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美人如画(1/2)

加入书签

  司徒静昂首挺胸斗志昂扬的看着林松,丝毫都没有退让的意思,秀丽的眉毛下面一双美眸看着林松,那边的安宁也觉得挺有意思的,毕竟对于安宁来说这么玩还真的是属于新鲜的玩法,所以安宁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不过这样的话我感觉筹码还是不够多,我现在还要加筹码,我们身上只有一层衣服,但是你身上好像还有两层衣服吧,所以我们如果赢了你就要脱掉一两层衣服,然后你赢了的话我们就要脱掉一层衣服,这样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是可以一饱眼福的,对吧?”司徒静想了想也觉得不能够这么轻易的就让林松捡便宜,所以就加高了筹码,而且司徒静也想通了自己这边和妹妹一起玩,还能够说话,对面只有林松一个人自己怎么玩都能赢的,到时候就要让这个混蛋脱光了,好看看他出丑的样子。

  谁让这个混蛋想着要站自己妹妹和自己的便宜的,到时候就让这个混蛋好好丢丢人,司徒静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松,还不知道这个林松是什么反应的,如果这个筹码吓到了林松让林松不玩了那就没意思了,安宁也在一边说道:“哎,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林松哥都是大男人了,怎么可能跟我们赌注一样啊!这样也挺好的,我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安宁说着还高兴的在床上蹦了起来,长长的头发直接一晃一晃的,看着林松心里也一晃一晃的,心里不禁为这两个丫头感觉可怜,司徒静和安宁都感觉赢定了,但是这个时候的林松已经决定要使用真正的本事了,怎么可能这么关键的时候林松会输呢!

  “好,这个条件我也可以答应,既然咱们两边都没有异议的话,那咱们就开始吧,我要开始洗牌了,”林松一脸阴谋得逞的表情,笑嘻嘻的说着,然后就要伸手把那边的牌拿过来,然后洗牌,但是司徒静却没有给林松这样的机会,毕竟在司徒静这个妞的眼里,这么关键的时刻怎么可能让林松洗牌,这个家伙的手法这么快速,万一要是动了什么手脚的话,自己也看不出来,那不就是白白让林松占了便宜,所以司徒静直接把手按在了林松去摸牌的手上。

  “哎哎哎,这个牌可不能让你洗,你万一要是动了手脚,我们白白的输了那怎么可以,所以还是我来洗牌吧,你没有意见吧?”司徒静说着就不等林松回答,然后就把林松的手挪开了,随后司徒静自顾的拿过了牌,然后洗了起来,丝毫没有理会林松的表情,这个时候林松故意弄得一张苦瓜脸,好像自己的阴谋被识破了似的。

  但是其实林松的心里早就已经窃喜了起来,就算是不用洗牌刚才林松触摸那个牌的一瞬间就已经完成动手脚了,而且一会自己还有个切牌的机会,这个妞都已经洗牌了,林松一会如果说自己要切牌的话,这个妞肯定会本着公平的原则同意的,到时候林松肯定就是胜券在握了。

  司徒静两只十分精致雪白的手,哗啦啦的洗好了牌,然后把牌放在了床上,划开了一字线,林松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不错,人好看洗牌都这么好看,不过为了公平是不是可以让我切牌呢?”林松说着就看向了那边的司徒静。

  “好啊,不过你只能切一下牌,不然的话就算你输了,”司徒静看着林松的样子,总感觉这个家伙在捣鬼,但是只让林松切一下的话应该没事的,这就是司徒静的想法,毕竟之前的时候林松想要洗牌这个司徒静都拦着不让了,如果这个时候还不让林松切牌的话,那就是有点太不讲道理了,而且也显得太不公平了,那不是胜之不武嘛,司徒静这么强势的性格肯定不会这样做的,不过为了保险还是只让林松切一下牌!

  林松到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收就覆盖在了那个纸牌上,之前林松说要洗牌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把真气留在了一些大牌上,这次林松这么覆盖着纸牌,就能够调动这些纸牌,而且林松的境界已经是尊者境界了,控制万物之力调动起这些沾了真气的牌是十分轻松的,所以表面上看林松只是横着切了一下拍,但是林松早就已经把一些牌的顺序调换了,正好林松可以摸到那些好牌!

  “可以了,摸牌吧!”林松横着切完了牌之后说道,司徒静和安宁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