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操骚媳5(1/2)

加入书签

  的意见。

  「乔乔不嫌老男人陪妳逛街无聊的话就好。」

  「嘻嘻,我谁都不要就只要爸爸!」

  艾乔一身漂亮的少女服饰,都是昨天厂商送的,然后又搭配上一件黑色的半透明裤袜,还有盖过脚踝的小短靴。牵著我走在街上蹦蹦跳跳,理所当然的,耀眼的小美女又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爸爸,我们看一下这间店好不好?」

  我抬头望著艾乔所指的方向,那是一间专卖裤袜的商店。怎么,这小丫头也发现我的嗜好了吗?!

  艾乔东挑西拣的,买了一大堆各种不同款色又有不同顏色的长筒袜,裤袜等等。我光想像这些五花八门的丝袜会穿在艾乔那秾纤合度的长腿上,就觉得心里痒痒的。

  艾乔还不时徵询我的意见:「艾乔穿这双好吗?」

  「爸爸喜欢不喜欢这个样式啊?」

  小丫头,你在挑战爸爸忍耐的极限啊!

  我们到了电影院,买了一场悬疑的剧情片。在这部片里主角遭人陷害,不断的化险为夷为自己证明清白。许多次男主角几乎就要丧命,艾乔也似乎看得非常紧张,抓著我的手就放在大腿上紧紧压著。

  我手上传来艾乔大腿上那丝袜滑嫩的触感,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真想好好的来回摸上一把却又胆小的怕艾乔会发现。

  在剧情稍微舒缓下来之后,艾乔才发现她压著我的手紧紧的放在她的大腿上,黑暗中,隐约的感觉到艾乔似乎害羞了起来,却不急著把手松开。

  没多久,只见艾乔慢慢把嘴贴上我的耳畔,轻轻说著:「爸爸,我知道你喜欢丝袜……没关系的……」

  啊!?

  说罢,她便牵起我的大手,在她细致的大腿上来回抚摸。半透明的黑色裤袜触感非常的诱人,手上传来那股愉悦的感觉让我舒爽得简直想要大叫,底下的rou棍也凶猛的撑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幸好黑暗中艾乔看不清楚我的窘样,不然岂不被当作变态的?

  这场电影就这样在有得看又有得摸的情况下结束了。离开电影院时,艾乔并没有提起刚刚的事,但是挽住我的手缠得益发的紧了,脸上也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电影好好看喔爸爸。」艾乔转过头开心的问我。

  「嗯啊。」

  我根本没办法认真看吧!?

  看完电影,我们慢慢走著要回停车场。突然间地上一个凹坑,艾乔不小心踩到拐了一下。

  「怎么样?我看看」我很担心的蹲下来,脱下艾乔脚上的小短靴仔细的检查艾乔的脚踝,「看起来稍微肿了一点的样子。」

  「没关系啦爸爸,应该还是可以走的。」

  「乔乔就是不让爸爸担心。」我将艾乔的靴子套回脚上,不等她反应过来,很强制的就抱起艾乔一对秾纤合度的大腿将她背在身后。艾乔很显然没料到我会这么做,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爸……爸爸!艾乔可以自己走的!」

  「乖乖,手要抓牢喔,不然会掉下去。」不让艾乔有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我就背著她在黄昏中慢慢的走著。艾乔安静下来之后,只好乖乖的伸出手环在我的脖子上让我背著。

  在往来的行人眼中,不知道我们看起来像是什么样子呢?是一对年轻的父女,还是……一对恩爱的情侣?

  不过这对情侣,男方年纪有点大啊。我自嘲著。

  「爸爸。」安静了好一阵子之后,艾乔终于开口。

  「嗯?」

  「我……喜欢你呢。」

  我停下脚步,这时候的夕阳透过云朵暖暖的落下来,照在人身上很是舒服。

  「乔乔,我知道。」

  「爸爸知道啊……爸爸喜欢乔乔吗?」艾乔搂著我脖子的手,汗湿汗湿的,是紧张么?

  「很喜欢啊,比任何人都喜欢呢。」这是我的肺腑之言。说罢,我又重新迈开了脚步。

  「乔乔……一辈子都只要跟爸爸在一起。」

  「乔乔会嫁人啊,有一天要当别人家的新娘子。」

  「我才不嫁别人哩,我只嫁爸爸。」

  「乔乔羞羞脸,」听著这童言童语我忍不住笑了,记得好多年以前我也听过妹妹说过一样的话。「都十六岁了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乔乔一辈子都只当爸爸的小女孩。」

  我好感动,我真的好感动。

  就像跟妹妹一样,不知不觉间,我跟女儿之间也衍生出了超越亲情的情感。

  妻子已经离开的现在,一个人的我,也需要感情的温暖。

  不止是亲情,更是爱情。

  我很幸运的有了爱我的妹妹,也有爱我的女儿,虽然这份感情并不被允许,但是我知道我还是能够被幸福所拥抱。

  「爸爸,你怎么哭了?!」

  「没有,我是……我是太高兴了。」

  真糟糕,双手都抱著艾乔的大腿,没办法空出手来擦眼泪。年纪一大把了还哭成这样,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自己。

  「爸爸,放我下来。」

  我没有再坚持要背著艾乔,老老实实的蹲下来把女儿放下,赶快转过身把眼泪擦干净。

  「我们不要开车了,走路回家好吗?」艾乔牵起我的手,甜甜的问道。

  「嗯,我们就走路回家。」

  能不能就这样牵著手,一直走,没有悲伤没有泪,直到永久……

  「乔乔,你确定吗?」

  「嗯……」

  现在的情形说要停下大概也有困难。

  回到家之后我们就直接进了我的房间,那个我跟雁涵曾经同枕共眠十几年的房间。

  我们什么没有说,只是就是知道该这么做。

  我将艾乔的毛衣脱下,然后解下苹果绿的少女胸罩,露出底下一对形状漂亮的坚挺ru房。

  「比小姑的小吧……32c而已。」就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而言已经太大了吧?不过我更在意的是,艾乔怎么会跟雨辰比……?

  「昨天拍照休息的时候,我不小心走到了楼梯间……」

  哎!

  果然那生锈铁门关不上会出问题!

  那这不是什么都给艾乔知道了?

  一时心慌,我那抓在艾乔胸前一对白兔上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爸爸不用担心,我知道小姑也很喜欢爸爸,我们不会抢的。」艾乔笑得很灿烂,我则是捏了一把冷汗就是了。

  「你会不会觉得爸爸很色啊?跟小姑又跟乔乔……」

  「不管怎样都是我最喜欢的爸爸啊。」说罢,艾乔主动吻上了我的唇,吻过了几次已经熟门熟路的了,也不见一开始的青涩,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贪婪的互相交换著唾液。

  我的一双魔掌也开始攻击艾乔的一对玉||乳|。摸起来的触感白软软的,形状却又是一个非常坚挺的水滴状。两颗小巧的||乳|头是粉白色的,在我一番挑逗之下很快就充血挺立了起来,增加了些红润的娇色。

  「艾乔的胸部好美好挺呀。」我伸出舌头舔弄著娇羞的蓓蕾,忽左忽右的,再加上双掌不断搓揉,让水嫩的||乳|球随著我的摆弄不断的变换形状,弄得艾乔是一阵哆嗦。

  「爸爸坏……」艾乔的脸羞红的侧向一边不敢正视著我,一双小手紧张得抓在床单上拉出一道道长迹。

  不知是因为难过或是舒服,艾乔的两条美腿不安的躁动著,黑色的半透明裤袜就随著她的动作发出沙沙的摩擦声,非常的好听。

  我转移目标移往下身,从脚趾开始,一路向上亲吻著艾乔的一对丝袜美脚,很快的就在两条腿上都留下了一长片湿湿的口水。

  当我的嘴移到艾乔的裤袜裆部时,艾乔马上紧张的扭动起来,我稍稍的压住两只丝袜小脚,用手撕开了隐藏著私密花园的裤袜。

  艾乔在底下穿了一件非常适合她的纯白色丝质内裤,我稍稍将它往旁边拨开,让底下细细的柔毛与最隐密的花瓣出来透气。

  「爸爸不要,乔乔那里脏……」

  我不理会艾乔的抗拒,只是自顾自的开始舔弄著女儿漂亮的花瓣与其中美丽的珍珠,让她知道这一点也不脏。

  「啊啊……怎么会……好……好怪……」

  伴随著我舌头的一阵阵攻击,从她身躯不住的扭动以及甜美的呻吟声中就可以了解到,艾乔已经开始感受到了xing爱的美妙。

  这更鼓励了我加强对那颗小巧却又红润的珍珠进行抚弄。从未体验过如此快感的年轻女体,很快的就无法抵抗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狂潮。

  「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

  艾乔全身都剧烈的颤抖著,随之而出的是私密处一阵阵热烫的藌液汹涌的激流而出,将小美女整个下体以及床单都打成了一片湿。

  我并没有在艾乔高嘲之后就停止舌头的动作,反而更加强了挑弄的频率,让艾乔的高嘲持续的向上延长攀升,舒爽到整个人几乎都失去了意识。

  许久之后艾乔才幽幽转醒,然后就泪眼汪汪的哭了起来,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只能赶忙紧抱住小美人的性感娇驱安慰著她。

  「乔乔是坏女孩……呜呜……。乔乔坏掉了……」

  「怎么会呢?傻孩子,那就是女人的高嘲啊,只有跟另一半在最爱最爱的时候才会有的。」

  「真的吗?」艾乔半信半疑的,睁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望著我。

  「真的啊,刚刚是不是很舒服呢?舒服到好像快要死掉了?」我轻轻抚弄著艾乔的一头乌黑秀发,试图舒缓她的情绪。

  艾乔仔细的思索了一下,然后红著脸微微的点了点头。

  「爸爸让乔乔更舒服好不好?」

  「嗯……可是爸爸也要一起舒服。」

  「乔乔真好。」

  我让艾乔坐起身来,将她穿著黑色裤袜的两条美腿成m字型的分开,然后坐在她的正前方,将巨大的xing爱凶器直挺挺的正对著她的花|岤。我胯下那根青筋纠结的大鸡芭,艾乔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不禁有点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

  「爸爸的那个……好粗好大,这样真的可以放进乔乔的身体里面吗?」艾乔害怕的咽了下口水。

  「女人的蜜|岤连小孩子都可以生出来啊,放进爸爸的荫茎当然不算什么。」我将红肿到恐怖的gui头紧紧的顶在了艾乔的小|岤口,随时就要准备插入。「待会会有点痛唷,痛过之后才会慢慢的感觉到舒服。」

  「嗯,乔乔……会拼命忍耐。」艾乔虽然怕得全身都微微的颤抖,但是仍然很坚决的看著我们即将交合的部位,想要仔细的看清楚她失去chu女的一瞬间。

  已经快要被慾望冲昏头的我,勉强忍耐住一捅到底的念头,慢慢的用gui头迫开两片粉红色的小花瓣,将我那尺寸傲人的gui头一点一点的塞入那湿热的祕密花园。虽然进入的部位不多,但不知道是因为疼或是紧张,乔乔的全身都止不住的发抖了起来。

  我将被chu女|岤夹几乎寸步难行的gui头与棒身缓缓推进向前,直至感觉遇到阻碍为止。然后将乔乔压倒在床上,胸口压著她两颗嫩白的雪||乳|,嘴与乔乔紧紧的深吻著,试图排解她紧绷到极点的的情绪。我们维持著这个状态好一段时间,才又重新坐起上身,准备再一次的突破。

  我两只手紧紧的掰开乔乔试图夹紧的两条黑丝袜美腿,并贪婪的在上面不停来回覆摸,享受那股丝绸的柔软触感。在乔乔身体的颤抖已经逐渐缓和之后,终于把再也无法忍耐的大鸡芭向前戳入,一口气顶穿那张薄薄的最后防线。

  乔乔虽然想要看清楚她失去chu女的一瞬间,但是却痛得闭上眼睛留下了滴滴的泪水。我知道在这时候放弃就会前功尽弃。于是腰部更加的使劲,将整根粗长的rou棒都塞进了艾乔的花|岤。

  「乔乔,还可以吗?」

  「不,不要紧的,爸爸你尽管动吧。」

  得到了动作许可的我,开始将rou棍缓缓的抽出再慢慢的刺入。一前一后的动作都带动著艾乔花径中的蜜肉。虽然已经充分润滑,但是十六岁少女初次性茭的荫道还是不容许我马上的就大举进攻。

  随著我缓慢的活塞运动,一丝丝的chu女血也跟著我rou棒退出的动作而流下。艾乔看到自己的最宝贵的chu女血,倒是很辛苦的微微笑了一下。

  「乔乔全部的一切,都给爸爸了……」

  我仿佛被这句话给鼓励了,腰部前后抽送的速度开始缓缓增加,乔乔原本紧绷的表情也开始逐渐的舒缓下来。既然活塞运动已经开始上轨道。

  我那被紧紧压迫著的肉茎再也无法忍耐那急欲大干特干的冲动,逐渐加速到两个人的身体都一前一后的不断撞击为止。

  也许是天生敏感度就高,才能够在我口舌的服务之下很快就到达高嘲。现在鸡芭在乔乔的身体中抽干的时候,更能感受到这种体质的好处。

  每次捅入的时候,都感觉得到那个甜美的花径不断的在收缩压挤,让插在其中的粗棍舒爽得无法忍耐。艾乔小巧可爱的嘴里则不断发出绵长而又甜美的细细呻吟,在我耳中就像是仙乐一般悦耳好听。

  腰部马达全开的撞击仅仅持续了几分钟,艾乔就已经陷入了另外一波疯狂的xing爱狂潮里。艾乔闭著眼睛流著承受不住快感的眼泪,身体死命的向后弓著,胸前一对漂亮的粉嫩ru房就朝著天,随著我撞击的节奏不停前后震动。

  突然间艾乔的双手狠狠的紧抓住我的臂膀,简直都要抓出了血痕,然后花径里像是有无数只触手般让人发疼的压挤我的棒身,花心深处则汹涌的喷出一股热液浇在我的gui头之上,很显然的是已经到达了高嘲。

  还未到达顶点的我打铁趁热,将艾乔的一双丝袜美腿钩上我的腰部,玉手则勾住我的颈子,以火车便当的高难度姿势将纤细的小美人抱在空中继续抽锸。

  艾乔已经被干得几乎昏阙,只剩本能让她还能够紧紧缠住我而不往下落。我捧著艾乔裹著黑色裤袜的美臀,从下而上的以粗壮的棒棒猛烈撞击著女儿的花心,刺得她披头散发的毫无抵抗余地。

  「乔乔,要来了,爸爸要射了。」

  「射给乔乔,全都射给乔乔,乔乔要帮爸爸再生个女儿,啊啊啊啊……!」

  被干得陷入疯狂的艾乔大概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我则绷紧臀部使出最后一份力,将粗大的rou棍拼命的再往前刺更深些,仿佛想把两颗硕大的睪丸都一起挤进艾乔的身体里面。已经充血到最高点的gui头挤入了花心的最深处,开始一突一突的在芓宫里尽情喷射出乱囵的滛慾种子。

  背德的xing爱快感让我们父女两人都达到了情爱的最高境界,整个she精的过程更是爽快得像是脑髓都快要抽干似的,整个人陷入了无意识的致命高嘲。

  维持著这个火车便当的交配姿势,我几乎可以听到我那粗壮的rou棒,插在艾乔的祕密花园里噗哧噗哧喷射浓浆的声音。

  那she精的时间跟量都是我这辈子最长最猛的一次,光是喷射的时间就超过了半分钟,而那高嘲并未随著she精而慢慢减弱,而是每一次肌肉的抽蓄,都牵动著快感的神经,直到jing液已经满溢,从我们交合的部位激烈喷出,才有渐渐趋缓的现象。

  完全喷射结束之后,我抱著怀中已经高嘲到失去意识的小美女重重倒在床上,一边持续抚摸著艾乔那引人犯罪的丝袜美腿,一边激烈的喘息著等待呼吸平稳。许久之后,艾乔才悠悠转醒。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我眨呀眨的,说有多可爱就多可爱。

  「爸爸,爸爸……」艾乔不断温柔的呼唤著我,伸出手寻求我的拥抱。我则将艾乔疼惜的紧紧的抱在怀中。

  这一刻已经不需要言语,两个人的世界就是全部。

  几天后因为之前那个案的后续工作,我又开始过著没日没夜关在办公室加班的日子。

  我找了个机会向雨辰坦承了我跟艾乔的事情,她则笑著说她早就知道了,是艾乔亲口跟她说的。

  「妳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我感到有点被两个小妮子两面夹杀的感觉。

  「我们没怎么回事,只是联合起来榨干色哥哥,哈哈!」

  这话说完,免不了又是两个人干得昏天暗地。

  这天正常下班时间之后,公司的人都开始一一离开,就剩下我一个人单独留在办公室继续加班。

  「雨书,走囉。」

  「晚安,明天见。」

  确认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同事都已经离开之后,我便将楼层里的灯全部关掉,只留下我办公室里一盏灯,然后舒活一下筋骨准备继续干活儿。

  推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却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在里面等著我。

  「乔乔?我不是说我要加一下班,要妳先回家等爸爸吗?」

  「不嘛,我就要等爸爸一起回家。」

  乔乔说著就腻了上来,从背后伸手抱著我,白色的学生制服下一对相当有份量的小兔子就这样紧紧贴在我的背后。

  咦?不太对啊?

  「怎么乔乔你没穿胸罩的?」我有点惊讶于乔乔的大胆。

  「刚刚才脱掉了的啦,因为我想爸爸对于在办公室里面……那个……可能会有点兴趣……」

章节目录