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话操逼(2/2)

加入书签

海一片空白的对著浴室的通气口一抽一抽的喷射出凶猛的粘稠体液,有些甚至穿过通气口喷到了妈妈的小腿与足部上。

  没想到自己射的居然如此猛烈,吃了一惊的我赶忙又取了客厅的卫生纸开始小心的擦拭起浴室门上一大沱正在下滴的男性粘液。

  爽,真的太爽了。

  如果没有之后瞭解了更多的话,也许我就会满足于此也说不定。

  高二的时候一群狐群狗党带了几本翻烂掉的黄|色书刊过来,对我而言,黄|色书刊是种新的体验,从前吸收过的唯一性知识大概也就是知道如何打枪,跟国中健康教育课本上面含糊又不知道啥意思的东西而已。仔细算算,从那之后性知识好像都没有什么长进。

  这几本黄|色书刊不同凡响,不仅有脱光光的美女图,还有几张男女叠在一起的画面,就我而言这是个新的震撼,很快就问了同学这是在做什么。

  「拜托,这你也不懂,这是在打砲啦,zuo爱,上床你瞭了吧?」

  「我就不懂啊。」

  「拜托,雨扬,你长得那么漂亮……干,我说错了,等等,拳头不用拿出来吧。我是说,长那么帅,不会到现在还是处男吧?」

  「是处男又不犯法!」我气呼呼的回道。

  「打砲这档事啊……」

  旁边一个看起来很有经验的同学马上开始讲解起他不知道和哪个风尘女子的风流事迹,听得旁边几个也有经验的直直点头,我们几个小处男是目瞪口呆,当然也有没经验却假装有经验的也说得头头是道。

  「总之,老二插进女人那话儿的感觉啊,简直可以用爽得要死来形容啊!你就恨不能整个人连人带鸟捅进去,跟自己打手枪完全是不同两个世界啊!」

  「是这样?」我傻傻的问道。

  「就是这样。」

  「厚,你们男生在说些什么啦!」高中是男女合班,班上的女生终于注意到我们在聊些不堪入耳的成|人玩意儿,气急败坏的跑过来打断我们继续意滛。不过我知识已经吸收完毕,算是达成目的了吧?

  原来zuo爱是比打枪更舒服的事吗?怎么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呢?

  放学之后骑著自行车回家,回家的路上骑过了一栋办公大楼前面,正好一家贸易公司在关门下班,几个谈笑风生的ol从正门走了出来,放眼望去皆是穿著合身套装,肉色丝袜紧贴在一双美腿之上的漂亮小姐,看得我这个恋袜恋腿癖又是一阵热血上涌。

  看著她们的胸脯跟摇曳的臀部,就想著如果跟她们zuo爱,不晓得会不会跟他们说的一样爽?

  想著想著,裤裆里的rou棒又汹涌的撑起帐篷来。顶著老二骑车难受得紧,赶忙回家准备狠狠的尻一枪消消火。打开家门口还没褪下鞋子,就发现妈妈已经早我一步回到家里,正穿上高跟鞋不知道要去哪里。

  「小扬回来啦,来来,跟我一起去买菜,今天公司谈成了好大一笔企画,晚上做点好料给儿子享受一下唷。」

  「啊……我……」

  「啊什么,来,出门囉。」

  书包丢下,妈妈细嫩的手就牵著我一起再次出门,我正想说不要,打算躲回房间狠狠尻一枪的时候,妈妈的温润的手就把我的心也一起抓了出去。

  坐在副驾驶座,妈妈眉飞色舞的谈著今天公司发生的事情,我的集中力却只在妈妈套装下高耸的胸脯以及窄裙下黑色的丝袜美腿上。原本脑海中意滛的对象,从那间贸易公司的小姐身上转移到了妈妈之上。对啊,我的妈妈比她们都还漂亮呢。

  这倒不是胡说。虽然已经三十好几,妈妈的保养功夫作的可一点也不少。原本就端装秀丽的面容上一点也不见老化,反倒是随著年龄增长,增加了些许成熟的韵味。

  35d的丰满胸部虽然被紧紧的套装所裹著,却仍然不受控制的几乎要冲破白色丝质衬衫而爆裂而出。细细的小腿上套著一件不反光的黑色丝袜,更显得异常性感美丽。

  zuo爱。

  知道这个词之后,滛秽的想法就开始挥之不去。

  原本只是意滛在路上看到的年轻女子,现在把对象换成妈妈之后,整个慾望熊熊的被点燃起来。

  是啊,以肉体上来说,妈妈该是zuo爱的最好对象吧。

  不知情的妈妈只是开心的挽著我的手挑选著一样样高级的食材,不时的还用丰硕的巨ru摩擦我的手臂,搞得我一路上都心猿意马,有时推著购物车落后了妈妈,从身后看著妈妈婀娜多姿的身材,以及一双紧紧包裹在黑色丝袜内的美腿,老二就直挺挺的搭起了帐篷,害我走路都必须扭扭捏捏的掩饰。

  恨不得现场就把妈妈架起来一试zuo爱的快感。

  回到家后妈妈很快的烧完了菜端上餐桌,几道都是我喜欢的丰盛菜肴,哎,可怜的姊姊因为高三还在学校晚自习,也真是辛苦她了。

  「小扬张嘴,来,啊。」

  妈妈贴心的夹了菜要我张嘴喂我,简直就是把我当小孩子了嘛,不过妈妈看来今天心情真的很好,时时都挂著招牌的小猫嘴笑脸,比起平常来说整个人更亮眼了许多。

  「我自己夹就好了啦,妈妈。」我脸红的把脸往后缩。

  「不行,这道菜可是专门为你煮的啊,小扬得先试试味道好不好吃。」

  「好……好吃。」

  「呵呵呵,好吃就好,多吃点呀。」

  开心的妈妈突然起身到身后的玻璃橱柜取出了一瓶看似昂贵的洋酒,拿了两个酒杯放在桌上。

  「今天心情好,陪妈妈喝一点吧?客户老是送这些东西,妈妈自己也不常喝哩。」说著妈妈就已经自顾自的旋开木塞将两个高脚酒杯都倒满,并放了一个在我前面。

  「啊?我还未成年哩。」

  「哎,监护人说可以就可以!」

  妈妈很强制的将酒杯塞进我的手里,然后就自行用手中的酒杯与之轻轻对敲了一下,搞得我也只好端起酒杯轻轻小尝了一口。

  嗯,虽然有点涩,不过过完喉咙热热的其实也不难喝呢。

  晚饭时间一边跟妈妈谈著学校有趣的事情,一边酒就一杯一杯的下肚。尤其是妈妈,喝完一杯又是一杯,虽然说酒精浓度不是很高的样子,但是以这续杯的速度很快就会醉了吧?

  果不其然,半个多小时过去,妈妈已经开始显出醉意,美丽的眼睛数度不自觉的闭上,丰满的上身也一直向餐桌上倾倒。

  再没多久,终于双眼整个合了起来,就在整个身体向餐桌倒去之前,我赶忙离开椅子将妈妈扶住。妈妈很舒服似的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嗯……」的呻吟了一下,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这下糗大了,怎么收拾啊?

  高二的我已经长到了一百七十八公分高,比起一六八的妈妈已经高出了十公分。干脆身子一低,将另一手环住了妈妈穿了黑色丝袜的纤细小腿上,将妈妈横著抱了起来。一瞬间手上传来薄薄丝袜细致的触感,让我浑身都起了一阵哆嗦。

  将妈妈抱进了她的卧房,轻轻的对上枕头放了下来,妈妈又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小扬……」

  我以为妈妈醒过来在叫我,赶忙将头凑进了妈妈的脸庞,岂料妈妈已经完全陷入了深眠,看样子刚刚只是在说梦话而已。

  近距离看著妈妈秀美的小脸,心跳不禁加快了起来。看著妈妈睡眠中小巧可爱的美丽红唇,完全陷入了一种犯罪似的偷袭慾望之中。

  想亲一下。

  亲一下应该不会怎样吧?妈妈小时候也会亲我啊?虽然说都是亲脸颊而已。

  脑海里面迅速的胡思乱想起来,虽然思绪还在疯狂的乱转,脸却已经不受控制的自己向妈妈清丽的脸庞靠去。然后,在妈妈可爱的小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靠,我亲到妈妈的嘴了!我亲到了!

  虽然只是短短一霎那,柔嫩的感觉却已经传到了我的嘴唇之上,让人细细品味低迴不已。亲到了妈妈小嘴之后的我仿佛绷断了线,开始失去了理智。

  起身走向床尾的地方,右手拉下制服裤的拉链,取出了葧起后已经长到十八公分长的巨大肉茎,凶猛的套动了起来。

  「啊,妈妈,妈妈……」也不顾妈妈是不是会醒来,被这种背德的快感刺激得呻吟了起来。左手也没有闲下,伸出手将妈妈裹著黑色丝袜的小脚握在了手心。

  我开始逗弄起妈妈的丝袜脚趾,虽然是在睡梦之中,妈妈的脚趾似乎仍是非常敏感,跳动了几下让我心惊的停了下来,确定妈妈仍然在熟睡之后,又继续抓著妈妈的丝袜小脚开始手yin。

  丝袜脚上柔顺的触感阵阵挑动著我的滛念,让我如获至宝似的隔著妈妈的光滑美丽的小腿轻轻抚摸,荫茎上传来的快感逐渐加强升高,直至最高点而不可自拔。

  在红肿发紫的gui头胀至最高点,jing液即将爆射而出的前一刻,已然失去理智的我将肉茎抵上妈妈的脚底,马眼感受到妈妈软滑的丝袜脚底,猛然喷射出对妈妈的滛慾刺激出的生命精华。

  一道一道的,连续持续了好几十下,让妈妈整只小脚都射满了我的白浊体液,抽空脑髓般的致命快感延续了好几十秒才慢慢的减缓下来。

  射完之后异常畅快的我回过神来才开始想到要收拾,惊慌失措的到浴室拿了整包卫生纸来擦拭妈妈被我射得一片湿糊的小脚。

  由于这次she精的量多得惊人,除了丝袜脚上之外,床上也喷溅到了不少液体,因此卫生纸是一张一张不停的抽,在我觉得好像大致清理完毕之后,我才慌忙将擦拭过的卫生纸全塞进房间的垃圾桶。

  「我回来了。」

  这声我回来了吓了我好大一跳,原来是姐姐晚自习结束之后回家了,看到桌上一道道菜肴以及两个酒杯,不难猜出是谁喝了酒。

  「厚,小弟你偷喝酒呀。妈妈哩?」

  「是妈妈要我喝的啦,她现在自己喝醉了在房间睡了。」不知道脸上的燥热有没有被老姐发现。

  「你脸好红唷,喝太多啦?」姊姊说著将小巧的脸庞凑近我的脸,在十五公分的距离看著跟自己几乎一样的漂亮五官,心里又是一阵莫名悸动。

  「对啦,我没喝过酒嘛。」其实我并不了解脸上的燥热到底是来自she精之后的未退的红潮或是喝酒的燥热,只是慌慌张张的逃回自己房间,倒在床上仔细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

  我对著妈妈的丝袜小脚手yinshe精了……

  不知道清理得够干净没有,妈妈会不会发现啊?

  不过,摸著妈妈的丝袜脚she精真是有够爽的,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she精啊……

  胡乱想著想著,居然就这样慢慢睡去了。

  隔天早上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连衣服都没换就已经倒在床上睡了,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是一阵脸红心跳,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准备出门上课,不见妈妈的身影,大概是已经出门去上班了吧。

  当天在课堂上完全无法集中精神,所有思绪都集中在昨天晚上激射在妈妈脚上的滛行之上。兼之烦恼不知道妈妈醒来之后有没有发现我对她所做的寡廉鲜耻行为,整个头痛得快要爆炸。

  心不在焉的回到家之后,妈妈已经先一步回到家里了,身上已经穿上与昨天晚上不同的套装与丝袜的妈妈没有任何异样的微笑著对我招呼著,让我在看著美丽的妈妈,心里带著罪恶感的同时似乎也放下了心,认为妈妈应该没有发现昨天晚上的事情。

  回到自己房间放下书包,整理了一下思绪,突然回想到自己的垃圾桶还没清掉呢。低头看了书桌底下的垃圾桶,大吃一惊的发现昨天塞满擦过jing液卫生纸的垃圾桶已经完全都被清空了。

  这时心里一股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完了完了,怎么就不会把卫生纸直接丢马桶或是早上起来赶快清垃圾呢?这下整个垃圾桶塞满了擦拭不明白浊液体的卫生纸,就算是白痴也知道那是什么吧,更何况是已经生过孩子的妈妈?

  「嗯,小扬啊,」

  正在慌乱的同时妈妈已经站在了房门口,妈妈望著我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我则是根本开不了口,只能等妈妈先说清楚是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你……」

  「我……」完了完了,真的完了。

  「你……」妈妈可爱的脸整个红了起来,话也说不下去了,就用手卷著头发不知所措的玩弄了起来。

  母子之间尷尬的气氛就在房间里面扩张开来,几分钟内两个人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僵持著。终于是妈妈打破了这个状况,走了进来坐在我的床沿,拍拍床铺叫我也坐上去。

  乖乖照做的我就坐在妈妈身旁,像只犯了错的小白兔般一动也不敢动。妈妈将脸转向我,带著慈爱的眼神望著,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们家小扬真的长大了呢。」

  「对不起,妈妈,我……」

  「没关系,你是个男孩子,这样很正常的,妈妈没有生气,也没有看不起你,只是想问清楚为什么你会这么做?」

  「我……」低头看著妈妈今天已经换上浅白色丝袜的小腿,肉茎又不受控制的开始逐渐膨胀。

  「我……」

  「说出来不要紧,我是你妈妈呀,有事就对我说出来没关系的。」

  几年来对丝袜以及妈妈美丽身体的眷恋在脑海中迅速的回荡,几个关键场景在记忆中不停的撞击起来,终于到我无法忍受心中悸动的程度。

  「我喜欢妈妈,尤其喜欢妈妈穿丝袜的腿。每次看到妈妈穿了丝袜,我就好兴奋。自从妈妈不让我摸丝袜腿之后,我却反而更爱看丝袜了,不管是在家里看妈妈的还是在外面看到其他漂亮的小姐,只要有穿著丝袜我都好受不了,每次回家之后下面都肿得好厉害,所以才那个……那个……」

  鼓起勇气的我终于说到没办法接下去为止。

  吃了一惊的妈妈张大了嘴说不出半句话,过了大概一两分钟之后才回过神来「你也喜欢看别的女生的丝袜嘛?」

  「嗯,喜欢,有时候看到真恨不得就上去摸个两把。妈妈,我是不是变态?」

  「怎么会呢,小扬,你绝对不是啊。」妈妈一把将我拉过来搂在怀里,脸正好完全贴在妈妈丰满的胸部之上,闻著妈妈身上迷人的体香,让人心猿意马了起来,「只是千万别去摸其他人的丝袜呀,那是犯法的。」

  「我受不了,妈咪,我真的受不了……」紧靠著妈妈的隔著衣服的巨ru,我痛苦的说出我的心声。

  「真受不了,妈妈,妈妈就让你摸吧……」说著,妈妈的脸整个红了起来。

  「真的吗?!」

  惊喜的我一口气跳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著俏脸红扑扑的妈妈,不敢相信我刚刚耳朵所听到的好消息。

  「嗯,」妈妈将双手轻轻交叠放在穿著浅白裤袜的大腿上,「总比你出去摸其他女生的好吧,与其这样,不如妈妈的腿就让你摸没关系。」

  颤抖的我缓缓跪在妈妈前面不敢相信,「真的可以……吗?」左手也渐渐的伸到了妈妈裹著裤袜的大腿之上。妈妈只是害羞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到许可的我悄悄的将手放上了妈妈的大腿,手上那种丝质触感又给我带来了熟悉的阵阵快感,来回的抚摸著,妈妈则不知何时把眼睛闭上了,静静享受薄薄丝袜上带来的抚摸。

  丝袜的手感真是舒服极了,连带的,裤裆里的rou棒也跳动了起来,很快的就撑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已经忍受不了的我快手快脚的就退下拉链将内裤中滚烫的巨根掏了出来。

  「哎唷,小扬你怎么……」妈妈听到拉链的声音张开眼睛看到我正好亮出了十八公分长的巨大凶器,不可置信的看著儿子跟清秀五官不符合,布满青筋的巨大肉茎。

  没有说话,我只是左手摸著妈妈薄丝的裤袜,右手开始擼动著荫茎,妈妈就红著脸将手撑在床上,看著我不知羞耻的套弄著手上的巨型rou棒。

  只是快感虽然异常强烈,却不知是因为妈妈看著或是紧张的关系,十几分钟过去了,却怎么都打不出来,套著套著终于到手都已经酸了的程度。妈妈也看著我用力套著rou棒越来越累却洩不出来的样子,很是心疼。

  「我受不了了,妈妈,我好难过……」发出求救般的声音,壮起胆子,我站起身,将肉茎一口气挺到妈妈的面前,「帮帮我嘛妈妈,求求你……」

  「你自己用手不就好了,要妈妈去握住做儿子的那个……我」妈妈脸红的像是一颗娇嫩欲滴的苹果一样。

  「我弄不出来,妈妈,我知道你最好了,帮帮小扬嘛,求求你……」

  盯著眼前脉动的巨大rou棒,妈妈思考了一分钟之后才终于将细嫩的小手缓缓的伸出,轻轻的圈在肉茎之上。

  一霎那间一股直入脑门的快感冲击著我的感官神经,妈妈柔若无骨的手只轻轻的套弄了三四下,已经发胀到极致的荫茎就开始跳动著准备射出男性的精华。

  「我要……我快……妈妈!!」

  伴随著发狂的大吼,我右手伸上了妈妈胸口用力揉捏著在套装底下丰满的巨ru,左手则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