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操逼(2/2)

加入书签

看来,你还真是我老公了,不过年纪小了一点。”

  “那就叫我亲亲小老公啊!”

  妈妈把假棒棒送进马蚤逼,狠狠的抽锸了一会,水越来越多了,不过性趣却没有得到解决,看来真的还是不假的管用。

  “亲亲小老公,我的乖儿子,你还在等什么?快点来干你妈妈的马蚤逼啊!”说着她爬过来,一把握住了我的鸡芭,直接送到了小嘴了。等她把我鸡芭上小琳的yin水舔干净的时候,我都快she精了。

  我一个反身就把妈妈压在了身下,鸡芭顺势一送,轻轻松松的就进到了她的荫道里。妈妈气喘吁吁的说:“乖儿子,好老公……快给妈妈几下重的……妈妈快痒死了……快……重点。”

  我依言狠狠的干起来。抽查了十几下,妈妈就到高嘲了!“噢……儿子……噢……乖……狠……狠的干你妈妈的烂|岤,捣烂她,噢……我要死了……噢……干啊,坏儿子……快点……干你的马蚤女人,我是你的……亲亲小老婆啊……”

  我把鸡芭抽出来的时候,它还没有she精,这时,小琳把鸡芭送进了小嘴。妈妈在一边满足的说:“好媳妇,用嘴巴让我们的男人射出来,射到妈妈的嘴里。我想尝尝自己儿子的jing液。上次我还没有尝出味呢!”

  我感到自己就快出来了,就把鸡芭从小琳嘴里拿了出来,对准的妈妈张的大大的嘴巴。jing液射出来的时候,由于太多了,射得妈妈满脸都是,连鼻孔里、眼睫毛上都有!小琳爬过去,将那些在妈妈脸上的jing液慢慢的舔干净。然后就和妈妈在那里接吻。

  我看着刚才和我作爱的两个女人,心里一阵惬意。等她们舔完我的鸡芭以后,就搂着她们一觉睡到了天亮。

  我是被妈妈和小琳吵醒的。当我醒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把我的鸡芭含硬了,正扶着鸡芭想往上坐。小琳却把她的一双肥||乳|压在我的胸膛上。

  我往小琳的跨下一摸,这马蚤表子已经湿透了,于是我说:“坐到我头上来。”

  小琳闻言,就跨到我的脸上,小|岤正对着我的嘴巴,两片粉红的荫唇一张一歙的,阴di硬硬的。我伸舌头添了一下她的阴di,小琳就抖了一下。在我嘴巴的进攻下,小琳一会就出水了,一个劲的呻吟。

  正在我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爸爸挺着他暴涨的鸡芭走了进来:“我起来一看你不在,就知道你到儿子这里来了。小琳,到爸爸这里来。”

  小琳高兴得跳了起来,“爸爸真体贴,知道人家想要鸡芭就把鸡芭送来了。”

  爸爸把小琳按在地板上就干了起来。这边,妈妈在我身上已经开始滛叫了:“好阿伦……妈妈爱死你了……你的鸡芭好大……好长……把妈妈的芓宫都插穿了……啊……爱……小老公……亲亲小老公……爱死你了……”

  我知道妈妈就要高嘲了,就翻过身,变成我在上,鸡芭狠狠的往妈妈的小|岤里送,终于,妈妈在一阵尖叫声中,泻了身。

  我把妈妈放下,走到小琳身边,把鸡芭往她嘴里一插,问爸爸:“爸爸你是什么时候和小琳搞上的?”

  爸爸笑着说:“其实我很早就想和小琳搞了,后来我在她面前手yin她居然没有反对,我就知道她也是一个马蚤女人。前几天我和她上街的的时候,看到录像好看,就进去看录像。进包厢之前,我偷偷给老板一百块,老板就把片子换成三级片了。小琳看到是三级片也没有说什么。在床上戏高嘲的时候,我偷偷的把手放在她腿上,她还是没有拒绝,于是我就慢慢的往上摸,终于让我摸到了她的阴沪,嘿嘿……她那个时候都已经湿了。我把她抱到我的腿上,然后把她的内裤褪掉,直接把三个指头送进了她的荫道。你不知道,她在我手指的抽锸下居然出了三次水。真是一个马蚤表子,可惜啊,后来叫她摸我的鸡芭她去不干。后来录像完了,我们就回家了。第二天,我早上起床以后,看见小琳一个人进了杂物室。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在弯着腰找东西,由于她穿的是那件半透明的睡衣,我一眼就看见她没有穿内裤。肥大的屁股一颤一颤的。我的鸡芭马上就立了起来,看她还没有发现我在她身后,于是,我忽然挽起她的睡衣,把我的大鸡芭往她的阴沪顶了过去。等她发现了想挣扎的时候,我的鸡芭已经在她的荫道里了。开始的时候她好像还不愿意,后来可能是尝到了我大鸡芭的滋味,居然主动的把大屁股往后挺。于是,我抽出鸡芭,叫她给我舔,她真的愿意的,还说早知道在电影院里就不拒绝我了。真是他妈的一个贱货。”

  小琳在爸爸说的时候一直在给我kou交,我听得热血膨胀,鸡芭也越发硬了,小琳好像知道我要出来了,就用牙齿刮我的gui头。我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一下子就愤射在了小琳的小嘴里。

  小琳吞完我的jing液就开始滛叫,“好啊……爸爸的大鸡芭真好……好鸡芭……好老公……好哥哥……噢……插死我了……我要丢了……好爸爸……快……快……啊………”

  从那天开始,我们就把床搬到一起了。四个人睡在一张大床上,可以随意的乱交,真是滛荡。有时候我醒来时爸妈妈小琳已经干上了,有时候醒来时嘴里正含着一只ru房,甚至我有次醒来时嘴里含着爸爸的鸡芭!

  终于,半年后,小琳怀孕了,我不知道是我的孩子还是爸爸的,也不想知道。倒是从此后少了一个人,妈妈的就惨了。她经常被我和爸爸搞得昏了过去。

  有一天,小琳提议让她的姐姐代替她。我们都赞成。我还说如果可以叫她父母一起来!于是小琳回家了一趟,把她的姐姐带了回来,还说她父母出去旅游了。

  小琳的姐姐叫小静,跟我一样大,是一个出色的美人。由于看不上那些追求者所以到现在还是单身。回来的头天晚上,妈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小琳坐在我和爸爸的中间,妈妈坐在我的左边,小琳坐在爸爸的右边。

  吃到一半的时候,小静的脸就已经红了,越发让人感到可爱。我慢慢的摸向她的大腿,结果在快要摸到阴沪的时候碰到了爸爸的手。原来,爸爸早就在摸小琳的阴沪了,怪不得她脸红!

  看她的样子,好像很陶醉。于是,我站起来,提议到:“干脆,我们把衣服脱了再吃!”

  几分钟以后,我们又重新坐下,不过身上已经没有衣服了。爸爸的手还是在小静的跨下,小静的腿也越张越开,爸爸的手开始抽动了。我爬在小静身上,吃她的ru房,那是一双漂亮的ru房,不大,却很挺。

  小静在我两的夹击下,很快就叫出声来了:“先……让……我把……饭……吃……完……噢……好舒服……”

  妈妈拉住我的左手,往她的小|岤里送去,我一摸,水都满了。于是,我转过身,把妈妈抱起来,坐在椅子上,把鸡芭往妈妈的小|岤里一塞,妈妈就坐在我身上干了起来。我从后面去摸妈妈的ru房,捏她的||乳|头,妈妈很快就叫了起来。

  “好儿子,狠狠的捏你妈妈的||乳|头……”

  我加重了手上了力道。把妈妈的||乳|头都扯变了形。我站起来,妈妈顺势趴在餐桌上,让我从后面干她。这时,我发现小琳不见了,而小静已经躺在了椅子上,不停的揉自己的ru房,爸爸正用力的抽锸他的手,手上已经满是yin水了。

  爸爸的下半身在餐桌下,从我这里只能看见他大腿以上的部分,这时,他的鸡芭上有个头正在上下运动,原来是小琳。

  妈妈在我的大力冲击下一会就高嘲了,于是,我挺着湿淋淋的鸡芭朝小静和爸爸走去。爸爸在小琳的舔弄下就要she精了,正在大声的叫小琳马蚤表子,我把小静一把抱起来,走到沙发边,让她趴在沙发上。然后我就从后面把鸡芭送进了她的滛|岤。

  小静在我鸡芭进去的一刹那叫了出来,“好涨,慢点……”

  我一点都不理会,依然狠狠的抽锸,几分钟以后,本来紧紧的小|岤就很滑了。一些白色的泡沫随着我的抽动重小静的荫道里流了出来,那是我鸡芭上的jing液和她yin水的混合物。

  小静开始感到我鸡芭的厉害了,不停的叫着好哥哥,叫我大鸡芭哥哥。并且她的荫道越来越紧,我知道她要高嘲了,而我也要射了,于是我狠狠的抽锸,在她的尖叫声中把jing液射在了她的阴沪里。

  餐桌那边,妈妈和小琳正在分享爸爸的jing液,小琳的脸上,一股浓浓的jing液正在往下掉。在一阵欢声笑语中,我们结束了愉快的晚餐。

  我的家是一个比较和谐温馨的家庭,老爸、老妈以及我和我老婆居住在三室两厅的房间里,虽然生活中有时也有过不愉快,但总体来说还算相处得不错。

  5月的一个晚上,家里来了一个戴墨镜的男子,看起来好像是我爸的熟人,一来就寒暄着走进了里屋,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人对老爸说:“一会儿再来。”就急匆匆地走了。

  我不解的问我爸:“哪的人呀,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爸把我拉进屋,关上了门,支吾了半天才对我说:“儿子,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嘿,有事就说呗。”我轻松的答道。

  “嗯,刚才来的是位导演,我们很早就认识,他以拍三级片见长。

  “啊……三级片?老爸,你还认识这样的人哪?”我不禁大吃一惊。

  “对,他现在想拍一部成|人电影,想让我当男主角,女主角选的是……”老爸不说了。

  我当时听得目瞪口呆:“什么?你这么大岁数了还要拍成|人电影?我的天,你不怕被人知道?”

  “嗨,直说了吧,这是一部乱囵的电影,女主角是你老婆王敏!”

  “什么?!这也太离谱了吧,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爸,我……我就……”我恶狠狠的盯着我爸,拳头攥得紧紧地。

  我爸一看就马上说:“儿子,拍这部电影人家可给伍万呢,如果再算上发行的收入,可以得几十万没问题!我的片酬一分不要都给你,怎么样?”

  我思索着,几十万,我可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老婆又不是上别出去卖身,也算比较划算,考虑再三,我终于点下了头同意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刚才来的那个男人带着摄像器材匆匆赶来了。可这事怎么对老婆讲呢?

  “没关系,小伙子,我有办法。”那个男人对着我耳朵轻声说了几句,我问道:“能行吗?”

  “我来上你家拍就是听你爸说你老婆叫床的声音特别大,在床上很风马蚤。”

  “什么,我爸居然偷听偷看我们zuo爱?”

  我盯着老爸,我爸不安的说:“王敏的叫床声是很大,我和你妈都听得清清楚楚地,我还借着王敏的叫床声操过你妈呢!”

  我听得很不自然,因为毕竟还有别人在,也不好再发作什么。于是我就按着摄影师的安排忙碌起来……

  我找来了一张成|人影片的光碟,放在播放器里,把声音开得很大,然后我就和他们躲在门后偷偷的看了起来。果然,一会我老婆王敏就下晚班回来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再配上白嫩的肌肤和丰满的线条,怎么看怎么让人有x欲。当她听见看见电视萤幕上播放的影片,一下就不动了,看着看着就急促的喘息起来,身体微微颤动,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揉着自己的ru房。

  这时,摄影师桶了我爸一下,我爸急忙蹑手蹑脚的从后面走到王敏的身后,而此时王敏还浑然不觉。我爸猛地一下从后面抱住王敏的身体,已经膨胀的荫茎顶在了她的丰满屁股上。

  王敏拼命的扭动圆翘臀部,想摆脱离我爸的下体,但丰腴屁股却好似在主动滛荡磨擦硬挺的rou棍。此时我爸空出的右手快速撕扯下王敏的长裙,王敏翘着丰臀被压趴在桌面,长裙被扯落在地,上身不断挣扎,两条白嫩诱人美腿不时踢蹬抗拒,偶见扭出的屁股弧线圆美,臀肉绷颤,说不出的滛秽刺激。

  王敏再三挣扎,仍是被紧紧制压住,她一看想操自己的是我爸,不由得大惊失色,呼叫着:“公公!你怎么能这样?快放开我!老公,你爸想cao我,你快来救我呀!”我听的面红耳赤,事已至此,也不想别的了,只想那几十万块钱早些到手。

  只见摄影师的镜头里,我爸用头把王敏压贴到桌面,王敏的一头如云秀发凌乱披散,我爸右手掌猥摸数下王敏丰腴圆翘的右边屁股,迅即往下恣意的抚摸她性感的右大腿,触感光滑柔嫩,不由得满心欢喜,荫茎膨胀的更加厉害。

  而王敏嘴里呻吟着,身体不断慌乱猛烈挣扎,我爸老练的右手已由王敏滑如凝脂的右腿根处斜滑下去,灵活的指头探出王敏荫毛的柔细浓密,手掌往上倒捧住敏感的荫唇,中指揉搓着细嫩柔软的荫唇嫩肉,中指前探,微微伸入娇嫩缝口,右手猛然用力将王敏右大腿往右掰开,双腿挤入她的两腿之间,辛苦的屈膝弯腿,gui头往前慢慢驶向肉缝,粗大的rou棒先整个扛贴住外翻的荫唇嫩肉,然后缓缓前后挺腰,用rou棒轻轻磨蹭起展平的荫唇嫩肉,王敏双腿被卡的大大张开,扭动腰臀反而荫唇肉缝与rou棒更加厮磨,王敏只能张着双腿,大rou棒在王敏羞涩外翻的荫唇嫩肉前后爱抚。

  王敏感受到我爸gui头形状粗大但硬度较软,感觉到gui头已顶开了自己的蜜嫩肉。

  我爸rou棒微微刺入肉缝,仅在|岤口摩擦,王敏身体已不似先前的紧绷,似是颓然默认木已成舟,我爸突然左手放开王敏的右手,一手一腿两手同时搬抱起王敏的双腿,将她下半身整个抬起,两手往外拉开,王敏的双腿大角度的张开,迷人肉缝全然暴露,我爸的rou棒狠狠的往王敏肉缝深处刺入,王敏仅剩上半身在桌面上,双手不由自主的压住桌面撑起全身重量,女子荫道壁肉的包容弹性吃下了我爸的整根粗大rou棒,利用rou棒深埋在荫道里,王敏不敢乱动的时刻,我爸双手由腰下揽起她,将王敏娇躯平放侧躺在床上,自己贴躺于后,像两只弓形虾子,右手揽住王敏柔软腰段,让她无法乱动,一直插在王敏小|岤的粗大rou棒开始缓缓抽出,再挤过层层叠叠的|岤壁嫩肉,又整根消失无踪,深深插入王敏的小肉缝。

  我爸的手伸过我老婆右腿膝弯,将她雪白诱人的右腿腿往上抬,大大张开她迷人|岤缝,只见王敏发丝散乱,遮盖着白晰姣美脸庞,她闭目皱眉,成熟性感的娇躯无奈的侧躺着,任凭荫茎由背后丰臀股沟下缘一次又一次的钻刺肉|岤,全身赤裸白嫩耀眼,光滑无瑕的右腿被扳抬在半空中,随着我爸急速强烈的抽cao节奏晃荡着,王敏柔媚成熟的性感身躯让初尝滋味的我爸没多久就溃决了,抽出泄软的rou棒躺在王敏身旁喘着气。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磨,王敏的x欲却被挑逗了起来,全身酸麻马蚤痒难耐,她爱惜的用手捧着我爸粗大的荫茎,轻声嗔骂道:“这么粗,却一点也禁不起折腾。”说完竟用嘴舔起了我爸的荫茎,真是看得我目瞪口呆。

  摄影师一边拍一边对我说:“你老婆真是够浪的!”

  在王敏的刺激下,我爸的荫茎一会就恢复了元气,他抓握我老婆有弹性的ru房揉捏着,吻着她的额头、脖子,渍渍的汗水一直滴流在两人身上,闷热的气氛中,我爸舔着王敏红色的||乳|头,碰触着ru房的上下部位,王敏闭着眼有点扭捏,我爸握起她的ru房,手按抚着腹丘的光滑,稍微动偏了就摸到肚脐下私|处,杂乱的荫毛分佈在大腿内侧,毛下暗红色的阴肉也微微显出来。

  那里的肌肤摸起来比较细緻,嫩嫩的,平常男人的眼光是无法透视到这里的。我爸抓紧她的腰,抚摸王敏丰满的曲线,臀部。

  他分开王敏的两条嫩腿,荫唇滛荡的张开着露出里面粉红的滛肉,沾满饥渴的yin水,我爸把那鸭蛋大的gui头对准那被挑逗的已然是蓬门洞开满是yin水的粉红肉洞轻轻一推……

  “啵”的一声便插进去一多半,我爸的荫茎比我的要粗要长。

  “喔……轻一点……好粗……好大呦……”粗壮肉茎的侵入使得我老婆忍不住浪叫着。

  “马蚤货,你的荫道居然还这么紧!……哦……好热……夹的我紧紧的……”我爸耸动着屁股一进一出操了起来。火热紧窄的肉洞紧紧的包裹着粗硬的荫茎,每一次抽送都回带来无尽的快感,他驰骋起来。

  “啊……好爽……你好棒……啊……”王敏呻吟着,双目微闭,满脸红晕,微启的樱唇吐出诱人的娇吟。

  “喔……用力点……对……操……操死我吧……啊……”王敏风马蚤的叫床声使的我爸越发兴奋,他加快了节奏,每一下都进入她身体最深处。

  随着他的进出,王敏胸前那两座雪白的肉山便如两颗肥硕的肉球般忽悠忽悠地晃动起来。那一对白胖的大奶子被操的前后左右颤荡着,幻出一片诱人的||乳|波。

  我爸伏下身在那饱满白嫩的肉峰上舔弄着,不时把||乳|头含到嘴里,下身更加粗鲁的在王敏体内抽送着,壮硕的身体碾压着她那粉嫩熟透的肉体,撞击着她肥嫩的大腿根部,“啪啪”作响滛荡的老婆则上下筛动着屁股迎合着,嘴里“啊……啊……”的浪叫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