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古札183界主183三娘(2/2)

加入书签

道:“通识灵珠,以神念驱动,隔千山万水,我亦可感知,催动其所需灵力,为冥界特有的黑死灵力,装满一次,可用三次。”

  “那这个装满了吗?”余念连忙问道。

  穆红鱼冷冷地看了余念一眼,也不说话,小月好像看出了什么,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穆红鱼,后者的身体顿时崩溃,散作一团烟气,消失不见。

  “大叔,你秘密真多。”小月转过头,看着余念,眉眼弯弯,裹着笑意。

  余念也跟着笑了,道:“你这小丫头也不赖。”

  说完,余念瞳孔微微一颤,他的识海内,“窃神”牌忽然一颤,面前的酒杯里,一段文字很快出现又消失。

  “今夜子时。”

  这是,第二次的不哭死神传承的任务?

  余念若有所思,和小月结了账,回了余府。

  是夜,月明星稀,小雪乱飞。

  余府的侧门,缓缓打开,一个消瘦的身影踏了出来。这是一个男子,四周顾盼几下,见没有人注意到他,松了口气,提着一个小箱子,缓缓踏进了雪夜里。

  小蛮今晚特别的开心,一来,今日是他自懂事以来,收获木炭最多的一天,二来,他自落铜山救回来的那个男人的伤势,真的好了,真是多亏了那位仙长啊。

  只是……这个男人好像失忆了啊。

  “喂,大叔,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小蛮坐在一盆猩红的炭火前,身上裹着一件破旧的袍子,殷红的炭火映得他的眸子亮晶晶的。

  男人摇了摇头,看着坐在对面,做着针线活的顾三娘,目光很是温柔。

  “那我们应该叫你什么好呢……木炭怎么样?你皮肤黑黑的,就叫你木炭大叔吧!”小蛮一拍手,为自己取到的好名字欢呼。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男子一点也不黑。

  男子有些木讷地看着小蛮,不置可否,或者说也不懂得去争辩。

  顾三娘嘴角挂着笑意,无奈地摇了摇头,微微摇曳的炭火光里,三道身影显得很是恬淡,似温馨的一家三口。

  此时,门忽然被推开,提着小箱子的男人推门而入,目光落在了刚刚被取名木炭的男人身上,不由得眉头一皱。

  “你来做什么!?滚出去!”小蛮站了起来,很生气。

  男人将小箱子放在了地上,看着顾三娘,缓缓道:“里面有好些吃的,够你们半年之用。今年天气特别的冷,你们多待在家里暖暖吧,不要再出去了。”

  顾三娘停下了手里的针线活,看着男子,道:“余保,这是这么多年来,你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就为了给我们母子俩送点吃的?”

  顾三娘的眼神很冷,很冷很冷,就像是在看着冰天雪地的一块冰凉的石块一般,毫无感情。

  这样的表情,让余保心间不由得一痛,他神色柔和了不少,道:“三娘,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俩,你放心……过不了几年,等我有能力了,一定让你们母子衣食无忧!”

  “你说的话,都不如狗放的屁!”顾三娘站了起来,将手里做好的衣衫披到了木炭的身上,木炭嘴角不由得挂上了憨憨的笑意,呆呆地看着顾三娘。

  余保看得心里一阵上火,道:“吃的放在这里了,你们这段时间,好好生活,不要抛头露面,这么冷的天气,你现在又没有了妖丹,凡人身躯,很容易感上风寒的。还有,最近你不要来府里扫地了。”

  顾三娘打开了小箱子,里面似乎是一片独立的小空间,存储着不少的吃食,她扫了一眼,也就关上了,道:“话说的蛮好听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余家主脉来了两个你的主子,怎么?不敢让我们母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怕败坏了您余家三少爷的名声?”

  “三娘!我不是这个意思!”余保解释道,“眼下正是少爷小姐争夺这次族比头名的关键时候,我们必须要给他们全力的支撑,将来他们执掌余氏,我们,也可跟着一荣俱荣啊!”

  顾三娘提起了那小箱子,推开门扔了出去,道:“滚吧,以后我不会再去你的狗窝了。”

  小蛮紧紧地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盯着余保,这个他本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

  余保讪讪地退了出去,捡起来食盒,道:“三娘,记住我说的啊,最近待在家里,好好休养。”

  小蛮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呸!”余保吐了口吐沫,道,“背着我养野男人?”

  与此同时,余府内,趺坐在床的余念识海内“窃神”牌闪烁了起来,裹着余念消失在了原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