来找她么?”红姐试探性地追问,但好似她猜到了某些答案。

  “不知道,或许不会”我不知可否地说。

  “还好你们没见着。不然,你可能会后悔。”红姐坚定地评论。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呢?”我诧异地问她。

  “你想找的不一定是她,但可能是想找一种感觉,而正好她能给你这种感觉。如果这种感觉被你找到了,那么她对你来说或许就并不重要了。”红姐冷冷地说。

  “一种感觉?我找的是一种感觉?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这种我并没有查觉的需要会对我有这么大的影响?为什么照红姐这么一说,我来找白丽丽的这一举动会听起来如此的充满自私感?”我内心有些乱。

  “你想要找到一种归属感,过去的那段时间里,你失去的太多,亲情、爱情、职业尊严、自信,而这些里对你最重要的是亲情和爱情,痛失所爱让你内心恐慌,但你要强的性格又不让你承认自己内心中的脆弱,于是你对身处的环境产生了强烈的排斥,你想要找到一种可以抚慰你的人,于是,你想到了她。其实,如果换作为,能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被你想起,也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