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美脚(1/2)

加入书签

  撞击时肯定是水汁四溅,饶是如此,两人结合处已是粘稠一片,真不愧是水做的女人啊。

  阿凝身子猛烈地扭动了几下,胸部抬起后重重地落在床上,身上的肌肤便如晚霞般,一层红晕弥漫开来。搅动的蜜道中突然汁液四溢,我连忙抽出下体,引到着嗳液流向那菊花深处。

  高嘲后的妻无力地躺在床上,被我翻过来曲起她的双腿,充满褶皱的花蕾不住地颤抖着,小小的凹陷处已然聚了一滩嗳液。

  女儿好奇地瞧着,在我的指示下帮我把妻子的身子固定好。哦……紧密的后门被我深入,直肠中的膣肉不断蠕动,往外排斥着入侵的异物。

  如此紧密,如此火热……

  妻哼哼着,双手抓起枕巾,一双玉||乳|更是晃动不已。肛茭的最大乐趣是那种征服感,是女人全心全意奉献给你的满足感,再配上妻这种臣服的姿势,作为男人,我心中的征服慾望自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玉|岤中我便已尝到极大的快乐,是我忍着冲动,才没有洩出来,现在视觉冲击加上感观刺激,我放开精关,酣畅淋漓地射了出去。

  红红的菊门一张一翕,粘而不稠的jing液缓缓溢出,滛靡、煽情……

  「爸,我也要……」还未等我恢复过来,女儿的玉臂缠上我的肩膀。哎,幸福的无奈,无奈的幸福啊,这样下去,我早晚都要死在她们母女俩的肚皮上……

  上一页返回首页下一页

  文心阁倾情制作

  文心阁首页->文心书库->内裤奇缘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畸情~6戳入妈妈的荫道

  作者:风景画

  「母亲的告白」一

  我想天下间所有做母亲的人都和我一样吧!

  第一次发现自己从小含辛茹苦养育成|人的儿子,已经就要结婚时,那种心情是无法言喻的。其实要说是不捨,倒不如说是嫉妒,没有理由自己花了二十多年心血照顾的儿子,竟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就要变成别的女人的。

  这样的感觉让我久久不能得到平衡,每次看见儿子和女朋友卿卿我我的模样,心就有一股莫名的怒火燃烧起来,我很清楚,那个女孩子不管在我的面前表现得多么漫柔淑,都不能稍减我心中对她的不满,反而只有加深我的憎恶。我知道,所谓的婆媳问题在我来说,是再明白也不过了,就是嫉妒。

  这样的情况已经几年了,从他十六岁那年,我第一次发现他写情书给一个女同学时,我怒不可抑,像发了疯一样的严厉斥责他一顿,当时我的理由是再理直气壮也不过了,还在求学阶段,交异性朋友只有妨碍他的学业和前途。

  也许该说我从那时候起,就发现我对儿子不再放心了,我像一般的母亲一样,过滤他的电话,限制他外出的时间,不和任何异性茭往。

  我的努力是相当成功的,但也付出了我特别多的时间和心血,即使是他想去看场电影,不管我是否喜欢看,我都会陪他去,而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有好几次我知道,我很成功的阻止了他偷偷约女生去看。

  儿子很顺利的高中毕业,也考上了不错的国立大学,这令我感到安慰和骄傲,因为我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但是,我更清楚,大学生活将会给我儿子更多追求异性的机会,我知道,因为我就是这样过来的。

  我明白我的立场,我不能再阻止他和异性茭往了,因为那是太过病态的管教方式,所以我尽量让我自己做调整,不断的告诉自己,儿子长大了,该放手了。

  我努力的让儿子自由和异性茭往,就像我当时努力的阻止他一样,可是,我就是没办法接受任何一个儿子带回家的女孩子,尽管我表现得相当开明,但是我很清楚,那些女孩子都不合我的理想,都没有资格拥有我的儿子。

  我用女人的角度很客观的替他分析每个女孩子的缺点,虽然他并不能完全的接受,但是我的内心有著一股莫名的成就感,因为,我成功的一次又一次的帮他淘汰了许多我不喜欢的女孩子,也许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女孩子是我能接受的。

  我不能,也不愿去承认对儿子那份没有安全感的依赖是一种病态,因为我始终相信我可以找到一个绝对成立的理由来说服自己,那是出自一个母亲的关爱。

  但是,令我沮丧的是,他已经开始不听我的意见了,他慢慢的会反驳我的说法,这点让我曾经有过的危机意识又莫名的高涨起来,而这次,我可能要输了,我不知道我到底输了什么,但是不论我如何的百般挑剔,他这次交往的女孩似乎让他铁了心了。

  坦白说,这个女孩子不论家世背景、人品样貌,都是万中无一的上上之选,也就因为这样,我内心那份强烈的憎恨竟特别的强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讨厌她各方面的优点,也许我是真的病了,我竟然会揽镜自照的告诉自己,我的样貌不比她差,虽然年纪比她大,但是她绝对没有我的抚媚成熟。

  我或许真的病了,每次我入浴时,我总会骄傲的在镜子前面展示自己傲人的胸部,然后想想她扁平的尺寸,发出得意的微笑。

  而这些却都没办法了结我内心的苦闷,他们已经交往了一年多,下个月儿子就从大学毕业了,他坚持的要在大学毕业结婚,我就要输了,彻底的输了,将自己二十多年心血养大的儿子输给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女人。

  「儿子的告白」一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那出了问题,从懂事以来,我一直感觉到有一股极度的不安全感,总觉得我会突然有一天被所有人遗弃,一个人孤独的过日子。

  也许有人?但是我坚决的否认,因为尽管父亲离开时候,我已经国小了,已经懂事了,但我从来就没有渴望过他有一天会回来,甚至……我希望我永远都不要有父亲。也许,没有父亲,对我或多或少有影响吧!

  所以我一直觉得妈妈对我的关心不够,总是希望妈妈随时随地都能在我的视线之内,一刻也不会离去,尽管同学们都说妈妈管我太多,说我一点自由都没有。

  但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我需要,我需要多一点的肯定,肯定妈妈不会有一天突然的离开我。所以,我总是会故意时常提醒妈妈,让她注意我的存在。

  十六岁时我虚拟了一个物件,我故意写了几封情书给这位虚拟情人,将它放在妈妈容易发现的地方,我知道,妈妈一定会因此而大发雷芧的,没错,妈妈果然因此而前所未有的生气了,连续几天,她声泪俱下,不厌其烦的对我说教,我因此而感到非常的高兴,当然,我当时的神情是很严肃的。

  我喜欢这样,但我并没有让妈妈伤心难过的企图,我知道从那时候起,妈妈对我的行动多了更深一层的约束,这就是我想要的。

  我偶尔想看看电影的时候,她都会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她也想看,而我只要假装偷偷的拨个电话让她发现,她就会心满意足的陪我去看电影。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够的,我必须找到真正的女孩子,在她面前出现,让她真正的感觉到更强烈的不安。

  所以从上了大学以后,我总会藉各种机会邀请女同学一同回家,而妈妈虽然表面不说,但是我看得出来,她很不满意那些女孩子,总会不厌其烦的帮我分析她们的优缺点,告诉我,什么样的女孩才是适合我的。我当然知道她们都不够好,因为,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性,只有像妈妈那样才算。

  但是别这样就认定我有恋母情结,因为很少人能够体会什么叫相依为命,我和妈妈就是那样,而且,我认为,即使是母子关系,也是需要彼此教育的,而这就是我给妈妈出的试题。她从没让我失望,她的表现几乎是满分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对我说的话、做的事,总好像有所保留。

  所以我出了一道更难的题目给她,升大三的时候,我在社团认识了一位元中文系的女孩子,她是我所见过气质最好的女生了。虽然,她还是比不上妈妈,但是我知道,这种女孩能给妈妈最大的挑战,所以我带她回家。

  不过要先说明白,那女生只不过是我话剧社的指导学姐,我之所以能时常邀请她回家,主要还是以排练为藉口,因为,话剧社历年来最盛大的毕业公演,就是由我和她分别担任男女主角,我们的排练要求是要达到完美无缺的地步,所以,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会在一起排演。

  妈妈面对这最大的问题,似乎真的被难倒了,她面对那女孩几乎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加上我总会在女孩离开时暗示妈妈,我和她已经很好,我深深为她著迷。

  妈妈的无奈完全是写在脸上,许多次欲言又止,总说不出她真正想说的话,这让我终于在大四那年,向妈妈透露,我想在毕业那年结婚。

  这一著对妈妈来说,的确残忍了些,看著妈妈落寞的神情,我开始怀疑自己,我到底那不对劲了,我到底想证明什么?妈妈对我的关怀已经毋庸置疑了,我为什么还要折磨她呢!见妈妈偶尔会在房饮泣,我不禁后悔了,该如何收场呢?

  「母亲的告白」二

  唉!我到底怎么回事?

  儿子要结婚了,为什么心情会那么的难过,她是个不错的女孩,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是因为她太好了吗?

  我还是嫉妒吗?

  也许,但是,这理由一定是不够的,否则,我为什么会无法停止心的失落?

  是啊!

  我根本不想让儿子离开我的身边,我想永远把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那是不对的,那太自私了,这孩子,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就算结了婚,也一定会像往常一样的孝顺我的,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不,不要,我真的不能忍受他投入别的女人怀抱。

  但……天啊!

  我怎会这样?

  他是我的亲生儿子,不是情人,不是丈夫,我怎么能有这种感觉?

  老天啊!

  告诉我该怎么办?

  我要阻止他吗?

  告诉儿子,妈妈不能没有他;不行,他一定会说,婚后还是会好好孝顺我的,要我放心。

  那……告诉他……不要结婚,妈妈比她好;也……不可以,不成理由啊!唉!

  我真的病了吗?

  竟然会因此而吃醋,啊……是啊!我是在吃醋,但……我……为什么?我明白了……不……我不明白,我不能这样想,我们是亲母子啊!但……我真的好嫉妒,我真的好想把儿子从她身边抢过来,可是,然后呢?

  我不管了,我没理由让自己这么痛苦,就这样吧!

  「儿子的告白」二

  就快毕业了,我的玩笑真的开得太大了,看妈妈每天茶饭不思的样子,真的让我心疼,我是不是该和妈说实话,说我骗她的,不,这太让她伤心了。

  那……就说我暂时不想结婚了,过几年再说。

  但……我和妈妈玩了这么久的游戏,到底为的是什么?

  希望妈妈多关心我一点?

  不,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妈妈很明显的,对我不只是关心而已,她对我付出的,已经是比别的母亲多出许多了,我……到底还要妈妈怎样?

  是啊!我还要妈妈……不,不可能的,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怎么可以对她有这种念头?可是……

  妈妈真的……天!不行,这种想法太荒唐了!

  我看得出来,妈妈根本是不希望我结婚的,说彻底一点,妈妈根本不喜欢我和任何女人在一起。对,是这样的,可是,我早晚还是会结婚的,会和别的女人共同生活的,妈也一定瞭解这一点的。

  不过……妈妈最近,似乎和平常都不一样了,她总是特别的打扮,穿得特别漂亮,不,应该说性感,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问她,她也没有特别的应酬,只问我好不好看?

  喜欢吗?

  妈妈在想什么呢?

  妈妈原本就很美禪的,这是肺腑之言。

  加上她最近的改变,总是让我的目光离不开她的身上,尤其……她修长的双腿、结实的臀部、高挺的……啊!我怎么……可是……妈妈真的让我……唉!

  说实话,我真的好想抱抱她,感觉一下妈妈美禪窈窕的身体。应该可以吧!

  妈妈不会反对儿子抱她的。

  可是……我要的……啊!天啊!我要的不只是……不行,她是妈妈,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暇想?

  可是,我不能骗自己,每次看著妈妈的背影……那紧紧包住臀部的窄裙……

  那窄裙上明显的三角裤线条,都让我好想……妈妈为什么只在家这样穿,难道……是要穿给我看吗?那……目的是什么呢?

  莫非,妈妈想……对,可能是这样,妈妈不喜欢我和别的女人结婚,所以……不,不可能,我们是母子啊,妈妈诱惑我……不可能的,可是……哎!就当她是吧!

  对,妈妈是在诱惑我,不然不会这么明显的给我暗示,而且,她以前洗完澡都会先穿好再出来的,最近,她总是裹著浴巾就在客厅走来走去,让我我看见她那高耸的胸部,还有……浴巾底下,真的是什么都没穿,我看得出来。

  「母子的告白」

  淑玲慢慢的脱掉身上的衣服,细细的端详著镜中的自己。

  「小伟快回来了,今天该穿什么呢?」

  淑玲拿起了一件今天才从精品店买回来的浅紫色蕾丝三角裤,在自己的下身比对。

  「嗯……好小,穿得下去吗?」

  淑玲手上的性感三角裤只是小小的一件。淑玲想到精品店的店员说的话:「小姐,奶可以换大一点的尺码,这样比较舒服,不会绷得紧紧的。」

  「哦!没关系,我习惯穿紧一点的。」

  淑玲想著这些天,只要自己内裤穿得紧一点,不管是穿著长裤或是窄裙,她都可以感觉得儿子从她身后所投射过来的火热眼神,这令她感到有种莫名的快乐,仿佛和那未过门媳妇所展开的争夺战,打赢了第一场胜仗。

  每当她转身在客厅或家中的任何地方走动时,她知道儿子的眼角余光总是随著她的臀部而转动,这让她感觉到那已在裙子面的绷得紧紧的小三角裤更加的令她马蚤痒,总不由自主的在儿子视线不及的地方,用手去抚摸自己的臀部,试著感觉一下儿子眼中的线条。

  她更清楚一点,只要她弯下腰来,挺起高高的臀部,那内裤的痕迹和尺寸更是毕露无遗,每当她这样做,似乎可以清楚的听见背后的儿子,喉间所发出的咕嚕声音。

  这对她无疑是一种胜于言语的赞美,她发现这一点之后,总喜欢在儿子面前弯腰做事,有时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裙子穿得太长了些,如果再短一点的话,也许……

  淑玲慢慢将脚套进那件新买的三角裤,一寸一寸的往上拉,让它完全的贴在自己的下身,她满意极了,在镜子前转过身,看著自己的臀部,背后的布料竟然只盖住她一半的臀沟而已。

  「嗯……小伟一定会喜欢。」淑玲满怀期待的载上同样款式的胸罩,突然很想让儿子看看自己这套新内衣的样子。

  于是她在浅紫色的胸罩外面,套上了一件贴身的白色t恤,然后看著镜子,果然,透过薄薄的白色t恤,不但那浅紫色都看得清楚,甚至连那细緻的蕾丝花边都一览无遗。

  「那……下面呢?」淑玲考虑了一下,打开了衣柜。她在衣柜搜寻著适合的裙子,看著挂在一角的粗布睡衣,她想到了今天在精品店看到的那件薄如蝉翼的半透明睡衣。

  她又想到那女店员的话:「这件怎样?奶老公看了绝对……」

  淑玲听著店员的暗示,几乎冲动的想买下它,但是一想到要穿著这么露骨的睡衣在儿子面前展示,她还是做不到。

  「唉!应该买的。」

  淑玲看著自己以往穿的那些包得密不透风的睡衣,不禁有些后悔没买那件极诱人的睡衣。最后她挑了一件能够完全紧紧的贴在她臀上的窄裙。

  这时,她听到了大门开啟的声音,是儿子回来了。于是淑玲飞快的将窄裙穿上,走出房间。

  「妈……」小伟刚脱下鞋子,抬头见妈妈从房间出来,果然露出惊讶的表情。

  「回来了,梳洗一下,准备吃饭了。」淑玲看见儿子的眼神,儿子的反应,让她心情相当的愉快。

  淑玲一进一出的将一盘盘的饭菜从厨房端出来,她将盘子放桌上时,腰刻意的弯得特别低,她知道今天穿的这件窄裙能够紧贴著她的臀部,可以清楚的将她的臀沟线分明的显现,而……

  那件只盖住一半臀部的小三角裤,一定会性感的,将蕾丝花边印在儿子的眼。淑玲弯著身子慢条斯理的排列著碗筷,尽量让自己高挺的臀部在儿子的眼多停留一会。

  当她这么做的时候,除了碗筷的碰击声音之外,她可以确定,儿子正摒气凝神的盯著她的背后。这时的她不由得从膝盖处开始觉得一阵麻痒,她轻缓的让自己双腿的膝盖高一低的交错弯曲著,这让她的臀部像轻缓的小波浪一般的左右起伏,这样的动作使她的三角裤线条更加的清楚印在臀上。

  一会儿淑玲略微夸张的左右扭动她的臀部,再走进了厨房。她几乎可以从那凝结的空气听见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