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强奸(2/2)

加入书签

在上面唷……」

  姐姐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万分羞涩的将头轻靠在我的胸口上。

  「弟弟坏……坏死了……」

  看著姐姐娇羞万分的小女人样,我将姐姐的黑色裤袜与其下的性感黑色蕾丝内裤一口气向下拉到大腿中间。一下子姐姐更羞了,原来她跟妈妈一样是白虎来著呢!

  「姐姐会不会很奇怪……?是不是只有我那边没有毛……」

  「妈妈也是啊,这样光滑柔嫩的,很好摸哩。」我像是要证明我的言语不假似的,除了嘴仍然舍不得离开姐姐的一对酥胸之外,将攻击的目标转移到了下半身。

  除了一手仍然不断的抚摸著触感十分柔细诱人的天鹅绒丝袜美腿之外,一手探入了姐姐的蜜处,手指抚弄著姐姐裸露在外的一对粉红色小花瓣。

  「啊啊!太……太刺激了……!」

  在我一对魔手的攻击之下,姐姐的花蕊很快就流出了热烫的甜美蜜汁,我暂时放过了姐姐胸前的33c玉||乳|,蹲下来仔细用舌头舔弄著姐姐的花蕊,将花蜜卷入口中细细的品味。

  「那里脏……」

  「是我最爱的姐姐就不脏。」

  我一边用双手揉弄著姐姐的一双裤袜美腿,一边用舌尖轻点著姐姐花蕊之中的那颗珍珠,来回细心的品尝。很显然姐姐是感受到xing爱的电流了,整个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幅度还越来越大。

  「不……不行了,要尿了!!啊啊啊啊!!」

  突然姐姐身子一颤,从蜜|岤之中喷出了一小道甜美的水柱,正好射入了我的口中,让我兴奋的全部喝得一干二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潮吹?

  「小弟对不起……姐姐尿尿了……可是好舒服……」抵达顶点之后有点虚脱的姐姐带著歉意的说。

  「傻姐姐,那不是尿,是性高嘲才会有的嗳液啊。又很少人能够喷出来,妳这就叫做潮吹呢!」

  我站起身来将姐姐搂在怀里,姐姐不顾刚刚我才喝下了她的爱汁,感动的凑上了嘴用力的吸吮我的唾液。我也毫不吝惜的将口中的液体与雨心姐姐作交换。

  「小弟一定很难受吧……」

  姐姐蹲下身来,解开我的拉炼取出了我已经处于临战状态的十八公分大rou棒,弹跳出来的瞬间还打在了姐姐娇嫩的面容上,巨大的尺寸让姐姐一双水漾的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可信的样子。

  「怎么这么……这么大?」姐姐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圈起了我粗大的肉茎。

  「以前洗澡的时候看过,没这么夸张呀……」

  「因为爱姐姐才会变得这么大的。啊……」感受到了粗壮的鸡芭上细嫩小手不熟练的套弄而传来的阵阵致命快感,我爽得不禁发出了低沉的呻吟。

  姐姐并不满足于只用双手给予我疼爱,抬起头望向我,以纯真的语气说著:「我听说男生都喜欢女生用嘴……姐姐不太会,小弟忍耐一下……」说罢,便伸出了小小的香舌舔起了我暴胀的紫红色gui头。

  「啊啊啊啊!!」

  我感受到鸡芭头上传来的强力电流,让我全身上下都一阵舒爽无比的颤抖起来。姐姐又将整个小嘴都往前套弄,将布满青筋的rou棒吞进了一半。

  亲爱的姐姐主动的为我做著不熟练的kou交,虽然没有什么太高明的技巧,但就只是单纯的前后吞吐也让我的双腿颤抖到了都已经快站不住的程度。

  「啊啊啊啊啊!!!要射了!!」

  我想将正准备进行喷射,激烈抖动的rou棒抽出姐姐的小嘴,但是姐姐用力的按住了我的臀部,不让我收兵撤退,反而更用力的用舌头卷弄著我的火烫gui头。

  在强烈的刺激之下,我将rou棒顶入了姐姐的喉头,一抖一抖的猛烈喷射出汹涌的jing液。姐姐睁著漂亮的大眼睛流出泪水,喉咙忍耐著我的顶弄,咕嚕咕嚕的将我每一发射出的jing液全都吞入腹中。

  但是喷射的量实在过大,因此从嘴角一股一股的满溢出了我白浊的浆液。持续滴落在衣服上,胸罩上,美||乳|上,以及蹲著的一双黑色裤袜美腿上。

  在怒滔般的劲射都过去之后,我将尚未消退的rou棒抽出了姐姐的小嘴,姐姐很贴心的用舌头卷弄著我的棒身,似乎要把每一丝jing液都吃下去。

  享受著姐姐无微不至的服务,我感动得不知如何形容。将姐姐拉了起身,对著姐姐还带著jing液味道的小嘴就是一阵深吻。

  「弟弟舒服吗?」

  「舒服得上天了……姐姐还吞我的jing液……让我好感动……」

  「妳也吞我的呀,我们扯平了。」姐姐举起了的可爱的手点了点我的鼻头。

  开心的笑著。

  这时的我只感觉到内心被洋溢的幸福所占领,已经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心中的爱,只能紧贴著姐姐的脸,嘴里喃喃念著「姐姐,姐姐……」

  姐姐将细嫩的手伸向了我在射完精后仍未完全消退的肉茎,缓缓套弄了起来。

  「姐姐还要弟弟疼我……」姐姐羞涩的细语道。

  面对美丽的姐姐如此请求,我能不照办嘛?十八公分长的粗长rou棍几乎是一瞬间就完全恢复she精前的硬挺,精神抖擞的跳动起来,想马上找个肉|岤将它包起来。

  姐姐的下身仍然是处于裤袜脱到大腿中间的程度,这是除了直接撕破裤袜裆部之外我跟妈妈之间最喜欢的干法。我想待会姐姐还要穿著内裤跟丝袜回家,现在就直接撕破开洞大概不会是个好点子……

  于是就维持著这个状态,将暴胀的鸡芭顶在了姐姐湿淋淋的白虎花|岤入口,微微蹭弄著姐姐的花瓣。

  「我要进去囉……」

  「放心的疼姐姐吧,姐姐都交给妳了……」

  我将rou棒前端缓缓的顺著开口插入姐姐的荫道,一时之间紧窄的chu女地将我鸡蛋般的巨大gui头挤压得几乎就要马上一泄如注。

  我和姐姐几乎是一瞬间同时的呻吟起来,再向前稍微一探,便感觉到了前头部队已经抵达了突破点,这就是我最爱的姐姐一直珍贵保存的chu女膜啊!

  「姐姐准备好了吗?」

  「为妳准备了十八年了……」

  听了姐姐柔情万千的告白,我感动的紧搂住姐姐玲瓏有致的娇躯,将已经蓄势待发的粗大棒棒用力的向前一刺!

  「啊啊啊!!!」姐姐高声尖叫了起来,幸好这地方几乎是校园中最隐蔽的一角,不然这还不把晚自习的学生全都招来了?

  为了减缓姐姐破处的痛楚,我用嘴吻住了姐姐性感的唇,手在腰部及一双丝袜美腿上不停的来回爱抚。已经刺穿最后防线的肉茎也忍耐住姐姐湿热花径中,那股充满爆发性的紧缩压力,暂时停著等待姐姐撕裂的痛楚过去。

  我们深吻了许久,感受到姐姐已经不再像刚插入时那般紧绷,我便开始缓缓的抽动著我已经忍耐许久的棒棒。姐姐紧闭著美丽的眼睛紧凑上小嘴,一条香舌勾著我的舌头不愿放开。

  姐姐的荫道仿佛有千万只小针般刺激著我的整根rou棍,如果不是刚刚已经在姐姐的小嘴里喷射过一次,现在恐怕已经射得一干二净了吧?

  忍受著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我开始慢慢的加速进行著活塞运动。姐姐羞涩的张开了水汪汪的眼睛,紧抿著嘴唇好似在忍受著我带给她的汹涌快感。

  我将姐姐柔弱的香躯整个抱了起来,让姐姐将一双美丽的丝袜长腿勾在我的腰部,我则从充满弹性的臀部将她托起,以高难度的火车便当体位jian干著她。

  从未想过xing爱可以如此甜美刺激的姐姐在我逐渐加快的抽锸动作下,胸前一对33c的玲瓏娇||乳|不断诱人的晃动著,双手则因为怕掉下去,用力的勾著我的脖子不敢放开。我清楚的感觉到姐姐缠上我腰部的黑色天鹅绒裤袜美腿,随著累积的情慾快速升高的同时也越夹越紧。

  终于在一阵绵长的甜美呻吟中,整具娇躯疯狂的颤抖起来,下身原就紧窄的chu女花径也奋力的紧缩起来压挤我的凶器。

  「啊啊啊!!!」到达高嘲的激烈呻吟同时从我们的嘴中传出。

  不知是不是双胞胎的xing爱特质配合得特别出色,以往跟妈妈jian干的时候往往都是一前一后的到达高嘲,从未像跟姐姐这样几乎是同一秒攀上最高峰。在姐姐的花心拼命挤压我巨大gui头的同时,我也从大开的尿道口抖动著喷射出多得离谱的浓烈白精。

  这阵高嘲持续了超过半分钟,在这同时我仍然没有停止抽动,而是不舍得停止般的继续jian干著姐姐。在一阵子前仍是chu女的姐姐被这波高嘲刺激得翻起了白眼,双手也不受控制的渐渐松下。

  怕姐姐往后倾倒,我连忙将姐姐放下,然后让已然失神的她用双手撑著树干,再次从后方使力捅入姐姐因为混合著jing液与蜜汁而一团湿糊的无毛紧密花|岤。

  「喔喔喔!坏掉了!要坏掉了!」

  高嘲尚未退去又接受了我从后方而来的激干,姐姐已经爽到口水都无法控制而自己流出的状态。已经完全进入状况的我们,在校园中随时会有人出现的强烈刺激感中,进行背后位的背德乱囵xing爱。

  姐姐花径中的皱褶将我的rou棒搓弄得马上就想一泄如注。尤其是我们的肉茎跟花径长度几乎完全相同,每次暴插到底的同时都可以正好戳弄到深处的花心,这大概也是双胞胎合体才会发现的完美接触吧?

  「干死姐姐!啊啊啊……多爱姐姐一点……多爱一点!」姐姐伸出一只手向后勾住我的脖子,胸前的一对嫩白美||乳|也因为背后位的冲击而前后的晃荡著。

  虽然奶子的尺寸不如妈妈,但是水蛇般的细嫩腰部却会自己扭动著追求快感,还穿著制服裙的性感翘臀甚至还会配合著我的抽送向后顶弄,一双裹著黑色天鹅绒裤袜的长腿不论是视觉上或是触感上都比妈妈更上一层楼,完全就是一个完美的xing爱尤物啊!

  「姐姐!啊啊!妳夹得我好紧啊!姐姐的身体最棒了!!」

  「小弟的那里好大好热又好粗……喔喔喔!让姐姐再爽一点!再多一点!」

  姐姐撑著树干的手用力抓著树皮,到了指关节都已经发白的程度。我则是双手搓弄著姐姐雪白的美好臀部与两条丝袜美腿,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的进行强力的打桩运动。

  姐姐湿热的花径毫无缝细的包覆著我已经射过两次精,却胀大得更加恐怖的xing爱凶茎。我的睾丸一下一下的随著我抽弄的动作撞击在姐姐的粉嫩的臀部上,发出一阵啪搭啪搭的响声。

  「羞死了……」姐姐慾泣慾诉的呻吟著,我将上身向前紧紧的贴住姐姐的背,一边抽锸一边与她热烈的激吻著。

  渐渐的,感觉到粗大的鸡芭上传来的快感越来越猛,越来越强烈,很快的就要再次抵达另一次颠峰了。几乎忍受不住的我,越捅越快,只为了追求另外一次的愉悦快感到来。

  「我快到了!姐姐,全射进去好吗?」

  「射进姐姐里面,全射给姐姐!让姐姐帮弟弟生个孩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滛秽的对话交流在乱囵的姐弟之间。

  终于在姐姐美好肉体的致命刺激下,我将rou棒深深的探入了姐姐的花心,在姐姐也因为再一次的高嘲而正在猛烈颤抖的同时,从rou棒的顶端喷射出仿佛永无止尽的琼浆玉液。

  下身传来的强大快感冲击著我整个感官系统,让我she精的同时爽快到整个大脑都陷入了空白,身体就像是要飞起来似的。

  停不下来的强劲喷射仿佛要将我的脊髓都抽干,很快的就将姐姐原就紧致的花|岤全都灌满,瀑布般的从性器合体处倾泄而下。

  我与姐姐又再一次的达到了强劲万分的同步高嘲。只是这次的激烈程度更胜以往,我只是将下身的rou棒紧紧的捅入花心的最深处,不再抽动的享受著已达极限的喷发快感。

  姐姐花心深处疯狂的紧缩著,向我的gui头射出激烈的热潮。两个人维持著下身连在一起的姿势,动也不动的静静等待xing爱的狂潮过去。

  今晚的一切对我而言仿佛就是美梦成真。深爱的美丽姐姐在我的跨下娇吟细喘,双胞胎在xing爱上的配合完美得莫名,让幻想此刻已久的我无论是肉体上或是心灵上都得到了彻底的满足。我将仍在娇喘连连的姐姐转过来伸出双手紧紧拥抱了起来,嘴也不闲下的互相索求著吻。

  「雨心……」

  「雨扬……」

  只叫著对方的名字,然后对望了几秒,突然间两个人都爆笑了出来。

  「好怪,还是叫弟弟比较顺唷。」

  「嗯吶,我也觉得叫姐姐好些。」我点点头滛笑道:「这样才感觉像在干姐弟乱囵的滛乱勾当……」

  「色死了……!」姐姐轻敲我的头,却将轻飘飘的身子倚上了我的胸膛。

  在这样的夜晚里,姐弟两个人都知道,我们拥有了彼此,从今以后都不再是孤独的了。

  「呼呼,姐姐的小脚好会弄啊。」

  在夜晚宁静的客厅中,我正抱著姐姐的一双丝袜小脚进行畅快的足交滛行。

  在妈妈出差的这段时间,姐姐彻底的向我献出了身心。每天放学回家之后,就等待著姐姐晚自习结束,回家与我进行乱囵的性茭。

  有时甚至早上在姐姐出门之前,我看到姐姐穿著黑色裤袜的一双美腿,都忍不住要将姐姐扑倒彻底的jian滛一番。也因此姐姐最近上课老是迟到,幸好课业上姐姐仍然名列前茅,也因此老师都并没有说什么。

  而在xing爱方面,我已经不满足于单纯jian干穿著上课用黑色裤袜的姐姐,比如现在,坐在我前面用一双丝袜小脚为我进行足交的姐姐,穿的就是系著一双吊带的白色蕾丝亮光丝袜。

  了解我对她丝袜美腿的喜爱,姐姐也很配合的穿上各种我喜欢的丝袜或裤袜,吊带袜,与我进行各种寡廉鲜耻的xing爱滛戏。

  我在妈妈身上研究出来的那一套,几乎半点不少的全部灌输给了姐姐。除了高难度的||乳|交比较难达到之外,手yin,kou交,腿交,足交,肛茭,一个不少,甚至妈妈自己研究出来那招将裤袜套上鸡芭再进行kou交的绝活儿,姐姐都乐此不疲。

  虽然奶子的尺寸不如妈妈,但是姐姐的一双美腿比起妈妈来说更让人爱不释手,不仅修长,并且白嫩嫩的肌肤异常的滑嫩,不论是进行裸足脚交或是穿上丝袜再zuo爱,每每都让我疯狂的一泄如注。

  姐姐套著白色丝袜的足心不断的上下套动我向上坚挺竖立的十八公分巨大棒棒,舒服得我把眼睛都闭上了,只用手不断的抚摸姐姐的丝袜玉足。

  在一次次的背德滛行中,姐姐身体里滛乱的细胞似乎也被我逐渐开启。第一次就是在野外的疯狂交合,之后姐姐也爱上了在家里之外的其他地点zuo爱的乐趣。

  公寓的楼梯间,百货公司的男厕,甚至是深夜的公园。身处在被人偷窥发现的危机感中,更加刺激了姐姐与我的感官神经。

  「小弟的rou棒好硬唷……我的脚越夹,它就变得越粗越大呢……」

  虽然脸害羞得红了起来,姐姐却仍然说著滛浪的话语。听著姐姐说出这样的话,让我被她白色丝袜小脚夹著的rou棒用力的跳动了一下。

  「哇,好可怕唷,大鸡鸡还会跳呢。」姐姐带著诱惑的神情,一边用小脚搓弄著我的rou棒,一边抚摸著自己33c的坚挺美||乳|,并不断的用手指夹弄自己已然挺起的两颗粉红色蓓蕾。

  「不只呢,它在姐姐的芓宫里面she精的时候,会跳得更大力唷。」我舔著舌头滛秽的用言语挑逗著姐姐。

  突然间,家里的门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很快的门就打开了,正在进行足交游戏的我们,被突然间发生的意外事故吓得傻在原地。倒是姐姐因为紧张的关系,两只可爱的丝袜小脚倒是夹得更紧了,让我几乎就要忍不住而想要向上喷出。

  妈妈拉著一个手提行李走进了门,看到我们姐弟俩全身加起来的衣物只有姐姐腿上的一双白色吊带袜,一时之间也愣了一下。

  不过身上已经被我埋下乱囵种子的妈妈,很快就脱下高跟鞋丢下行李走进了客厅,伸出穿著黑色丝袜的脚抚弄著我的鸡芭,然后开始脱著全身的衣服。

  「色小扬很有一套嘛……妈妈不在的这段时间,连雨心都被妳吃了呀……」

  听到这话的姐姐,看到妈妈开放的态度,只是害羞又甜蜜的低下头来不敢看我跟妈妈。全身衣物很快就脱得一干二净的妈妈,身上只剩下了一双黑色的长筒袜,跟姐姐的白色长筒袜真是互相辉映。

  「雨心来,我们一人一边唷。」

  妈妈露出滛美的笑容邀请著姐姐一起足交分享我的鸡芭。一左一右的,两人各出一只小脚,一黑一白两只丝袜美足就这样夹住了我的鸡芭,以十分有默契的速度上下套弄著我的荫茎。

  「喔喔喔喔喔!!」从未接受过如此刺激的双足左右夹攻,我躺在地上整个人陷入了迷乱的快感。

  没过几秒钟,原本就已经粗胀难耐的鸡芭,就开始向上一弹一弹的用力喷射出大量白浊的男汁。在空中高高的喷起数次又再次落下,尽数的飞落在妈妈与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