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夏承玉吃醋6000(1/2)

加入书签

  原先郁积在心中的恐慌和忧伤此时尽数被他长情缠绵的告白给击退了,心窝里像倒了一坛蜂蜜喜滋滋的,连同原先在楼下听到的那番话也顷刻忘却了。

  “墨哥哥,你真永远对我好吗?”

  她躺在他两手之中凝望着他暗黑的深眸。

  “嗯,我永远在你身边,永远对你好,阿玉,你要知道,我永远不会负了你的。”

  她又有些迷惑了,手掌无助的抓着底下的被单:“你从前并不是想要娶我的对不对?你原本就要娶那位姓顾的小姐对不对?醢”

  “谁跟你说这些的?”黑暗中,他的声音徒然冷了下来。

  “没人跟我说这些!我、我在电视里看到的!电视上都说了,你休想骗我!”

  墨歌眸子深沉,看来连家里的电视机也要修整修整了缇。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原来是真的……”

  她失魂落魄的低喃着,再不管他,紧闭着眸子一声不吭。

  墨歌最怕她这样,她一直都是个敏感至极的姑娘,心肠直又细腻,很多时候自己不经意间说出的一句话都会惹得她坠下热泪,而比起她的啜泣他最怕她在他面前无言以对,这种感觉就像一面巨大的海涛惊天动地般淹没了他。他知道这次自己如果不解释清楚,她必定是无法安神了。

  他迎面倒在床榻上,进而又紧紧把她搂在怀里。

  “有很长一段时间,你都不要我了。那时候我出了很严重的车祸,腿断了眼睛也瞎了,我以为我的人生也就这样了,在黑暗和孤独中死去,也在承受被你抛弃的悲痛和寂寥中死去。顾挽月和我从小一起长大,那时是她一直在我身旁照顾着,姥姥很喜欢她,后来便建议我娶了她,博取‘娶妻要娶贤’的名号。我也确实是跟她订婚了……”

  听到这儿,夏承玉深深的战栗了下,开始在他怀里剧烈挣扎着。

  墨歌一把将她抱上自己温热的胸膛上,炙热的薄唇紧紧贴着她的幽香的鬓额。

  “乖,别动,听我说完。”

  他的口气从未有过的荒凉和沉闷。

  夏承玉心底一软。

  “就在那次订婚宴上我就知道我错了,我发现我始终深爱着的人是你啊,又怎么可能与别人相约共度一生呢?于是我回头找到了你把你娶到手了……”

  “阿玉,你要知道在爱情里最忌讳的就是得过且过了,我不愿与别的女人苟且一生遂回来找到了你……虽然你总是嫌弃我,说恨我,但我的生命没有哪一刻不在深爱着你的……”

  “别再试图否定我了,我的整个身心都属于你的,阿玉,我墨歌仅为你夏承玉所拥有……”

  男人宽厚的胸膛就像一个大熔炉一般炙热,夏承玉浑身上下都被炙烤透了,她的心窝暖暖的,巴掌大的脸颊红彤彤的,连同她的四肢都因着这道炙热而微微战栗酥软。

  她抬眸看着他隐约在黑暗中依旧挺翘的鼻梁,伸手摩挲着,口气有些懊恼:“对不起,墨哥哥,我不知我原来是那样差劲的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要你的……我、我也爱着你呢。”

  话刚落音,她面色酡红。

  墨歌心中涌过巨大的惊喜,他情不自禁的摩挲着她酡红的脸颊,问得小心翼翼:“阿玉,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爱我呢?”

  “嗯……”她轻轻颤着浓密的睫毛低低道。

  还有什么比她亲口说爱他而更具魔力呢?

  他欣喜若狂,猛地压上她,也不顾今天早就要了她很多回了。

  “墨哥哥……”

  他又要对她最那种生不如死却甜蜜万分的事了,她抠着他壮硕的腰身痛苦的呢喃。

  接下来,墨歌只剩下了两个念头:进入,抽离。

  暗淡的月光渐渐隐在了树梢的后头。

  很快的,天边的第一抹微光擦亮了漆黑的天际。

  男人容光焕发的去上班了。而夏承玉因为实在无法抵挡的疲倦已经长久的昏睡过去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烈日当空的午后了。她发现自己还身处在这座四处透着阴沉冷冽气息的老宅里,顿时有些气馁。却在下一刻立马跳下了床,已经这么晚了她还没有起来,不知他的家人又会怎么样不高兴呢!

  怀着忐忑的心肠,她走了下楼。

  早膳时间早就过了,秦蕴人在墨哲的陪同下去医院接受化疗了,她的公公墨九也上班去了。于是偌大的别墅竟只剩下严上梅,她正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看报。

  夏承玉吓得心惊胆战。

  “妈妈。”

  她战战兢兢的喊了声。

  “哦,你起来了?”

  严上梅眼都没抬,平静无波的语气中隐了一丝凌厉。

  她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抖了起来,脸色也有些苍白了。

  “对不起,妈妈,我起晚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承玉总觉得墨歌的妈妈不喜欢她,虽然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未呵斥责骂过她,但是她总觉得在她那张精致和蔼的脸皮之下隐隐跳动着咬牙切齿的怨恨。

  比如她现在轻轻的说笑着。

  “承玉啊,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年轻夫妻之间难免贪睡,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墨歌小子也宠着你呢,临走之前还特意吩咐了我不要打扰你。我又怎么敢责怪你呢?”

  她不说得这么阴阳怪气的还好,这会儿夏承玉汗毛都立起来了,却手无足措的呆站在那儿一句话也说不出。

  “妈妈……”

  “早膳时间早过了,你快去饭厅吃饭吧!”

  “哦……”她莫名喘了口大气,心情也立马欢快起来了,拔腿就要跑出去。

  严上梅盯着她那张异常白净纯洁的脸蛋,心里有过一阵不适,遂淡淡道:“哦,我等下就要出去一趟,午饭就不在家里吃了,你自己想吃什么就煮点什么吧,张妈今日告假了。”

  “哦,好的,妈妈。”

  严上梅很快出去了。整座别墅空落落的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于是巨大的阴沉的恐慌又像潮水一样向她直面扑鼻而来了。

  厨房里倒是备了很多材料。她站在水槽边不知从何下手,最后她蹙着眉头从菜篮子里掏出了一棵大白菜和一块排骨,潜意识里她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面条来吃。

  刷洗菜叶,砍排骨,再下锅煮沸,下面条,一切都那么顺。她顿时乐了,原来她做菜的手艺很好呢。

  盛了一碗留在冰箱里打算等墨歌回来时请他品尝。

  *******************************

  费米齐诺机场。

  “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罗马0102次航班飞往ak67次中国上海的航班已到达本站,请旅客带好自己的随身物品由6号登机口登机,谢谢!”

  大厅里响起了一道悠扬的女声。

  “秦医生,要登机了。”福子拎起行李小声催促着。

  站在她身旁的两人都没有动,她便道:“秦医生,我先进去了,你赶快来。”

  “嗯。”秦非低低颔首。

  她拖着行李刷了护照在即将进入登机口时,她那丰腴的背影猛地一顿蓦地回过头来瞥了眼机场大门,嗤笑了声便不再做任何逗留走了进去。

  “那,我走了。”

  秦非轻笑着对身边人道。

  帕斯抿着唇并不做声,黑裤白衫衬得他长身如玉气质清濯,在人来人往的熙攘里自有一番彻骨的清寒。

  秦非快速瞥了眼他白皙至极的侧脸,又说了句:“那,我先走了。”

  “后会有……”那个期字被他一口吞入了肚子,苍天白日之下,男人俊美清隽的脸庞笼起了一层寒霜,狭长的眼梢里扫着凌厉的风。

  “他生气了。”秦非蓦地生出了这么个念头,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赤日的余晖在他颀长清瘦的背影撒上了一层亮蹭蹭的金光,在很长的时间里,秦非都分不清他脸上清隽细腻的轮廓和红日余晖在他岑寂又清冷的脸上留下的浓厚轨迹。

  直到他掀开那张好看妖冶的薄唇,秦非才看清他发了白的脸颊透着森然的冷气。

  “走了,就不要再回来。”

  一字一字,流声悦耳,声声透骨如那深冬之中最后一支覆盖着厚沉积雪的萎靡桠枝。

  “嗯。”他喉头滚动几下,又兼腹中似是涌上几倾的话语,一阵难堪的沉默之后,他低头终是笑道:“好了,我要走了……再见。”

  说完,跨着矫健的大长腿头也不回走开了。

  在刷完护照转身之际,他鬼使神差快速回首往后一看,只一瞥,心肠俱碎。

  那个男人羸弱清瘦的身躯几近淹没在拥挤的人流中,而那双黑白分明若秋泓的眼眸却令他口鼻瞬间窒息。

  星辰在他眼中陨落,死灰在他眼底复燃。

  多年以后,在贫瘠荒芜沙粒漫天的大戈壁,在病毒肆虐的荒原里,秦非都未能忘却这抹在机场大厅中惊人的一瞥。这一瞥,有关一个眉清目秀高贵似梅的男子;这一瞥,有关时光荏苒白云苍狗的悸动。

  ~~~

  墨歌在老宅有一个非常宽敞的书房,这是下午时分夏承玉无意间闯了进去发现的。

  四面都是高至屋顶的书架,她随手翻了翻,全是她看不懂的英文和其他文字。她不禁有些倦怠了,把书放了回去。

  书房中央摆了一张巨大的胡桃木书桌,这吸引了她的注意。一轱辘坐在那张黑色沙发靠椅里,她拉开了里头的抽屉。

  “咦,happytime?”

  这是一本雕刻着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