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操骚媳5(2/2)

加入书签

  「妳这小魔鬼!」

  我转过身来面对著乔乔,将她逼到我办公室落地窗的前面,一对魔掌解开她清纯的学生制服,从抚摸她的纤腰开始,慢慢向上蹂躪起那对充满弹性的32c丰||乳|。

  「啊……爸爸……会被外面看到的……」艾乔一边带著哭腔呻吟著一边试图抵抗。

  「这里三十几楼,要看到有点难度啊。」

  我将手探入艾乔的裙底探索著她的最私密处,让人惊讶的是,在一双黑色天鹅绒裤袜之下,她连内裤都没穿!?

  「是不是在找这个?」艾乔将仍然带有温度与香气的纯白内裤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丢到一边。「我知道爸爸都喜欢撕开裤袜直接来……这样比较方便。」

  「我就喜欢!」

  我用力的撕开天鹅绒裤袜的裆部,将手指探入那不久前才被我开发过的私密花园,未待我展开攻击,就已经摸到一片的湿淋淋。

  「乔乔好湿唷,是不是早就想被爸爸干了?」已经确定了彼此之间xing爱的关系,连带的我连说话都粗鲁了起来。

  「啊……整天都想被爸爸干,整天都湿湿的呢…………」乔乔拋了我一个不知从哪学来的媚眼电得我浑身发颤……该不会是雨辰教的吧?

  我将艾乔翻过身来,胸前站著两颗粉红蓓蕾的嫩||乳|就这样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头,然后从后捧住女儿那包裹著细致裤袜的翘臀,一边用力的搓揉起来,一边就将已经硬挺到不行的xing爱凶器狠狠的从后插入。

  「啊啊啊啊!」

  被抵在落地窗前的小美女随著我狂乱的前后撞击,一对白嫩的大奶就在玻璃上留下一团团的奶印,如果有人用望远镜看著这个方向,肯定是会兴奋到猛力葧起吧?

  我低下头将舌头探入艾乔的耳朵里挑弄著她,她很显然受不了上面耳朵跟下身不断被撞击的刺激,很快的就进入了状况,一声声高亢的呻吟喊得整个楼层大概都听得到。也只能说幸好公司外头的监视器是不录音的吧?

  我那凶暴的rou棍不断从后方进行突击,穿刺著艾乔那异常紧窄而夹得人舒爽万分的小蜜|岤,一次次的翻进翻出都带动著花径里无数细小的皱摺,爽得人直想大喊救命。

  我一边揉捏著天鹅绒裤袜美臀的同时,还轻轻的拍打著这充满弹性的俏臀。啪啪啪的声音加上睪丸撞击在艾乔大腿上的声音,不断回荡在我的办公室里,听得艾乔很是害羞。

  「啊啊……那什么声音啊……艾乔好害羞……」

  「那是小美人被我干得爽上天的声音啊!」

  艾乔站得开开的两条丝袜美腿越来越站不住脚,随著我不断的撞击,慢慢的几乎就要软下。

  「死了……死了……呜啊啊!」

  伴随著一声绵长的甜美呻吟,持续在热烫花心之中暴冲的gui头感受到艾乔身体的最深处展开了疯狂的收缩,然后一股热烫的爱水激烈的喷溅在gui头之上。

  烫得我一阵快感从肿胀的棒棒上直冲脑门,完全忍耐不住的从睪丸处开始痉挛,不断的从马眼处喷挤出源源不绝的琼浆玉液,激射在花心的最深处,烫得艾乔流下欢愉的眼泪,全身不停的剧烈颤抖著。

  「我来得正好吧?」

  突然间伴随著这句话推开门的,是穿著一身桃红色套装的雨辰。她在紧窄的迷你裙底下还穿著一双粉红色的透明裤袜,搭配她原本就白里透红的肌肤,十分的诱惑性感。

  「看到雨辰在这时突然出现,我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惊讶。」我笑著将半软的荫茎抽出艾乔的蜜|岤,一股混合了我的jing液跟艾乔热烫yin水的浓浆就这样顺著小美人的裤袜美腿大片流下。

  「嘻嘻,我们早就商量好要来一前一后一起榨干大色魔的。」

  雨辰走向窗边的我跟艾乔,然后蹲了下来就把我那仍然湿淋淋的半软鸡芭放入了小嘴里前后吞吐。从未看过的动作,让仍然紧贴在玻璃上喘息的艾乔看得目瞪口呆。

  雨辰与我其实也只kou交过几次,但是学习的速度非常的快,舌头卷弄gui头以及舔弄菱沟的技巧都让我舒爽万分,偶尔还会用舌尖微微探入马眼,几乎让我爽得快要发疯。使得雨辰只含入我的凶茎不到十秒的时间,就已经完全恢复了原先的硬挺。

  「我……我也要……」艾乔不顾著自己的呼吸依然紊乱,也蹲下身子来与小姑一同抢食我的rou棒。

  雨辰笑咪咪的让我的rou棒退出她的口腔,改为伸出舌头从外舔弄棒身,让艾乔可以一起分享我那粗壮的肉茎。虽然技巧不很纯熟,但是艾乔小巧的舌头仍然带给我无上的刺激。

  妹妹跟女儿很有默契的互相交换著舔弄的部位,当一个舔食著我鸡蛋大的gui头时,另一个就用嘴轻含著我的棒身。当一个含住我的睪丸用舌头抚弄时,另一个就将gui头以及棒身的前端整个吞进小嘴里。

  「要……要射了!」

  面对著这样强大的双人攻击,我完全无法忍耐那股she精的冲动,我将rou棍从两人的嘴中抽离,用手死命的擼动棒身最后几下,然后一大股浓浓的白浊精浆就这样洒落在两张美丽动人的小脸之上。猛烈的she精持续了十几秒钟,将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漂亮的脸蛋都喷得一片粘糊。

  雨辰在我喷射结束之后先开始仿佛渴求美食般的舔食著艾乔脸上的jing液,艾乔不甘示弱,也不断的伸出舌头卷食著小姑脸上的白浆。

  没多久的时间,两人脸上的jing液就被舔得一干二净。似乎不过癮的艾乔还又重新吸弄起了我的rou棍,仿佛要把残留在其中的jing液全都榨干似的。

  眼见两个美人儿争食jing液的滛荡举动,我的大鸡芭在喷射之后完全没有消下的迹象,反而更向上挺立肿大了起来。与我有过比较多次的性茭经验的雨辰瞪大了眼,不敢想像我在连续两次大量的she精之后还能如此的壮大。

  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曾想过原来我可以连续喷射到这种程度。而且rou棒一点也不见疲软,反而是在跟女儿与妹妹的乱囵滛交中越发茁壮。

  我缓缓的躺在地上,竖著胯下一根直挺挺的棒棒,然后扯开了妹妹粉红色裤袜的裆部,把底下也是粉红色的内裤粗鲁的往旁一扳,就抓起她那丰满的裤袜美臀往我的肉茎上狠力套下去。

  虽然完全没有前戏的爱抚,但是雨辰在刚刚为我kou交的滛行当中显然也已经动情湿透,面对著我,在我的身上一坐下来就是一刺到底。虽然肉|岤异常紧窄,但是湿润的程度却足堪我那粗大凶茎进行强力撞击。

  我躺在地上将手伸入雨辰的套装衬衫中抓取那两颗沉甸的巨ru,让||乳|球不断的随著我的魔掌而变换形状,雨辰则微张著樱桃小嘴紧闭眼睛,诱人的水蛇腰不停的扭动著,一上一下的快速用阴沪套弄著我的钢棒。

  「艾乔也来。」

  我示意艾乔靠近,将她那可爱又丰满的俏臀拉到我的面部之上蹲坐下,从下方用舌头开始攻击她那嗳液淋漓的祕密花园。

  艾乔颤抖著接受我的疼爱,爽快得两条蹲著的裤袜美腿都微微颤抖起来。在我从下而上分别用舌头以及大鸡芭向上刺击的同时,两个美人也在我的上头陶醉的接起吻来,嘖嘖亲吻的声响回荡在办公室中好不滛荡。

  我那射过两次精之后却仍然坚挺的rou棒不断的捅击著妹妹美妙的花心,每次的撞击都戳弄到最深处,刺得雨辰是不断的高声滛叫,可爱的小嘴也不受控制的流下了口水,几乎就是已经失去意识。

  果然不过多久,雨辰的美体整个发疯似的痉挛起来,花心的最深处也喷射出一股炙热的荫精浇在我的gui头之上。

  与此同时,接受著我口舌攻击的女儿也从花|岤中喷出了一股甜美的热液,然后瘫软了下来。我则用舌头拼命的卷食著那琼浆玉液,就生怕遗漏了半滴。

  我见两个美人儿都到达了顶峰,但是我还挺著那无比粗壮的rou棍尚未射出。于是我坐起身来,让她们两人软著腿勉强站起,然后用娇柔无骨的手撑在我的办公桌上,高高翘起那一黑一粉红两个性感的裤袜美臀,从后用狗交的方式继续狂暴的刺干著她们。

  在高嘲之后已经毫无抵抗能力的雨辰与艾乔,只能勉强维持丝袜腿站开的姿势,全身软绵绵的让我从后方不停的jian干。当我刺入雨辰时,我就用手指挑弄著艾乔。当我的热棒jian弄著艾乔时,我就不断爱抚著雨辰的阴核。

  当两位美女都已经不知道承受了第几次高嘲时,我才将她们一起向下压倒在桌上,将两个裤袜美臀一左一右并在一起,将rou棍插入其中的夹缝里抽弄了最后几下,然后爆炸性的在两个不同顏色却一样挺翘的裤袜美臀上,喷射出虽然开始变稀却一样大量而汹涌的乱囵精华。

  倒在办公桌上,我将身子压在两位美女的娇驱之上,伸出手一左一右的探弄抓玩著她们的白嫩ru房,在喘息声中享受这份高嘲之后的余韵。许久,两位美女才衣衫不整,全身精浆的勉强坐起身来,与我深吻著交换著津液。

  在夜深人静的办公室里,三个人就这样进行著背德的xing爱……

  失去了雁涵,但我们从彼此身上得到了更多的弥补。

  而我们之间的爱情……将一直永远的持续下去……

  上一页返回首页下一页

  文心阁倾情制作

  文心阁首页->文心书库->内裤奇缘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畸情~4妻子和女儿

  作者:风景画

  我是个工人,住在郊区的平房区,换句话来说也就是住在贫困区里,砖墙瓦顶木门的房子拥挤而简单,微薄的工资必须要养着全家三口,生活的拮据使我养成了不抽烟不喝酒的习惯,一个月几百元的工资全部都用到家里,根本不敢在外乱花一分钱。

  没有办法,妻子秋芬的户口不在单位,一直以来都只是打打杂工补贴点家用,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妻子三年前出了车祸把腿给撞坏了,司机逃之夭夭没找着赔偿,于是家里的重担全压在了我的身上。

  女儿林丹读高二,她是我们全家的希望,乖巧、聪明的她学习成绩一直是班上的前矛,在家更是将本该妈妈做的家务全部承担下来。

  林丹像极年青时的母亲,漂亮而温柔,十七岁的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虽然家里没有条件让她装扮,但苗条而匀称的身材,如雪的肌肤都使她看起来是那么地好看。

  这天小丹自己在房里复习功课,而我帮坐在轮椅上的秋芬按摩双腿。

  秋芬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地说道:“这几年真让你累着了。”

  我微笑道:“说傻话了,这叫什么累?等你的腿好了,我们一家三口到你喜欢的黄山旅游去。”

  秋芬点着头跟着我念道:“对,等我的腿好了,我们一家到黄山旅游去。”

  医生说过,秋芬的腿因为抢救不够及时,肌肉神经已经完全坏死了,这一生都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我心里难过,忙低着头不让秋芬看到我闪着泪花的眼睛。

  这时隔壁老黄叫开了:“老林,老林,快过来走两盘,你昨天走运赢了两局,今天让你试试我的厉害。”

  秋芬忙推了推我的肩膀说道:“快去吧,别玩太晚了。”

  和老黄走像棋是棋逢敌手,拼得是天昏地暗不知天日。天色一晚,老黄怕吵着家里人,便把战场移到了屋里,继续拼杀。

  老黄妻子过世几年了,几个儿子还算孝顺,日子过得也不错。因天气闷热,他儿子还送来了西瓜,吃完了西瓜又送来了啤酒。

  其实我虽然酒量不好,以前却常要喝上几杯,后来妻子出事后家庭拮据才再没买酒喝。但有免费的酒喝,那真是不喝白不喝了。等到最后一局下完,几瓶啤酒也让我们两个送进了肚子。

  老黄突然神秘兮兮地说道:“今晚让你看看好东西。”

  我听了好笑,嗤声道:“得了吧,你不就那几样古董不是古董,艺术不是艺术的破铜烂铁,有什么好看的。”

  老黄咧着满口黄牙也不说话,从柜子里取出张光碟放入vcd机里,又将电视打开,将音量调低,这才转过身道:“这张碟真不错,包你看了有感觉,嘿嘿。”

  我猜到那里面是什么内容,也来了兴趣。妻子瘫了几年,我这一大男人就憋了几年,只好有时候看看黄碟意滛一下。

  影片内容是西片,夸张的性茭看得我们两人血脉贲张,下体硬得难受,加上酒意上来,更是搞得全身像给蚂蚁爬,坐都坐不稳了。

  不等一片放完,老黄突然将电视关掉,道:“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公园转转,你去不去?”

  去公园转转就是去叫鸡,我苦笑,我那来的闲钱去叫鸡?站了起来道:“不了,太晚回去秋芬要找人了。”

  老黄送了我出去,望了我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向公园方向去了。

  回到家,我怕吵醒家里人,开门时都小小心地,刚才酒喝了不少感到口渴,便倒了杯水喝了,头脑有些晕沉,尿意也来了。于是向厕所走去。

  厕所灯竟然亮着,听到里面的水声,应该是小丹在里面洗澡。我尿急得厉害,只好走出屋转到屋后去解决。

  正撒得痛快,突然面前跳过一只青蛙,我大喜,这可是顿美味,怎能放过?我连忙拉好裤链,猫下腰向青蛙跳去的方向寻去。

  可惜青蛙不知躲到哪块石头后面去了,一转眼便没了踪影。我只好放弃寻找,不料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我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小丹洗澡的时候只关了一边的窗,另一边只关了一半,而我此时正好从窗口的空隙中看到了女儿那令人心动的身体。小丹长大了,胸部已经长得很好,||乳|尖部位微微上翘,粉色而小巧的||乳|晕托着像花生米的||乳|头,真是美得让人窒息。

  我的心不知怎么了,跳得就要从喉咙奔出。我知道,里面的那个人是我亲爱的女儿,我也知道,我这样的反应是非常不对的,甚至是有辱人性的,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望着窗口,心里一个声音说道:“就走前去看一眼吧,没人知道的。”

  我竟然没有感到自己的脚正一步步地向窗口移去,到了窗口才回过神来,隐蔽在一边,小丹身体的全部已经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呆了,小丹身体的美让我旋晕,雪白的肌肤,细细的腰部,平坦的腹部,圆而丰满臀部,还有那匀称的双腿,这完全不像平时看似瘦弱的小丹。

  我的眼光在小丹双腿间微微露出的黑色和胸头美丽的ru房打转,下体本已软下的rou棒慢慢地又挺了起来,让紧紧的内裤约束得涨痛。

  小丹刚刚洗好脸,此时打开花洒任水从上而下冲洗身体,我终于忍不住拉开裤链,将发硬的rou棒拉了出来,用力地握着搓动起来。

  小丹用毛巾擦拭着身体,不论是擦过ru房引起ru房的颤动,还是叉开双腿用毛巾擦拭下体的模样,都在我的小腹的那团火浇上一瓢油。

  很快,我下体的膨胀越来越厉害,rou棒急需要得到顶端的发泻。我死死地盯着小丹双腿之间的那一点黑色,快速地套动着rou棒,当时幻想着的,竟然是rou棒在小丹的胯下进出,终于,憋了良久的jing液狂喷了出来,喷到了墙上,也沾在了我手上。

  高嘲慢慢地回落,我空洞地望着里面,小丹已经洗好澡,正在擦拭身上的水渍,而我眼前模糊一片,已经没有精神继续偷窥。心中的愧疚在谴责着我,直到厕所的灯灭了我还没回过神来。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房间睡觉的,当心情开始稳定,眼中却总是出现小丹那美妙的身躯,这感觉像恶梦一样折磨着我,使我彻夜难眠。

  第二天,秋芬发觉了我的恍惚,关心地问我怎么了,我微笑着安慰她说没事,照常上班去了。从那天起,我就完全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每次小丹跟我说话,我就像做贼似地心虚。

  可是只要小丹一在我眼前消失,我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地四周寻找着,一看到小丹那看似纤瘦的身子,还有那裸露在外的的肌肤,看着就使我心神摇荡。

  而到了晚上,一见到小丹去洗澡,我就会忍不住地绕到屋后,目视着女儿姣好的身体,掏出rou棒手yin。虽然过后我就会深深地沉入自责之中,但我没法控制自己,就像吸毒一样,无法控制自己。

  我尝试用做事来改变这样的现象,我托朋友为我找了些晚上干的杂活,用工作来麻醉自己的思想。每晚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家中,这时小丹也早已睡了,我让自己错过小丹洗澡的时间,让自己不再有机会看到小丹的身体。

  可惜,事实证明我是白费力气的,强烈的欲望像毒瘾一样折磨着我,只不过三天,我就寻着借口又回到了屋后的那个小窗,继续做着我那不应该做的事情。

  秋芬见我日干夜干为了头家,心里感动。正好秋芬以前的工友介绍了份手工杂活要秋芬去做,一天也能赚个二三十元。于是秋芬每天早上九点就让她的工友推着去干活,下午五点回来,有时晚上还去加个班,家里的生活条件立刻缓了不少。

  我本不想让秋芬去受这个苦,因为她那活儿没星期没节日,我怕她的身体吃不消。但秋芬没有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