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完美的解释(1/2)

加入书签

  透过车窗玻璃的阳光照耀在了林松坚毅的脸上,此刻的林松还在均匀呼吸的熟睡着,而且司徒静无论在家里还是在警队,都是很高傲的一个女神女警花,但是这句话她却好像是乞求林松一样,问他会不会对自己负责,声音还特别林松当然没有听到了。

  司徒静下意识的认为林松不会对自己负责,平时看他就流里流气的,可是她心里不甘心,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没了,眼角直接流下了两行眼泪,片刻之后司徒静也反应过来了,事情已经这样了,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索性在这个男人醒过来之前自己先离开吧,司徒静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扯碎不能穿了,略微考虑了一下,司徒静就把林松的衣服穿上,直接下车离开了。

  或许是因为昨晚林松操劳过度,所以又是过了好一会林松才醒过来了,醒来之后才发现司徒静已经走了,同时他也想起了昨晚乔姐的电话,自己必须要快点回去才行,但是当林松看了一圈之后发现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只剩下了一条内裤。

  林松一下就想明白了,肯定是被司徒静那个妞给穿走了,林松一阵苦恼,这尼玛自己一晚上为了这个大胸妞忙前忙后的,累成了这样,这个丫头还恩将仇报的把自己的衣服穿走了,自己就穿着一条内裤怎么回去见乔姐和甜甜,这样肯定更加解释不清了!

  “喂,刘星,我现在在花海公园附近,你马上带一身衣服过来,行了,你别问那么多了,让你拿衣服过来你就过来,”林松给刘星打了个电话,然后才靠在了车子的驾驶座上,回想着昨晚的美妙,原来跟女人一起做这种事情这么爽,林松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一个只见过两次,而且还得罪过的女警花。

  车里还残留着司徒静身上的体香和那种事情残余的气味,这个妞估计是生自己的气了,所以才会不辞而别,不过林松也知道,自己昨晚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司徒静肯定非死即痴,除非林松在路边随便拉个路人跟司徒静做也能救她,可是那样还不如自己亲力亲为呢!

  林松双手放在脑后靠在座位上,感受着清晨的阳光,林松也幻想过自己的第一次是跟灵儿在新婚的夜晚完成,但是她已经走了,而自己这次跟司徒静,还是司徒静帮着林松找到入口,引导着完成的,真不知道那个丫头还记不记得,要是还记得的话,自己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司徒静在这天第一次旷工没有去警局上班,而是回到了家里洗澡,卫生间里哗哗的水流伴随着司徒静的眼泪缓缓的流淌下来,毕竟做为一个女人,她失去了本应该属于自己老公的第一次,最主要的是司徒静还隐约的记得昨晚,几乎都是自己在主动的索求,而且还那么的放纵,一想起这些,司徒静的心里就羞愧的无地自容。

  洗过澡之后司徒静光着身子就来到了自己的卧室里,看着满地的狼藉是昨晚跟杀人蜂打斗留下的痕迹,司徒静一眼就看到了放在那边书桌上正对着自己床那边的小型摄像机。

  对了,这个是昨晚杀人蜂要要挟自己留下的,司徒静上前打开了摄像机观看了起来,最开始就是杀人蜂刚要对自己做什么的时候林松出现了,接着是林松和杀人蜂的打斗,司徒静这才知道林松这么强悍,自己对付起来一点办法没有的杀人蜂在林松的面前好像小孩子一样,被打的狼狈逃走。

  司徒静看到最后的时候是林松躲子弹到了自己的床边,自己伸手拉住了林松说:“啊,我要,快,快给我,好难受!”

  听到自己说的这句话司徒静立刻把摄像机关掉了,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自己竟然跟林松说了那么羞耻的话,但是自己又能怎么样呢,上都被林松上了,司徒静有点接受现实了,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伸手摸着柔软的床:“这个混蛋就不知道找个舒服点的地方做吗?非要在车里那么憋屈的地方,混蛋就是混蛋,做这种事情的想法也那么龌龊,居然玩车震!”

  想到这里司徒静赶忙打断了自己的思路,自己在想些什么啊,都已经被那个混蛋浑身摸遍了,自己居然还在在意这些,而且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就跟着两个美女,一看就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